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上一周的《我是唱作人》迎来了淘汰赛,隔壁老樊成功淘汰了马頔。

这自然是很难让所有人接受的,但是投票数摆在那里,黑幕肯定是不会黑幕的,如果硬要怪,那就只能说大众评审的口味不同了。

本周的《我是唱作人》迎来了一位补位歌手:苏运莹。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苏运莹,这么多年过去了,笔者相信的一点就是:大部分的听众对于苏运莹的印象仍然停留在《野子》。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2015年对于苏运莹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年,那一年的《中国好歌曲第二季》热播,苏运莹在盲选第一期的时候,凭借一首《野子》被大众熟识,歌曲迅速走红。

其实那一年的苏运莹,除了一首《野子》,《萤火虫》也是苏运莹在当时创作的一首非常优秀的歌曲,天马行空的旋律和歌词,让我开始关注这位歌手。

后来的她于大众而言似乎就已经淡出了音乐圈了,但是实际上她一直在输出着自己的作品:《冥明》、《幻》。

只不过这两张专辑里的歌曲或许并不是那么讨大众喜欢,从热度上来说,用反响平平是合适的。但是从影响上来说,金曲奖方面对苏运莹的音乐是非常肯定的。

《冥明》入围了第27届金曲奖最佳新人奖、最佳国语女歌手奖,对于2014才推出个人第一首原创作品《心事》的乐坛新人苏运莹而言,这样的肯定是很难得的。

苏运莹也不是没有上过综艺节目,在2016年的时候参加了《歌手》这样的顶级音综,可惜的是踢馆失败,并没有在节目上留下太多作品。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而这一次的《我是唱作人》,对于苏运莹而言,是一个向大众展现自己音乐的机会。

赛制大改

作为一位《我是唱作人》的忠实观众,今年的赛制的改变是最先引起我注意的。

第一季《我是唱作人》同样也是两期淘汰制,在第三期成功补位的萨顶顶,则是直接向上位区的梁博、王源、曾轶可发起挑战组成1VS1对决,而剩余的两位歌手则是自动成组互相PK。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中位区的四位则是组成两组互相PK,所有的唱作人,在对决中获胜的直接进去上位区,失败则进入下位区成为淘汰候选人,直接取消了中位区,

今年的《我是唱作人》则完全不同,苏运莹加入后直接补位到了下位区,向中位区任意一位发起进攻。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去年第一季的时候,四位淘汰候选人是要淘汰两位的,今年则是只淘汰一位。

主要原因很简单,今年是一站到底模式,没有上下半季的概念了,让我感觉有点像在看原创音乐版本的《歌手》。

当然,之所以说赛制,主要是觉得补位到下位区似乎不是那么的合适。

苏运莹挑战隔壁老樊

选择隔壁老樊确实是挺让我意外的,毕竟两人的风格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或许是因为苏运莹感觉自己不太好挑人,而隔壁老樊恰巧和她同一个学校的缘故吧。

先聊聊苏运莹的这首歌曲-《自动打开定位系统》。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我确实不习惯这样的歌曲,甚至在欣赏霍尊的歌曲的时候我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极其强烈的个人色彩,在套路的流行世界里演唱出了完全不在套路里的音乐。

但是苏运莹确实给了我一个惊喜,她的音乐,是这个舞台所没有的,甚至放眼整个华语乐坛,她的特点也是鲜明的。

在苏运莹演唱完毕之后,其实GAI就直接说了:我是觉得不好听,她唱得没有毛病,但是这首歌我不喜欢,我听不进去,在我看来,就没有音乐的美感。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而霍尊的评价或许更为合适一些:我客观我是希望这样的作品越来越多的,但主观我个人也不是很理解。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其实两位歌手表达的意思就最后一点来说,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对于苏运莹的这首歌曲,并不是特别理解。

但是,霍尊说的第一句话其实很合适,这样的作品越来越多是件好事,什么样的作品呢?有特点的作品。

有特点,总比没有特点好。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隔壁老樊的歌曲不知道大家在初听的时候是什么感受,给我的感觉就是在套路里,我基本上能够在隔壁老樊演唱完一句以后便知道他下一句该怎么唱,这种感觉或许有的朋友很难体会,大概就是被剧透了一般。

霍尊今天很难得的并没有选择圆滑,而是直接点评隔壁老樊的歌曲编曲太老了,这首歌曲实在是太合理了,没有足够的新意,今天老樊的这个作品,让我觉得还是停留在十年前的那种状态。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最终,隔壁老樊以55:46的成绩战胜了苏运莹,票数差距其实并不算大。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隔壁老樊这一期会获胜其实我是想到了的,站在大众评审的角度去思考,共情是需要的,而苏运莹的作品,对于霍尊和GAI来说都如此难GET到,更别说大众评审了。

在这个舞台的隔壁老樊,所拿出来的曲目确实是好听的,是属于老樊的音乐,而隔壁老樊的这些歌曲相较而言,更讨大众喜欢是显而易见的,这就是如今华语乐坛最最最主流的音乐。

这虽然是一个原创作品的竞技舞台,但是隔壁老樊的声音和作品都是能够让大众共情的,所以能够获胜倒也正常,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隔壁老樊需要新意

我其实认可隔壁老樊在旋律创作上的优越性,在套路里写出了好听的歌曲,这其实对于如今年纪的他而言,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槽点。

只不过或许如霍尊所说,这样的歌曲确实太老了。

当然,我并不会去嘲如今的隔壁老樊,他仍然年轻,未来有着无限可能。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我是唱作人》的舞台也能够让他接触到更多种多样的音乐风格。

最后,也希望苏运莹不要因为投票结果而质疑自己。

喜欢文章的朋友可以点赞并分享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我是唱作人:淘汰马頔,战胜苏运莹,隔壁老樊的胜利并非没有原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