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热播剧《清平乐》中,晏殊对欧阳修的赏识和喜爱,一目了然。由于欧阳修早年写过一些艳词,引起太后刘娥的反感,朝中对欧阳修的争议也非常大。但晏殊却力排众议,不断向宋仁宗举荐欧阳修,可谓极为欣赏,二人的关系也很和睦。

在历史上,两人一开始的关系,也如剧中一般亲厚。

宋仁宗天圣八年,时年24岁的欧阳修参加这年的科举考试。晏殊担任这一届的主考官。

由于欧阳修聪颖而极富文采,晏殊对他非常赏识,将他定为了第一名。从这之后,欧阳修便将晏殊当做自己的恩师,并以晏殊门生自称。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清平乐》中晏殊剧照

既是情谊深厚的师生,又是才华卓绝的文友,这二人本应该会留下更多佳话才对。但事实却并非这般。

这段师生之情以极深的赏识开始,却以极深的厌恶结束。

史书中也明确记载:"晏公不喜欧阳公。"

由热烈的喜欢到强烈的厌憎,晏殊的态度转变为何如此剧烈呢?看看欧阳修的做法后,也许就会理解了。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清平乐》中欧阳修剧照

一、迥异的性格

科举高中后,欧阳修迈入官场,出任西京(今天的河南洛阳)留守推官,西京留守钱惟演的呵护和宽纵。

闲暇之时,他便与梅尧臣、尹洙、王复、杨愈、张汝士、张太素六人遍游山水园庭,诗酒唱酬,被人称为"洛阳七交"。

欧阳修一时间名声大噪,成为文坛新升的巨擘。

由于欧阳修行为太过旷达,钱惟演担心他因此而耽误公事,就以寇准的例子对他进行了一番劝诫:

"诸君知莱公所以取祸否?由晚节奢纵、宴饮过度耳。"

欧阳修听了,直接对年过七旬的钱惟演反驳道:"宴饮小过,不足以招祸。莱公之责,由老不知退尔。"

钱惟演好心提醒,结果却被欧阳修讽刺"由老不知退尔"。

在场的众人听了,"坐客为之耸然。"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体现出欧阳修的行事风格:耿直、刚烈、有什么说什么,毫不避讳。正如《宋史》的评价那样:"修平生与人尽言无所隐。"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与钱惟演发生的这一小插曲并非偶然事件。

庆历年间,西夏侵犯边境,前线战事紧张。当时的晏殊身负枢密使一职,肩上压力重大。欧阳修担心恩师日理万机,过于操劳,便想着前去探望。

当他来到晏殊家中时,没想到晏殊正在花园设宴赏雪,热闹非凡,丝毫没有为前线军情担忧之态。

欧阳修觉得他太不应该,在席间赋诗一首,表达他的规劝:

"主人与国共休戚,不惟喜悦将丰登。

须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

这首诗,他本意是善意地劝告晏殊,这个特殊时期,应该以国事为重,不应该花天酒地。

然而,在晏殊看来,这当众的"规劝",无异于讥讽,让他十分难堪,所以非常生气。

由于欧阳修的才名,这首诗被广为传播,于是,晏殊便背上了一个不顾社稷安危,一味享乐的恶名。

此后,晏殊对欧阳修便没有从前那么热络了,明确对人表示,"吾重修文章,不重他为人。"

对此,欧阳修不解,并且感到很是委屈,认为是恩师冷落了自己。

皇祜元年,欧阳修在颍州担任知州,期间给晏殊写了一封信说:

"出门馆不为不旧,受恩知不谓不深,然而……"

这封信中先提到了晏殊对自己的知遇之恩,随后便开始追问他为何对自己变得冷淡。他的本意是与恩师晏殊和好。

但令他想不到的是,晏殊接到信后,很不以为然,当着众人的面子简单敷衍了几句。有人提醒,欧阳修是名满天下的才子,如此敷衍是否太过轻率。

晏殊十分冷淡地回答:欧阳修不过是我名下一个科考的门生,这么几句话足够了。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清平乐》中晏殊与宋仁宗剧照

毕竟晏殊是久经政坛的宰辅,若因一首诗而冷落一个年轻气盛的后生,未免显得度量狭窄。晏殊与欧阳修的关系由亲密变得冷淡,再到厌憎,其实有着更为深刻的原因。

二、迥异的为政特点

宋真宗年间,15岁的晏殊以神童身份参加殿试,没想到试题竟然是他曾经做过的,于是便当庭向真宗坦白,请求再重新出题:

