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文/满囤儿

上一期《欢乐喜剧人》播出时最大的“意外事件”莫过于烧饼在现场怒怼对方队长孙建弘的表演。孙建弘表演期间,烧饼就在第二现场一直碎碎念;孙建弘表演结束后,烧饼更是直接拿起话筒,带着强烈的情绪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节目播出后,网友议论的热点也在于此。有人认为烧饼输不起,现场怒怼有失风度;也有人认为是孙建弘刨活在先,不守行业规矩。当我们复盘此次事件后,发现烧饼对孙建弘的态度的确是伴随着节目的进行而转变的。刨活和跑题,哪个才是致命伤?

在孙建弘刚开始表演的时候,由于现场的布置阴盛阳衰,烧饼和曹鹤阳的脸上,还是洋溢着商业微笑。本来嘛,这场他们又无需出战,原始心态还是和广大观众一样——看演出,等着乐。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当孙建弘开始演示男人手机里“10086”的操作时,烧饼第一次抛出“老包袱了”的言论。这时的烧饼和普通观众一样,都是出于对孙建弘首轮最高分的失望。毕竟,10086这个包袱的的确确是个老掉牙的东西了。作为能在专业评委那里得到36票(满票40)的孙老师,实在不应该再用如此老的段子。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态度的转折出现在孙建弘继续抖出的“外婆”包袱。这个紧跟着10086的包袱不仅同样老掉牙,而且一点儿都不好笑,甚至有不合理的尬演成分在。烧饼和曹鹤阳脸上的商业微笑立即消失。他们好像意识到了些什么。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在孙建弘和薇娅有个所谓的互动后,节目又进入了脱口秀状态。孙建弘继续大谈特谈男人如何对女人撒谎时,烧饼彻底坐不住了。关于跑题的质疑,此为源头。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同队的队长金霏,也表示孙建弘刨了烧饼。为什么他们此时会提到“刨活”呢?后来观众才知道,原来节目组早就给各队发了本轮的命题。只有烧饼拿到了“男女”这个命题。孙建弘队是没有“男女”这个命题的。换言之,包括孙建弘在内的所有选手,都应该早就知道烧饼的节目一定是关于“男女”的内容。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孙建弘节目演出尾声,烧饼已经了解到自己悲惨的处境,有点儿哭笑不得。对方是相声行外的人,烧饼怕是在担心对方压根儿不把刨活当回事吧。大家都明白,用一个行内的规矩去约束行外的人,往往是徒劳的。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只有同样说相声的才明白被刨活的苦。孙建弘队的孟鹤堂也出来笑着脸说孙建弘的确刨了烧饼的活。复盘至此,大家应该明了了,烧饼之所以现场怒怼孙建弘,最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孙建弘干了件相声演员最忌讳的事——刨活。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

不过刨活是个节目外的事情,现场的观众和专业评审投票的时候绝不会知情。烧饼自然不能拿刨活这种行内的概念来怼,于是就换了个老少皆懂的跑题来怼。那么,孙建弘节目本身,是否真的“跑题”呢?这又是另一笔糊涂账。因为烧饼他们对节目组的命题理解是作品内容要涉及话题女王,而孙建弘对节目组的命题理解是形式上加入一个称得上话题女王的女演员即可。这还扯啥?鬼知道节目组当时是怎么给选手解释命题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欢乐喜剧人》赛制挖坑 金霏孟鹤堂无奈 烧饼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