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全国多地景区正有序恢复开放,迎来春节后首批游客,旅游行业呈现复苏迹象。

同时,为了持续做好防疫工作,限流、测温、实名登记、游客信息精细管理......景区也出台一系列安全措施,在保障游客安全的同时,探索防疫与复工的平衡点。

各地景区恢复如何?疫情期间出游需要做什么准备?澎湃新闻私家地理采访了多名游客,听听他们在景区开放后的真实出游体验。

海南三亚、福建厦门

刘女士可以说是景区解禁后最早出游的一批“大胆”游客了。3月9日,全国各地景区刚刚解禁不久,她便背起了行囊,与两个好友一起从南京飞到了三亚。“听说2月底的时候,三亚的一些景区就开始解禁了,我就想趁着复工之前赶紧去玩一趟。”刘女士说。

按照计划,她此行的首站是三亚,接着去海口、厦门,最后返回南京。抵达的当天,因为有的游客没有提前准备好健康码,在出关检查的时候产生了一些耽搁,不过幸好这个时期机场的人并不多。“接下来几天,你就知道备好健康码有多重要了!”刘女士说。

虽然三亚当时已经开始接收外地的游客,但因为是解禁初期,从景区到酒店,仍然可以感受到疫情严控的气息。除了办理入住的时候要在前台出示健康码之外,入住的游客每天还必须自己量一次体温,如果不主动测的话,酒店工作人员会上门提醒。

这还不是最严格的,刘女士说到了厦门后发现,从下出租车到进厦鼓码头,几乎每走一步都要查看一次健康码。“查了大概六次,后来在码头排队的时候,每个游客之间还必须隔开1.5米,站在警戒线里面。”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在厦鼓码头,排队游客之间必须隔开1.5米。 刘女士 图

往年,冬季初春都是海岛游的旺季。而今年受疫情影响,游客大幅度减少,当地的旅游业受到不小的冲击。“鼓浪屿上的游客比我夏天去的时候还少。像三亚,以前外国游客也很多,特别是俄罗斯人,这次我逛了十多天只见到一个俄罗斯人。”

虽然路途中有一些波折,但对于这次特殊的出行,刘女士还是非常满意。“本来还计划上一些小岛,因为一日游项目还没有开放,没有去成。不过没关系,留着下次再去!”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今年受疫情影响,海岛游客大幅度减少。 刘女士 图

浙江杭州

春天是杭州最美的季节,地理学、文博达人楼学自然不会错过家门口的好风光。他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去爬山,今年也没有例外。西湖东南面的凤凰山,已是葱葱郁郁,山下五代吴越国名刹梵天寺古迹经幢高大雄伟,挺立于山坡上,历史的沧桑和雕塑艺术的细腻融合一体;山脚下民居小铺聚集,人间烟火暖人心。西湖南山延伸处的吴山天风,登上城隍阁远眺,杭城尽收眼底。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凤凰山梵天寺古迹经幢 楼学 图

疫情之下,杭州景区优惠力度也很大,5月1日前很多景区都免费预约参观,所以这次春游路上顺便搭配了几个传统收费的热门景点,诸如飞来峰、玉皇山,游客不少,但距离往日的水平还有一些差距。不过,游览体验很不错,所有的景点都需要分时段预约,游客的人数总量都会在比较合理的范围内。杭州的景区基本要求出示健康绿码,进入室内景点时会有工作人员提醒戴口罩。

楼学一般都搭乘公共交通出行,他说:“现在公交车也都要求出示健康绿码,这一点比景区的检查更严格”。

之前宅在家里,他和家里的小朋友一起学了学《诗经》。前几天在八卦田游玩时,用APP认出了水中的荇菜,正好重温了一遍不久前学到的“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算是从书本到现实世界的有趣转换,他笑称眼前一幕有点“高仿印象派”。

楼学坦言,虽然生活在这座城市之中,但平时很少会主动在城市里“旅行”,借着这次史上最漫长的、被迫的“假期”,反倒又重新燃起了对杭州的好奇心,也更珍惜今年的春游了。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吴山天风 楼学 图.

