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上海一开始就采取集中收治做法,高级别专家组驻定点医院从不离开

4月3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于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邀请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和上海市医疗救治的专家组、援鄂医疗队、疾控中心和上海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

发布会上,有记者向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提问说,这次疫情期间在做好援鄂医疗工作的同时,上海留守本地的专家是如何开展救治工作的?您作为专家组组长如何调动和统筹这些精锐力量?

张文宏介绍说,上海有很多大型综合性医院,这些医院在国内外都是比较著名的,有大量的专家,所以根据疫情发展的态势,我们对于援鄂、对于在本地的专家留守在上海都做了周密的安排,所以保证了两支队伍的高质量运行。在上海最大的一些优势是专家资源,但是同时如何协调这些专家在一起合作起到最大的效果,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

按照常规的做法,新冠肺炎重症病人要么收在重症病房,要么在急诊重症。这次一开始大家就意识到这是一场非常复杂的战役,如果不采取多学科的精锐部队一起紧密合作,可能不能取得让最为满意的结果,所以上海一开始就采取了集中收治的做法,在上海有两家定点医院,一家是针对成人的、还有一家是针对儿童的。“所以到今天为止,如果不是要到北京来,我现在应该还在定点医院继续工作。”

张文宏还介绍说,定点医院的具体做法,是汇聚了上海最优秀的专业团队,包括感染、呼吸、重症、心脏、中医等,我们在一起组成14名专家组成的高级别专家组,驻在定点医院从不离开,对600多个病人逐一查房。同时,在病区里还有一支团队,直接针对病人的团队,他们和我们专家团队进行无间隙的视频查房和对接,这个团队里又有大量支持专业的团队,除了重症外还有人工肺团队,人工肺的团队并不是某一支团队做,而是有专门的人工肺的团队(ECMO)。还有连续性血液净化治疗,就是所谓的CRRT治疗,还有呼吸治疗师团队。此外,上海也是最早把心理治疗师进入团队的一个专业组。

“在上海我是1月20日入驻,在上海第一例报出来以后,我就开始入驻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同一天晚上我们马上派出了心理团队,所以我们这个团队是完整的多学科合作,多学科合作是我们这次一个重大亮点。我们当然也知道多学科的医学合作成为这次疫情取得胜利的保障。和国际相比我们看到,我们这次的多学科做到实处,这些多学科的人就待在救治中心,一直到疫情得到控制。”

“我们所有的治疗,怎么协作的?最怕的就是吵架。”张文宏表示,多学科协作遵循的第二条就是循证医学的做法。多学科在一起,只有大家在基于证据上面的科学讨论才能把有效的临床治疗推行下去并且取得最好的结果,在早期我们大量收集了中国在武汉取得的初步的循证医学的证据,包括流行病学,包括治愈率、病死率、高风险因素等等,我们很早就提出来了“一人一策”,根据病人进展的不同阶段提出早期阻止疾病进展到危重症,使我们整体的重症、危重症发生率降低,才能进一步降低病死率。所以多学科的合作是为了降低危重症病人的病死率。基于循证医学的团队我们逐步地推进我们一个新的治疗策略也是阻止了疾病的进展。

张文宏强调说,上海团队,中国的其他团队都不断地和国际专业团队交流中国在这次疫情当中创新发现和原则,所以上海的团队在国际和国内也是最早根据抗病毒治疗的疗效提出我们自己认为最合理的抗病毒治疗方案。现在我们也看到很多国际的多学科的研究、多个临床研究结果都出来,都证实了这一点,抗病毒治疗疗效,要根据早期的研究结果创新性的提出来,我们自己适合于这个病人治疗的抗病毒效果,抗病毒治疗是一方面。

张文宏还针对糖皮质激素的使用强调说,在抑制炎症风暴方面,我们有很多种治疗方法,糖皮质激素的使用在早期、中期和晚期治疗方案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遵循“一人一策”。“我们并不是一味的拒绝糖皮质激素的使用,但是整个上海糖皮质激素的比例只占到9%,但就是这9%我们确切实施了‘一人一策’,在必要时,在疾病可能出现明显进展的时候,我们早期介入,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这些也是创新。”

张文宏说,从早期到中期到现在,整体上上海的危重病人的比例不断下降,1月份到2月份重症比例23%,2月底到3月初是7.4%,3月15日以后输入性病例为主。“我们也是在进一步贯彻如何阻止轻型、普通型向重症、危重症转化的一些原则,现在的重症、危重症的比例只占3%。”这些数据都显示了整体的中国治疗的模式,上海我们遵循的模式就是多学科合作,遵循循证医学的原则,不断地创新。

“这个方案在后一阶段,有可能大量会进来的输入性病例,因为国际的抗疫没有结束,我相信无论是中国还是国际上都仍然面临这个巨大挑战,这些经验总结对我们针对下一阶段的抗疫充满了信心。”

红星新闻记者 赵倩 严雨程 北京报道

编辑 陈怡西

(红星新闻V6.8全新上线,欢迎下载)

张文宏:上海一开始就采取集中收治做法,高级别专家组驻定点医院从不离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张文宏:上海一开始就采取集中收治做法,高级别专家组驻定点医院从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