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奶农不约而同倾倒牛奶背后的真相

很多时候,反常的背后并不是资本家在冷血地丢弃社会财富,当奶农让劳动成果白白流逝,作为旁观者应该意识到他们在遭受怎样的痛苦。

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奶农不约而同倾倒牛奶背后的真相

从3月下旬开始,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奶农不约而同的开始倾倒牛奶。美国乳业协会的执行副总裁Dennis Rodenbaugh说,4月第一周里美国生产的牛奶中有大约7%被倒掉了。他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比例还将继续增加。

这个场景不由得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1929年美国大萧条期间资本家将牛奶倒入密西西比河,那是因为“生产过剩”。资本家宁愿将牛奶倒掉,也不愿意送给贫穷的消费者而影响自己的正常销售收入。

于是不少网民在社交媒体上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不就像是历史上的经济大萧条吗?”

新冠病毒的疫情的确让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经济遭受到巨大的冲击。“倒牛奶”的现象是不是预示着“生产过剩”再次发生,发达国家将像近百年前一样陷入“大萧条”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仔细分析疫情为什么会导致牛奶“过剩”。

牛奶在奶厂经过挤奶,消毒变为成品奶之后,一般是两个销售方向:to B和 to C。

To B,就是面向下游企业,如奶制品加工厂,生产奶酪、奶油、奶粉等牛奶的深加工产品;或者是餐馆、连锁咖啡厅、学校等采购牛奶作为食品原料。To B通常的交付形式是50升大型牛奶罐甚至整个散装的冷藏罐车运送给下游企业。

To C,就是面向超市等零售企业,并最终销售给大众消费者。To C通常的交付形式是灌装封口后整箱的袋装或盒装牛奶提供给零售商。

为了降低运营成本和协作复杂性,通常奶厂面对的销售方向是相对单一的,因为这需要和下游企业形成长期的合作关系,并最大程度降低自己的运营成本以获取规模效益和价格的竞争优势。这就是现代社会深入商业协作导致高度细分的结果。

当新冠疫情爆发,政府要求居民在家隔离避免接触,所有非必要的机构都必须临时关闭。结果就导致了to B端需求急速萎缩。一方面各种下游的奶制品加工厂大量停工,另一方面餐馆、连锁咖啡厅和学校企业食堂也纷纷临时关闭。深加工产品和食品原材料需求都在大幅下降,导致to B的奶厂的产业链几乎完全停顿了下来。

居民由于全部居家不出,此时原有的外出就餐全部转为在家中自己准备,居家的牛奶消耗量明显高于平时。此时To C端的牛奶市场需求不光不会下降,在短期之内由于恐慌性购物,还会出现一个明显上升,造成to C端供应链生产和物流的巨大压力。

最终疫情爆发给牛奶产业带来的影响就是“冰火两重天”。

既然两种不同的市场需求发生截然相反的改变,那to B端的奶厂能够立即转而面向to C端供货吗?一般来说这种目标市场的快速切换是比较困难的。一方面他们需要重新建立或者扩充一整套高效运行的零售小包装牛奶生产线,另一方面他们往往也缺乏满足零售企业配送到店需求的冷链物流网络及相应的车队及人员。如果是从来没有涉及零售市场的企业,还面临着打造一个全新消费者品牌的挑战。要知道,对于任何快速消费品来说,品牌的树立都是必不可少的。另外,任何复杂的上下游协作都需要双方企业经过长时间的磨合才能找到最高效的协作方式。如果我们考虑to B和to C两种不同的供应链中更多的细节,会发现其中产品形态、包装乃至标准等各种差异。例如,我们在家中比在餐馆中消费更多的液体牛奶,而在餐馆中则会消耗更多的的奶酪。从一个供应链到另一个供应链的转变除了协作方式与包装形态等方面,有时还包括产品类型等很多细节。

英国皇家牛奶农场协会主席Peter Alvi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供了这样一组数字:通常英国的食品加工行业每周会消耗1000万升牛奶。而餐饮服务行业每周又会消耗500万公升的牛奶。在疫情到来之后,这些行业上游的牛奶生产商立即就遭遇断崖式的需求下降,于是这条供应链的上游生产商就面临着大客户突然消失不见的窘境。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2018年美国近1.7万亿美元的生鲜杂货、食品和餐饮市场中,有45.6%是家庭消费,而54.4%是家庭外消费。在美国全面封城的情况下,这原本超过半数的家庭外食品消费将全部转为家庭内消费。如此巨大的消费迁移就是导致供应链失衡的根本原因。

所以我们最终看到的就是:一方面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奶牛场不得不大量倾倒成品牛奶,另一方面这些国家超市里的袋装牛奶却因为供应不足而经常在限购。究其原因,就是原有的平衡在两端的消费需求突然被压缩到一端,导致短期内整个产业链供应失衡。这种情况可以认为是市场需求重大变化导致的“结构性过剩”,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面“生产过剩”。

对于类似的“结构性过剩”有没有比较好的解决办法呢?答案是很难。因为一方面牛奶作为生鲜产品中保质期短、储存运输成本高的产品,几乎无法低成本的长时间储存。另一方面基于奶牛的鲜奶生产还在不断进行,不可能像生产线一样说停就停。局部市场上过剩鲜奶还在远远不断的产出,市场上可用的低温冷库却是有限的。而运输到外地同样面临着要把成吨的散装鲜奶装袋或装盒之后才能投放到零售市场,而且还面临着高昂的冷链运输成本。

在疫情期间雪上加霜的是,绝大多数食品加工企业都已经停工,而且是全国范围的停工。希望依靠提高奶制品深加工能力来消耗源源不断的鲜奶也成为不可能,这是全方位的无路可走。

其实类似的问题几乎出现在所有的农产品供应链上。在美国,同样出现了蔬菜烂在地里,鸡蛋被大量丢弃的现象,背后都是餐馆关闭导致的上游供应商生鲜产品无处可去。这都是在产业高度细分的情况下,市场需求发生重大改变时必然出现的短期混乱局面,也是人类社会面临重大冲击时必须付出的代价。当然,政府也有责任帮助企业应对乃至平滑渡过这些重大的冲击。

总的来说,对于短期爆发的市场需求重大变化,任何高度细分的协作链都难以短时间做出快速的重大调整。因为任何调整和适应,在市场变化结束后都会变得画蛇添足。只有这种变化成为持续的存在的风险,甚至成为市场定期变化的一部分,才会推动整个产业链做出相应的调整。

对于新冠病毒这种百年一遇的“黑天鹅”,不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不会因此彻底改变自己原有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除非预期它在一段时间后还会重现。

我们看到了很多鲜奶被倒掉了,这是巨大冲击下的短期现象。市场作为“看不见的手”,会引导产业链按照合理的方式应对冲击和做出调整。当奶农们打开阀门让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白白流逝时,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应该意识到他们在遭受怎样的痛苦。

很多时候,反常的背后并不是资本家在冷血地丢弃社会财富,也不应该有人对此感到高兴。正如我们看到美国在短短的三周内有1700万人失去工作一样,一旦人类社会陷入大萧条,几乎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真的独善其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奶农不约而同倾倒牛奶背后的真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