浙江宁波、舟山

住在上海,从事建筑设计的珮均夫妇自复工开始就一直奔在外地,先是在苏州震泽古镇工作,接着经过四明山,虽说已经过了最佳的赏樱时节,但仍看到了晚樱的绚烂。清明假前他们自驾到了宁波慈城毛岙村。这个方圆不足3平方公里的小村落秀丽优美,空气清新。他们找了一家民宿,小长假期间的入住率颇高,很多人都和他们一样,从城里过来放松休闲。村民告诉他们,20年前,毛岙村还是宁波江北区最贫困的村庄之一,后来随着修路、种植红豆杉、茶树等植物开始了新农村的建设,通过耕地规划,修建了公园,后来又引入了民宿,现在这里已经是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了。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宁波慈城毛岙村 珮均 图

他们一路沿奉化往舟山前行,夫妇俩的朋友告诉他们在定海干览镇南部有个南洞村,是舟山当地人游玩的好去处,他们和朋友就相约去看了看。当测完体温,展示好宁波“甬行码”进村后,映入眼帘的画面是农田、老人和孩子、动物、蓝天绿水组成的田园风光。“像我们这样习惯城市生活的人,一下子就能感觉到与自然的亲近”,珮均说。他们在那里住了一周,体验着农人的生活。每天早起早睡,跟着农民下田播种。春日适逢毛笋出土,舟山又盛产海鲜,于是每天午饭和晚饭桌上就出现了毛笋烧肉、雪菜蒸鲷鱼、白灼蛏子等等时令佳肴。珮均还惊喜地发现了村里有一家奶茶店,每天傍晚散步时都要去喝上一杯桂花奶茶。它不像都市街头的那些奶茶铺,没有任何做作的‘网红’装饰,就像民居铺子,室外还有一个院子,别提有多惬意自在了。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南洞村奶茶店小院 珮均 图

珮均和奶茶店的老板投缘,相谈甚欢。得知他之前也是在上海工作,如今选择远离尘嚣,回乡生活,也让珮均心声感慨,“乡村才是我们理想家园的所在”。春游的这些天里,也是她第一次真正有了回归自然的体悟,“白天时候,房里总有太阳,看着光影移动就知道了时间,我也想不起要看手机,因为眼前的画面真的太美了!”

江苏无锡

清明小长假期间,王女士和男友慕名前往无锡鼋头渚赏樱。

鼋头渚是一个横卧在无锡太湖西北岸的小岛,因巨石突入湖中形状酷似神龟昂首而得名,始建于1916年,现为国家5A级风景区。

“我看到在携程上,赏樱排行榜第一的目的地就是鼋头渚,正好离得也很近,就想趁着小长假去看一看。毕竟隔离在家那么久,真的很想出去透透气了。”王女士说。更难得的是,地处初春多雨的江南地带,清明期间却遇上了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在出无锡高铁站的时候,看到过道两边坐着两排穿着白色防护服的防疫人员,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指导我们去扫二维码,登录一个叫‘锡康码’的小程序。登录完成后出示给工作人员看,随后他会给我们一个白卡片。再往前走,有一个大棚,喷洒消毒喷雾。通过之后,在出口边,有工作人员回收我们的白色纸条。整体感觉是无锡在外地输入游客的管控上真的很重视。”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无锡高铁站出站时要通过一个消毒通道。 王女士 图

王女士说,慕名来赏樱的人比她预期的多得多,但在跟当地的司机交流过程中发现,现在的情况远比不上往年的盛况。往年距离景区还有好几公里,自驾游的私家车就塞满了整个车道,拥堵情况十分严重。特别是通往岛上的唯一通路宝界桥上更是人满为患,车流不止。

“司机说那个时候他们根本就不愿接景区的单,因为知道一去就出不来了,一堵就是好几个小时。我们当天也发生了一些小堵塞,但大概也就十来分钟。”

不过,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也蔓延至当地的出租业上。“司机说损失挺大的,以前一天就能挣千八百的,现在可能连一半都不到。”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在鼋头渚最高处远眺 王女士 图

