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长大,不过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行走,只是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

文|荒城

看《鬓边不是海棠红》,程二爷的母亲病重时,托人这样转告儿子:“告诉他,我好的很,还唱戏呢”。随后镜头一转,二爷拿着印有母亲相片的怀表,嘴角上扬。

所谓长大,不过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行走,只是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

《鬓边》剧中截图

看到这里,我流下了眼泪。这个镜头里的母子,不就是大多数父母和子女的缩影吗?

一句“家里一切都好”,好像成了每一个孩子的定心丸。因为作为儿女的你我,总有一种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的惯性思维,就好像父母永远都会健康如常。

但事实并非如此!

1

“家里一切都好,你放心吧”,我出门在外,每次的电话里爸妈都会这么说。刚开始,我对这句话坚信不疑,但慢慢的,我知道了这句话的背后,不过是不想让我担心。

在深圳打工的那三年里,母亲做了一次手术,父亲患了糖尿病,而我却是在他们病情逐渐平稳时才知道了消息。

如果他们不说,离家万里的我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因为病痛的折磨,成宿成宿的睡不着,也不知道,他们的生命要靠药物来延续。

今年因为疫情,在家里呆了很久,才看到了父母被病痛折磨,才知道,那句“家里一切都好”的背后,隐藏着多少疼痛。

所谓长大,不过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行走,只是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

父亲的背影

现在,而立之年的我,好像比之前更容易感动了,经常抱着手机泪流满面。看到相册里母亲变形的手关节会流泪,看到父亲不再挺拔的背会流泪。

我想,从我懂得他们那句“家里一切都好”开始,我便在慢慢长大,他们也在慢慢变老,这大概就是时间吧。

时间会留下很多东西,比如你的喜怒哀乐、比如生活的酸甜苦辣,当然也会带走很多东西,比如你的天真烂漫,比如父母的年华老去。

2

前几天,准备坐大巴车返工,车站离家里不太远,老妈准备用家里的电摩托把我和行李驮过去。我俩就这样出发了,春天的风有点调皮,总想把我的帽子吹走,我只能一手抓着帽檐,一手搂着老妈的腰。

所谓长大,不过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行走,只是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

坐在电摩托上拍到的天空

因为时间卡的比较紧,取了票就要去检票坐车了,我赶忙和老妈挥了挥手,让她赶快回去吧。等我把行李箱放好,找到座位坐好,车刚要出站,老妈的视频打了过来。她和我说,“我在这个出站口呢,车快开了吗?”

这时,出站口的门打开了,我的目光从手机镜头转向窗外,看到了她被风吹的蓬乱的头发和脸上的笑意,坐在第一排的我一边挥舞着我的手臂,一边告诉她“您看我就在最前面,我走了哈,到了给您打电话,您也快回去吧,路上慢点儿哈。”

她答应了我早点回去,但是,我不知道,她独自一人在那里又站了多久。

所谓长大,不过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行走,只是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

挥手送别(来源于网络)

当时的我没有哭,但是现在,一想起这个画面,总抑制不住流泪的冲动。

因为在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漫长的告别》里的一句话“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离开家,这不是和母亲的第一次告别,也注定不是最后一次,但在这一刻,之前每一次离别的影像开始重叠,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知道,母亲的不舍,在这一次,又多了几分,而我对她的懂得,也多了几分。

3所谓长大,不过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行走,只是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

成长(来源于网络)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好像越来越听话了:

父亲说“这次爸爸就是不想让你走,在家里再多呆几天吧”,我就在家里多呆了几天;母亲说“皮箱里再多装点儿丸子和烧肉吧”,我就把它们塞到皮箱塞不下为止;他们说“多和家里视频,有啥事儿和老爸老妈说”,我就每周都和他们视频聊天。

我突然发现,我是真的长大了。

我不再是冰心先生诗里写的“心中的风雨来了,我只躲到你的怀里”的小女孩,而变成了一个可以体会父母心的大人。

所谓长大,不过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行走,只是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

一家人(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之前,我还一直以为,长大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但现在才明白,所谓长大,不过就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慢慢行走,只是在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

那个瞬间,也许是你发现父母的些许白发,也许是你听到父母生病的消息,也许是你教了好多次之后他们仍然不会使用手机······

所幸,白发能染黑,疾病能痊愈,手机使用可以学会,父母健在,这一切就还不算晚。

愿你对父母的懂得来得更早一些,愿一切还来得及!

--END--

荒城:荒城已荒,成长未央。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座荒城,但是荒城已荒,我们从未放弃过成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所谓长大,不过是在懂得父母的路上行走,只是某个瞬间才突然惊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