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何时复课?小班教学、随时停课、错峰上学,或成新常态

文 | 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在这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家长正在疲于奔命,一身兼任职员/家庭老师/厨子三职。很多人已经等不及了,他们想要知道学校什么时候才能复课。

许多教育工作者也希望让学生及早重返校园,他们认为远程教育的效果要差得多,可能会对学业造成永久性的损害。而且今日的美国校园远不止承担教育这一项任务,对于弱势儿童来说,这些学生还在依靠学校获得食物、医疗和社会服务。没有学校老师的监督和举报,孩子们更有可能在家中遭遇暴力与虐待。

川普也等不及了,他已经施压要求重新开放经济,在他的鼓励下,得克萨斯、佛罗里达等州开始部分重启,而更多的州也有了在5月重启的时间表。让劳动力重返工作岗位的一个关键是学校系统重开,这也是川普本周一与各州领导人讨论的重点之一,在会后他表示,他们应该“认真考虑”在学期结束前重新开放公立学校。

不过,具体到是否关闭还是重启学校,教育管理者主要是从本州寻求指导。据《教育周刊》的跟踪报道,41个州、3个美国领地和哥伦比亚特区已下令或建议关闭学校,直至本学年结束。即使是在亲川普的得州,州长也表示,在咨询了医生团队后,他们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让学生们在学校聚集并不安全,所以会坚持本学年不再开学的决定。

美国何时复课?小班教学、随时停课、错峰上学,或成新常态

在众多州长中,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和新泽西州州长菲利普·墨菲(Philip D. Murphy)家里都有学龄儿童,他俩也是为数不多的今年春天学校重新开学持开放态度的州领导人之一,尤其是纽森,他在周二甚至提出了下一学年最早在7月开始的可能性,不过州长们态度都很谨慎。

“我们需要让我们的孩子回到学校。我需要让我的孩子回到学校,”纽森说,他的孩子分别是8岁、6岁和4岁。“我们需要考虑到他们的心理健康和父母的心理健康。但我们需要以一种安全的方式来做这件事,确保孩子们上学后不至于被感染,然后传染给爷爷奶奶。”

纽森表示,只有在加州住院人数,特别是重症监护病房患者人数“趋于平稳并开始下降”,有了更多的检测能力,企业、学校和托儿机构继续保持身体距离的情况下,才会考虑学校复课的步骤。

许多教育工作者认为学生们要到下一学年才会重返校园,但他们已经开始想象重返校园的样子,以及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后勤挑战。

美国何时复课?小班教学、随时停课、错峰上学,或成新常态

| 复课条件尚不具备

联邦机构对于学校的建议并不充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对学校的指导到目前为止还很模糊——它甚至从来没有直接建议学校关门,这些决定都是由州长和学校领导人自己呼吁的。

具体到复课步骤,CDC在一份有关重新开放经济的新指导草案中仍然只做出了纲领性的建议,包括学校应将课桌间隔6英尺,在教室提供午餐,并关闭操场等。CDC提醒说,这些建议只适用于那些“相信感染发生率确实很低”的社区。

白宫在一个分三阶段重新开放的指导方针中,则将学校复课放在了第二阶段。指导意见中说,在这个阶段,学校可能会重新开学,但弱势群体需要呆在家里,其中包括哮喘患者,这是许多K-12学生的常见症状。此外意见中称,在第二阶段居民应避免50人以上的社会环境,而这一点对学校来说基本是不现实的,多数公立高中都是动辄几千人的规模。

许多学术机构和教育人士则表示,现在还完全不满足复课的基本条件。哈佛大学埃德蒙·萨夫拉伦理中心(Edmond J. Safra Center for Ethics)召集了一个“蓝丝带”专家小组,他们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确立了重新开放社会的四个阶段。它建议在经过数月的大规模测试、接触者追踪、隔离之后,在第四阶段重新开放学校,而我们甚至还没有到第一阶段。

美国何时复课?小班教学、随时停课、错峰上学,或成新常态

教师工会在迫使全国各地的学校关闭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敦促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尽快关闭学校。

现在,工会对学生重返课堂发出了警告。美国最大的两个教师工会——全国教育协会(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和美国教师联合会(United Federation of Teachers)表示,如果学校在没有适当的安全措施或违背医学专家的建议的情况下开学,他们将考虑罢工或举行大型抗议活动,这增加了更多学校停课的可能性。

全国教育协会主席莉莉·埃斯克尔森·加西亚(Lily Eskelsen Garcia)表示,除非有“大规模和准确的”检测,以及对感染者的接触者追踪和隔离,否则重新开放不可能做到安全无虞。