进景区时也需要出示“锡康码”,还有工作人员测量体温。王女士说票价与正常时期相比没有什么变化,但对一些医护人员是免费的。

“我们去的时候樱花已经落了一些了,但太湖上的自然风光还是特别美。感觉到身边游客的出游兴致都很高,毕竟也是在家都憋坏了,能享受到自然风光,呼吸到新鲜空气,真是件挺幸福的事情。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鼋头渚上的樱花 王女士 图

江苏南京

上周末,“90后”驴友祥哼和大学的好友,一行5人相约出游。他们搭乘高铁,从上海和合肥分别出发,在南京碰头。大家在夫子庙、贡院、玄武湖、老门东等地方闲逛,几处景点游人都不少,所有人都自觉地戴着口罩。

伙伴们都想去浦口看看,大家就特地坐轮渡,欣赏长江的春色。渡船慢行,两岸风光映入眼帘,对照一看,两边的建设和发展差异鲜明。从渡船二层望去,南京长江大桥气势如虹。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玄武湖游船 祥哼 图

浦口区有个中国近代史上重要的见证,就是浦口火车站,是唯一一座保存原貌的民国图色的火车站。“它像是一个被时光遗忘的地方,给人停留在上个世纪的感觉”,祥哼说。站在延绵的铁轨上,他们相互拍照留影,当天又逢降温,冷冷的灰灰的画面颇有复古电影电视剧里的情调。

爱好文艺的他们后来还去了好几家先锋书店,支持一下受疫情影响的文化产业。几家店里都不算太冷清,有不少看书、喝咖啡、购买文创品的人,整体体验还是很不错。

他们来过南京很多次,但这次感觉最棒。一方面是学生时代常常出游的伙伴们许久未见的激动,另一方面是在疫情恢复期相聚的感动。“这次春游的效率,说真的,很低,并没有去特别多的地方,更多时候是在分享彼此的心态和经历”,祥哼说,“最感动的莫过于大家依旧默契,相互珍惜”。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浦口火车站旧铁轨留影 祥哼 图

湖北武汉

4月8日,武汉“解禁”的第一天,东湖听涛景区、磨山景区、落雁景区、马鞍山森林公园、东湖绿道、武汉植物园等多个景区也正式恢复对外开放。不少网友 欢呼:“武汉人民终于可以出门啦!”

一个星期后,罗先生带着儿子也去了东湖绿道散步。作为职业摄影师,疫情期间他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相机,记录了“封城”中武汉的模样,火神山建设的中国速度,和一批批医疗队的启程与回归。而这一次,他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享受武汉重启的美好时光。

东湖绿道位于武汉市东湖风景区内,是国内首条城区内5A级旅游景区绿道,全长约102公里,宽6米,串联起东湖磨山、听涛、落雁、渔光、喻家湖五大景区。绿道横跨的整个东湖水域面积达32.4平方公里,是杭州西湖的六倍。行走在这段绿道上,视野开阔,湖光潋滟。同时,东湖湿地还是冬候鸟由北方迁至南方的重要栖息地。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武汉市东湖风景区 微博@中国武汉东湖 图

“东湖风景区非常大,开放后在出入口的地方都设置了检测点。游客进入的时候要先扫二维码,登录自己的信息,获得健康码。现在武汉很多地方都需要它,出示之后才可以通行。接着,工作人员还要用体温枪对每个游客进行体温检测。”

“能出来散散步,小孩子很兴奋。”罗先生说。同时他也看到大家的防范意识都很强,非常自觉地配合工作人员的检测。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解禁”之后,武汉人终于可以出来散散步。 微博@中国武汉东湖 图

虽然已经“解禁”,但经历了如此巨大的伤痛和磨难,这座城市要恢复到往日的繁荣似乎还需要一些时间。罗先生说,在老城区的商业街,店铺目前大概只开了五分之二,人流量也不算多。由于餐馆的堂食还没有开放,目前还看不到武汉著名的“过早”现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旅游 » 景区恢复开放后,真实的出游体验是怎样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