洒脱的“公子”周迅,让我们重温昔日“天涯歌女”

在周迅的身上,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老天爷赏饭吃”。

洒脱的“公子”周迅,让我们重温昔日“天涯歌女”

作为演员,没有学过表演,却仿佛天生会演,周迅去《大明宫词》试戏、并与李少红导演结缘的佳话,有了后面的《橘子红了》、《恋爱中的宝贝》,至今仍是活的传奇;作为歌手,她也不是科班,但她的《看海》、《飘摇》都成为华语乐坛的新经典。那会儿打开电视,看MTV台,一到《看海》就目不转睛,“感觉整个人都要恋爱了”。

然后到了今儿,周迅低调地发表了自己新的mini album:《1227》。

洒脱的“公子”周迅,让我们重温昔日“天涯歌女”

和名字一样随性,这张迷你专辑中收录了六首歌曲,均为我们耳熟能详、有的甚至传唱了快一个世纪的歌曲,分别是:《天涯歌女》(1937年)、《夜来香》(1944年)、《南海姑娘》(1972年)、《逝去的爱》(1980年)、《春光》(1995)、《虎口脱险》(2002)。

洒脱的“公子”周迅,让我们重温昔日“天涯歌女”

专辑在12月27日上线之后,用不着大声叫卖,在社交网路上便自个儿开始长着腿跑,开启刷屏模式。在连续循环了几天之后,我想说的是:

周迅的作品中,有超越岁月和时间的魔力。

把经典的老歌按照现在的审美、新的表现手法(编曲等)做重新的呈现,这在流行音乐里是常见的事。复古从来不是一种关于流行的趋势,复古其实是一种常态化的事情。在《1227》里,周迅找上了老搭档火星电台,即当年在《看海》中敏锐捕捉到迅哥儿“恋爱中的宝贝”状态的金牌制作人,而火星电台本就非常擅长把这种带有经典中国式民歌/民谣改编成Chill Out、Trip Hop等电子乐。但并不是去翻唱一些比你奶奶年纪还大的歌就叫做“超越时间”了。

洒脱的“公子”周迅,让我们重温昔日“天涯歌女”

我们以专辑中的《天涯歌女》为例。这首歌很具代表性,它放在专辑的最开头,提纲挈领地开启了这趟时空旅程。最开始时以仅有周迅的演唱进入,用老黑胶唱片的单声道(mono)方式去处理人声,而非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普及的立体声(stereo),并加入了黑胶式的“炒豆子”声——对于年轻的听众来说,这真的不是你的耳机或音源出了问题。

和百代的世纪经典录音——金嗓子周璇的原版相比,如果说周璇是充满金光灿灿的金属质感,周迅则像是带着磨砂触肤感,她独特的音色绝非是甜,而更像是之前周迅工作室微博上的“冬日限定”的形容——一杯黑糖姜美式。火星电台并没有做复杂的Beat,他们不愧是周迅的老搭档,对周迅的人声有绝对的信任感,所以他们仅是在周迅的声音下面铺了一个肥沃的低音,却也不是Trap式的那种舞池炸场。周迅就这么游刃有余地唱着,在欧陆式的浪漫驰放氛围电子乐里,她其实没有太多地去考虑歌曲的演唱技巧,包括“不离分”那个“分”的转音,她并没有刻意去模仿上世纪30年代上海百乐门的那种名伶式戏腔唱法,她按照自我现代的理解,甚至是显得有股拙劲和执拗劲儿的。周迅也不怎么去在意后面给她安排的合音,她就是舞台上的核心。乃至到歌曲后面的尾奏部分,人声退场,民乐的笛子、还有温柔的吉他伴奏顶上,我们还是在想念刚才那个充满了故事感的周迅的声音。我们想和周迅的声音“不离分”。

为何我会说周迅是超越岁月与时间,就在于当她在诠释这些具有年代感作品的时候,我们是信服的。用更简单的大白话来说:如果现在百乐门依然健在,我们听到的从民乐配乐、爵士乐配乐变成了电子乐,那么在舞台唱歌的人便会是周迅,周迅就是“天涯歌女”。

李少红导演曾经说,周迅是“一个没有年龄制约性的人”。拍《大明宫词》的时候,25岁的她饰演14岁的小太平公主,一脸的天真烂漫;到了《橘子红了》,周迅的形象从姑娘成了少女,从花旦过渡到青衣,她在其中演的怀孕的那场戏,她摸着肚子,通过感悟生命的存在而去原谅了剧中的那段关系,她笑了——这是我迄今都忘不了的一笑;再到了后来《如懿传》,角色时间的跨度如此之长,周迅的表演依然让我信服。这就是李少红所说的“她(周迅)能看到未来,不会有青春的危机感”。

洒脱的“公子”周迅,让我们重温昔日“天涯歌女”

(文中周迅图片来自《DRIFT》封面故事 | Invisible Time 周迅:时间见证者)

音乐自媒体“乱弹山”

万马齐喑的乱世里,

透过音乐,

我们记录当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洒脱的“公子”周迅,让我们重温昔日“天涯歌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