美国教师联合会主席兰迪·韦恩加顿(Randi Weingarten)对POLITICO表示,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以一种安全、协调的方式重新开放是很重要的。在开学前本地区应满足5个条件:在14天内病例数量下降;充分的测试、追踪和隔离;为学校准备公共卫生措施,如体温测量、清洁规程、个人防护装备;增加信息透明度;增加资金以实施一系列改革。

有些学校可能根本就没有保护儿童安全的设备。玛丽·菲拉尔多(Mary Filardo)是21世纪学校基金会(21st Century School Fund)的创始人和负责人,该基金会专门分析学校设施和其他城市教育问题。

她说:“想象一下,一所500人的学校,总共可能有10个水槽。”她说,有些老校舍的每层楼可能只有一个卫生间,而且缺乏肥皂等基本用品。在较富裕的学校,孩子们可能有自己的蜡笔和计算器,但在低收入地区,他们共用这些文具,无形中传播细菌。

| 调度噩梦

各州在按各自的步调和现实协调复课计划,基本上,这很复杂。

农村地区的Covid-19病例比较少,可能最早复课。上周,蒙大拿州州长史蒂夫·布洛克(Steve Bullock)表示,该州的学校最早可能会在5月7日重新开学,不过这要取决于当地学区的决定。该州部分学区已经表示,会继续采用远程教学,不会重新开放学校。

密西西比州督学凯里·赖特(Carey Wright)在接受《今日美国》(USA Today)采访时表示,她希望该州能在下一学年早点开学,比如从往年的8月中旬提前到7月底,这样可以为学生们弥补一些失去的学习时间。这也是加州州长纽森的想法。佐治亚州教育局负责人马特·琼斯(Matt Jones)则说,当地一些学区考虑在7月份针对部分学生开设夏校,帮助学业落后的孩子补课。不过工会领导已经表示,如果有此计划,得先进行劳资集体谈判。

但是大多数地区的领导筹划的都是下一个学年的事情。

在美国最大的学区纽约市,纽约市教育局教务长伊迪·夏普(Edie Sharp)说,学校在下一常年可能会采取远程教学和现场授课相结合的方式,或者错开上课。她的团队还在研究其他国家的做法,不过做法差异很大——中国部分省份是让高三毕业班学生先返校,而丹麦则从最小的学生开始着手。

“这两种做法都有争论,”夏普说。“低年级儿童遭遇学业损失,在阅读和数学方面落后,未来想要追赶差距会非常艰难。另一方面,即将毕业的学生对完成高中学业,也感到非常焦虑。”

新泽西州州长墨菲本月早些时候说,如果秋季学校能如期开放,学生们回到学校时应该戴上口罩。

美国何时复课?小班教学、随时停课、错峰上学,或成新常态

在缅因州,教育专员彭德·马金(Pender Makin)对秋季有三个设想:学校照常开放:分时段错峰开放;一旦出现第二波疫情,则向完全虚拟的平台过渡。

伊利诺伊州的官员甚至更进一步,警告说远程教育可能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即使在秋天,这也可能成为新的常态,”芝加哥公立学校首席执行官贾妮斯·杰克逊(Janice Jackson)说。

在圣迭戈,为当地学区担任医学顾问的儿科医生霍华德·塔拉斯(Howard Taras)说,秋季开学将需要错开上课时间,重新布置教室,以便拉开社交距离。教师和学生在学校时可能需要戴口罩,学区将必须确保个人防护装备齐全。教师、学生和工作人员需要定期接受Covid-19检测。学区还需要保持校车半满,这意味着要增加更多的行程。

“我把这看作是日程调度上的噩梦,”塔拉斯说。他说,学区将“需要一台超级计算机”来解决细节问题。“但这些都是我们可能不得不求助的解决方案。”

全球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副合伙人杰克·布莱恩特(Jake Bryant)说,美国学校可以考虑首先让弱势学生返校,包括贫困家庭儿童、残障学生等,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尤其需要接受当面指导。

| 新常态

即使2020年秋季学生们能够重返学校,他们的体验也会完全不同了——而且这种情况将会持续到有疫苗可用时。以下场景将成为2020-21学年的新常态。

首先,学校可能会开开停停。

在教育技术领域工作了20多年的何塞·费雷拉(Jose Ferreira)说,“如果学生、教职员工或家长开始生病,一旦冠状病毒的传播在当地再次抬头,学校将立即关闭。很多人说,幸运的话到2021年夏天我们就能研制出疫苗,但在那之前,学校是你能想到的在人群中迅速传播疾病的最有效的方式。”

