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盛大热闹的毕业典礼,一张小合影也弥足珍贵

“最遗憾的事可能是今年毕业没有毕业典礼了,也没有硕士服穿,不能留下很多有纪念意义的照片了。”这是开学不到一周就毕业的浙江大学毕业生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心声,相信也具有一定代表性。当新冠肺炎疫情撞上大学生们的毕业时间,可能很多2020届毕业生会感到遗憾。

对于相当一部分大学生来说,毕业典礼是真正意义上的“成人礼”。典礼过后,他们不再是学生,不再享有晚睡晚起的特权,不再有每天与室友打打闹闹的时光;典礼过后,他们要面对的是社会,是不同的游戏规则,是柴米油盐,是如何在职场和城市扎稳脚跟。正因为毕业典礼作为标志性节点以穿上学位服、拍摄毕业照、与亲友合影为形式分隔了两段人生,才让毕业典礼这天的仪式性意义如此突显。

没有了盛大热闹的毕业典礼,一张小合影也弥足珍贵

华南理工大学2018届毕业典礼。资料图片

对于2020届毕业生来说,他们已经在之前的毕业季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长学姐,在感受毕业的氛围中憧憬着自己的毕业典礼。这天,有人可能打算约上大学宿敌“相逢一笑泯恩仇”;有人或许准备向心仪的男孩或女孩袒露心声:我喜欢过你;有人大概早已与友人约好在毕业典礼那天合影留念;也有人也许就只是等待着那天让师长和亲人拨穗成礼。

毫无疑问,毕业季是一个把酒言欢高唱“时光的河入海流”,但“凤凰花开的路口,有我最珍惜的朋友”的季节;是一个“面带着微微笑,用力地挥挥手,祝你一路顺风”的季节;是一个“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的季节。这个季节理应轰轰烈烈,热热闹闹,以一场毕业典礼向学生时代告别。

然而,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安全至上。自带聚集特质的毕业典礼与当下的防控形势不相适应。某种程度上,开学即毕业就是降低校园传播风险最稳妥的方式,可以理解。但考虑到毕业典礼在学生时代的意义,学校或许可以采取其他方式尽力去弥补毕业生们的遗憾。

例如,南京传媒学院近日给2020届毕业生写了一封信,承诺2020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和毕业晚会将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正常举行。信中写道:我们无法预知会是哪一天,我们也不确认会有多少毕业生届时能够重返母校;但是我们确定的是,毕业季的所有美好与感动一定不会缺席!即使你无法到场,我们仍将在学位授予仪式上高声念出你的名字,并由你指定的同学替你完成这个人生中宝贵的仪式。这封信一经发布便引起了很大的关注,除了本校学生直呼感动外,也让很多其他高校的大学生纷纷手动“艾特”自家学校。

其实,除了延期之外,分流或许也可以尝试。例如,将毕业典礼拆分为线上线下,让校长发言等通过线上渠道完成,而对于有纪念意义的合影环节,则可以以班级为单位,分班分期完成,以此取代传统的大合影,减少聚集。但是,无论采取何种方法,2020届毕业生也需要做好留下部分遗憾的心理准备。要直面的是,不管是延期还是分流,或许都会有遗憾。延期后,一些在外地工作的同学那时可能无法回校参加毕业典礼,而分流也并不鼓励外来亲友进校庆贺。一个安全的毕业典礼比车水马龙来得重要。

虽然2020年的毕业典礼注定不会如以往那般盛大和热闹,但特殊时期留下一张毕业的合影或组织一台延期的晚会也弥足珍贵。□ 日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没有了盛大热闹的毕业典礼,一张小合影也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