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网课的名义玩网游看直播,花光长辈血汗钱,孩子不应该被放纵

不知不觉间,在家上网课的这种新型教学模式已经进行一个多月了。大家从一开始的排斥、不适应,到现在逐渐接受、找到节奏,总的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发展。

但是由于网课本身的特殊形式所带来的"低约束性",再加上如果家长没有从旁监督的话,就会有很多缺乏判断力的孩子,借着网课的名义去干其他的事。

我们先来看几个案例:

河南新乡,一名7岁的小男孩,使用爷爷的手机上网课,趁着课间休息的时候下载了某手机游戏,只玩了4天就充值了1万3千元。

借网课的名义玩网游看直播,花光长辈血汗钱,孩子不应该被放纵

据了解,老人患有慢性病,并且本身就属于低保家庭,这1万3包括了子女给老人的看病钱,还有老人自己卖凉皮凉粉攒起来的钱。

借网课的名义玩网游看直播,花光长辈血汗钱,孩子不应该被放纵

孩子说他并不知道这个是要花钱的,而且爷爷的支付密码正好和手机解锁密码一样,小孩每次都这么输入,不知不觉就花掉了1万3千块。

河南商丘,同样是一名7岁的小孩,趁着上网课的时候,偷偷给手机游戏充钱,6天也花去了2千7百多。

借网课的名义玩网游看直播,花光长辈血汗钱,孩子不应该被放纵

安徽淮南,外卖配送员魏师傅辛辛苦苦跑单一个月挣了点钱,准备给自己换辆电瓶车,正准备刷卡付钱时,发现卡里只剩1块2毛钱。

借网课的名义玩网游看直播,花光长辈血汗钱,孩子不应该被放纵

卖电瓶车的工作人员帮魏师傅查询了消费记录,说是这些钱都充值了游戏。女儿一开始还狡辩,说不是自己充的,后来经过警察的帮助,女孩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行为。

她趁父亲不注意,绑定了他的银行卡,随后在多个手机游戏平台进行充值,用于购买道具。

河北景县,一家特别贫困的家庭里,上初一的女孩在某直播平台给主播刷礼物,足足刷了2万多,并且为了怕家里发现,还将许多聊天记录删除,导致无法提供足够的证据。

借网课的名义玩网游看直播,花光长辈血汗钱,孩子不应该被放纵

这个家庭只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一年到头挣的钱,除去买化肥等等开支,连一万都剩不下。

这次疫情期间女儿要上网课,咬咬牙给她买了个手机,没想到她竟然还花了这么多钱去打赏主播,全家就指着这些钱过日子了,这么一来之后的日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

借网课的名义玩网游看直播,花光长辈血汗钱,孩子不应该被放纵

文章中的案例只是从已经报道出来的事件中挑选了一些,相信未报道出来的类似事件还有更多。

这些家庭大多数都不富裕,一场疫情的到来,本就让他们的收入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再加上孩子在网络上大手大脚的花钱,更是如同雪上加霜。

这些花出去的钱,有些得到了平台的积极回应,退了回来,但有很多连警察都没有办法追回,只能由自己默默承受。

那么为什么会频繁出现这样的事件呢?

其实我们从他们身上可以找到一些共同点:

1.家长忙,和小孩的沟通不足;

2.过于信任孩子的判断力,把手机给了小孩之后就不管了;

3.安全意识不足,让小孩知道了支付密码

这确实是大多数家长的共同问题,认为自己把外部条件都准备好了就够了,而缺少对孩子的监督和管理。

但是事实上孩子的判断力和抗干扰能力都非常有限,或者说他们并没有一个正确的认知。

之所以家长被称作监护人,就是要对小孩的起到监护的作用,希望各位家长能够引以为戒。

我是@夜衫学长,一个慢性子的95后,期待你的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借网课的名义玩网游看直播,花光长辈血汗钱,孩子不应该被放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