虽然现有证据表明孩子们感染Covid-19的机会较少,但他们仍有可能传染家中免疫力低下的亲人,而学校也需要保护教师和其他职员,仅纽约市就有60多名教育工作者死于冠状病毒,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还发现了其他13个州的教育工作者死亡病例。

第二,即使上课,孩子们也可能一周只去学校两三天。

据《以色列时报》(The Times of Israel)报道,以色列领导人本周初步批准,从周日开始让三年级以上的学生重返校园。学生将分成不同的小组,在不同的日子上课。

加州州长纽森表示,他可能会要求学校实行类似的错峰上课制度,比如分成单双周、单双号,或者上午班和下午班的组别,以减少每个班的人数,没法亲自去学校的日子里,学生们还是继续在家里上网课。但无论是提前接孩子放学、还是每周一三五上学的安排,都意味着会给家长带来很多后勤上的麻烦。

第三,更频繁的检查和清洁。

纽约市教师联盟主席迈克尔·穆格鲁(Michael Mulgrew)表示,目前在该市100个为一线工人提供儿童看护服务的“区域浓缩中心”正在采取的措施可以延用到复课时。这些措施包括戴口罩、入门体温检测、洗手、经常消毒,甚至对很小的孩子也要执行社交疏远规定。

第四,更小的群体。

意大利都灵科学交流研究所(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terchange)的研究员玛丽亚·利特维诺娃(Maria Litvinova)模拟了关闭学校如何减少疾病传播。她认为,如果没有对症治疗的药物或疫苗,“就没有‘安全’的重新开放。”

不过,为了在安全与对家庭和经济的影响之间取得平衡,她还建议减少社会接触,把孩子放在尽可能小的群体里,“如果一个学生只是与15名学生有过接触,而不是与100名学生有过接触,那就更好了。”

在停课四周后,丹麦于4月15日重新开放学校低年级时就是这样做的:一个教室只有10个学生和一个老师。美术课等课程继续远程授课。一次只允许五个孩子在操场上玩耍。

穆格鲁说,根据纽约市教室的通常大小,12个孩子将是能容纳的极限。

第五,仍然会有家长坚持把孩子留在家里。

学校可以开放,但一些家长可能仍然选择让孩子呆在家里。据报道,在丹麦,一个名为“我的孩子不会成为豚鼠”的Facebook群组拥有4万名成员。

迈阿密大学卫生保健经济学家梅丽莎·托马森(Melissa Thomasson)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1916年纽约市脊髓灰质炎流行对教育影响的论文。为了减缓小儿麻痹症蔓延,学校推迟了几周开学。根据托马森的研究,即使学校重新开学,该市82.9万注册学生中仍有约20万人因担心疾病传播而待在家中。在此期间,市政府宣布了一项“宽大处理”。

今年3月,随着疫情蔓延,在学区反应滞后的情况下,也有很多家长主动将孩子留在了家中,是否将此阶段和复课后留在家里的学生计为旷课,对于学区也将构成非常复杂的考量。

第六,这将如何永远改变学校的性质。

虽然变化和混乱令家长和老师都应接不暇,但这些变化可能会带来一些长期的好处。

费雷拉说:“现在,我们的社会正在疯狂地建设基础设施来提供在线课程。这些基础设施包括采用新的教育技术工具,在谷歌或微软上开设教室,使用视频会议上课。一旦所有这些新的基础设施都建好了,我们为什么要把它们扔掉呢?”

他继续说:“一些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意识到他们在虚拟课堂上表现得更好。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在学校被欺负,或者有特殊的需要,或者是因为他们性格内向,在家里更能集中注意力。这些家长中的一些人会要求他们的孩子能够在家里上更多的课。在其他情况下,你的孩子可能在数学上领先一个年级,而在英语上落后一个年级。我们目前的系统并不灵活,但在线课程让这变得更容易。一旦所有的基础设施都建好了,人们会坚持要求我们继续使用它。因此,从长远来看,这可能是自免费和义务公共教育发展以来,K-12教育所遭遇的最大颠覆。”

最希望重返校园的可能是学生自己。

“我非常想回去,”16岁的佐伊·戴维斯(Zoe Davis)说,她是路易斯安那州查尔梅特(Chalmette)查尔梅特高中(Chalmette High School)的高二学生。她说,通过Zoom上网课远不是理想状态,她怀念在学校活动中与同学们亲密互动,比如舞蹈队的训练和演出。

她说,“我需要某种常态,我需要与其他人在一起,学校是我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我知道,我们可能暂时回不去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美国何时复课?小班教学、随时停课、错峰上学,或成新常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