"臣十日前已作此赋,有赋草尚在,乞别命题。"

宋真宗听了十分高兴,对他的诚实印象尤为深刻,"极爱其不隐"。

后来,晏殊担任秘书省正字,职务较为清闲,他的同僚们便时常宴游,而他却"独家居与昆弟讲习。"

宋真宗知道后,觉得他不像旁人那般喜爱声乐,淳朴敦厚,于是将他提拔为东宫官员,陪伴太子。

等到晏殊接受诰命,去宋真宗跟前谢恩时,得知宋真宗提拔他的原因。当即说道:

"臣非不乐燕游者,直以贫无可为之。臣若有钱,亦须往,但无钱不能出耳。"

这话是说:我不是不想宴会游玩,主要是因为囊中羞涩啊,我若是有钱,也很愿意去啊。

他这番话反而令宋真宗更加器重他,"益嘉其诚实,知事君体,眷注日深。"

这两则事例均表现出晏殊的诚实,但同时也能看出他谨慎的性格。这一特点在影视剧《清平乐》中也有所体现。

第一集中,年幼的宋仁宗首次得知生母是李妃,深夜奔出皇城,前往陵园去见李妃。晏殊得知后匆匆赶来劝谏。

在陵园外的亭子里,晏殊循循善诱的劝告,每一句都说在了点上,却每一句都含蓄至极,用词极为谨慎。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也正是他的谨慎诚实的性格,使得他深得宋真宗的器重,又在真宗去世后,稳立于仁宗朝,高居中枢多年。

王安石曾在《晏元献公挽词》中对晏殊进行评价:"优游太平日,密勿老成人。"

这里的"密勿",指的是两府要职。而"老成人"三字,则直接点明,他为政老成持重的特点。

而欧阳修,不论做人还是为政,都非常敢作敢为,积极进取,张扬不拘。

这在庆历年间的"庆历变法"中有较为明显的体现。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庆历改革是由参知政事范仲淹、枢密副使韩琦及富弼主导的一场改革,当时欧阳修担任翰林学士。对于新法,他是十分坚定的拥护者,时常为新法摇旗呐喊。

为此,他常常向宋仁宗上书,弹劾一些反对变法的保守派官员。由于其笔法犀利,用词激烈,使得满朝恻然。

毫无疑问,欧阳修是属于范仲淹阵营中的变法派。

而当时身为宰相的晏殊,对于变法虽然没有明着持反对意见,但却用行动表示了他的态度:反对变法。

对于欧阳修旗帜鲜明地支持变法,晏殊心中必然十分不快,加上他频繁而激烈地上书弹劾保守派,于是,晏殊便把他外放,任河北都转运使一职。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晏殊的这一举动遭到了台谏官员的剧烈反对。

他们联名给晏殊上了一道奏折,《乞留欧阳修札子》,要求欧阳修留任京中。在这则奏折中,他们说道:

"任修于河北而去朝廷,于修之才则失其所长,于朝廷之体则轻其所重……"

晏殊并没有改变决定,坚持把欧阳修外放。

台谏官员们也没有放弃,立刻联名给宋仁宗上书,弹劾晏殊。

在台谏官员的努力下,最终导致晏殊罢相。

晏殊的罢相,虽然不是欧阳修所为,但他却是起因。晏殊必然对他更加厌恶。

虽然知道晏殊日益讨厌自己,但欧阳修并没有反省自我,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大问题。晏殊去世时,他献了一则《挽辞》,其中有一句:

"富贵优游五十年,始终明哲保身全。"

"始终明哲保身",正是欧阳修对恩师晏殊的看法和评价。直到晏殊去世,他也没有嘴下留情。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希言说

通过分析可知,欧阳修与晏殊这对师生关系的变化,欧阳修要富有主要责任。但这也不能说是欧阳修的错。毕竟,对于一个心怀社稷、敢于直谏,而又旷达、随性的人来说,看到不平事,想让他识时务地闭上嘴巴,是不可能的。

这显得欧阳修的情商有些低,似乎是他的缺点,但从某种角度来看,又何尝不是他的优点,率真而热情,终其一生,都保持着那份难得的初心,忠实于自己的信念,从未改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清平乐》:喜欢欧阳修的晏殊,为何后来厌恶他?看看正史怎么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