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11岁男孩网课之余把姥爷10万余元积蓄打赏快手主播 老人多次晕厥就医

包头11岁男孩网课之余把姥爷10万余元积蓄打赏快手主播 老人多次晕厥就医

晨报融媒记者赵新宇 实习记者 苏畅

“这10万多元钱是老人一辈子的积蓄,我外甥背着家里人全部陆陆续续打赏给了快手主播们,现在老人几经晕厥,家已经不像家了!”

11岁的外孙牛牛在半个月间偷偷将姥爷姥姥手机微信所绑定银行卡中的10万余元挥霍一空,而这10万余元的去向竟是被牛牛以充值“快币”购买虚拟礼物的方式,打赏给了快手平台上的数位主播。

手机“落入”11岁孩童手中,竟是因为上“网课”

张女士(牛牛的小姨)向记者介绍,受疫情影响,外甥牛牛就读的小学至今未能如期开学。

牛牛在包头市青山区某小学读五年级,成绩在班级长期排名前十,所以家人们始终认为牛牛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

故在疫情期间,牛牛所在的小学开始组织大家统一居家上网课之后,牛牛的姥爷就将自己的智能手机交给了牛牛使用,以便牛牛能够在微信上及时向各科老师汇报学习进度并向老师们上交家庭作业,时而牛牛还需以微信视频的方式给老师背诵课文。

牛牛的姥爷曾经在自己手机的快手平台上注册过自己的快手账号,用来观看一些快手视频,后他将自己的手机交给牛牛时,也从未想到过牛牛会用自己的账号偷偷观看快手主播直播并对其进行打赏。

牛牛的父母工作都十分繁忙,于是刚一放假,牛牛就被父母亲送到了姥姥姥爷这里。

牛牛的姥姥姥爷都已60多岁,但两位老人都还坚持在外打工。

每天中午,牛牛的姥姥会回到家中为牛牛做一顿午饭,晚上家长们都回到家中以后,才会对牛牛一天的功课学习进行检查。

为了便于监督牛牛是否乖乖待在家中学习,牛牛的姥姥家还特地为他安装了一个摄像头,可尽管如此,背着家人打赏给快手主播10万余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老人商场购物显示余额不足 才知存款没了

3月23日下午,牛牛的姥姥到商场购买价值1400元的材料,微信付款时竟失败了,售货员告诉姥姥,姥姥的手机界面显示“余额不足”,这让大字不识一个的姥姥瞬间慌了神。

回到家中,姥姥和姥爷还因银行卡账户余额异常发生了争执,两位老人都不曾想到花掉那10万多元的竟会是牛牛。

当晚,张女士回到父母家中后,查看了两位老人的手机微信钱包账单,账单上显示,自3月7日起,姥爷的微信账单上就出现了多笔快手客户端充值记录,而姥姥的微信账单上则出现了多笔向姥爷微信转账的记录。

随后,张女士打开了姥爷手机上的快手客户端,根据快手账单显示,姥爷的快手账号累计消费108189.66元,全部用于充值快币,快币又被陆续购买了多种虚拟礼物送给了数位快手主播。

此时,张女士和两位老人才意识到,银行卡“余额不足”事出有因。

于是,张女士质问长期使用姥爷手机的牛牛是否偷偷打赏了快手主播,牛牛后来才说了实话。

牛牛告诉张女士,自3月7日起,他就开始用姥爷微信绑定银行卡中的存款进行快币充值,并且在快手“粉丝团”中,他还与多位主播粉丝有过交流,互送礼物。

当牛牛发现姥爷微信所绑银行卡中的钱已被自己花光之后,他又偷偷将姥姥微信钱包中的钱转账到姥爷的微信账户,继续购买快币,为多位主播打赏礼物,半个月的时间,两位老人账户中存下的10万余元就都被牛牛花光了。

“养老钱”被打赏给快手主播,两位老人多次晕厥

得知自己多年存下的10万多元养老金全被外孙打赏给了快手主播,姥姥姥爷一时间无法接受如此重大的打击,每每提及此事,就哭得不能自已,甚至多次昏死过去,被送往医院救治。

于是,张女士联系上了快手客服,希望快手平台能够协助自己解决此事。

快手回应:退款事宜尽快完成

3月25日晚,张女士向快手平台提出了自己要求退款的诉求。

3月26日,快手客服联系到了张女士,要求张女士提交牛牛和牛牛监护人的个人资料信息以及牛牛打赏始末。

3月27日,快手致电张女士,要求牛牛和牛牛的父亲接听电话,并向快手讲述了此事的始末。

中午12点半左右,快手平台通过快手私信的方式,给牛牛姥爷的快手账号发送了用于资料收集的表格,表格内容包含个人详细信息和银行卡账户信息。

晨报融媒记者也于3月27日上午联系到了快手客服,快手客服告知记者:“只要是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在无监管下进行的消费,快手会对用户百分百进行退款。”

27日下午,快手总部媒体中心工作人员贾世煜也打电话告诉晨报记者,牛牛的事情,快手客服已与其监护人沟通过了,客服已将事实了解清楚,退款事宜将尽快完成。

快手涉及未成年人打赏问题已发生多起

2018年2月12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了题为《重拳打击网络乱象》的节目,揭露了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乱象。其中提到快手平台上存在未成年人打赏的问题。

同样在2018年2月,南方都市报报道“11岁女孩打赏快手主播9万难追回,家长被要求证明消费无人监管。”

2019年2月,有媒体报道,海南10岁男孩打赏快手主播, 花光母亲14万治病钱!

晨报融媒记者了解到2019年3月底,快手上线“青少年模式”和“防沉迷举措”,进入该模式后,青少年使用快手无法开启直播和浏览同城页面,也无法进行打赏、充值、提现等行为。

但这一举措,并未能真正遏制青少年使用快手打赏的现象。

2019年5月3日,绥德居民马女士发现自己卡内余额突然分多次被刷近3000元。后来发现是自己9岁的二儿子强强(化名)在观看快手直播时,多次打赏主播礼物了。

除此之外,晨报融媒记者查询多个互联网投诉平台,仍能发现有投诉未成年人打赏快手主播的事件。

来源:内蒙古晨网

来源:内蒙古晨网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包头11岁男孩网课之余把姥爷10万余元积蓄打赏快手主播 老人多次晕厥就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