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疫情后期,网友的“报复性吃瓜”实在是让人们大饱口福。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蒋凡挥斥重金买了罗志祥的热搜;屈楚萧实在看不下去,赶紧出来拯救国民小猪哥;直到国庆李亲身实践了一把“困难时期,如何带团队杀出重围”,才知道,原来怼天怼地怼空气都好像是在放屁,摔杯撒泼也丝毫不解气,人到中晚年,再不登上个热搜榜,都不知道什么才叫“存在感”。

不管是故事还是事故,我们大家都知道了。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昔日以图书起家备受后人尊宠的李总带领四名彪形大汉,分别是秘书、摄像、助理、行政与司机,在4月26日这一天,啪啪打脸式的“重返”当当,“抢”走了当当包括财务章在内的几十枚印章。豪言“我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并在微信媒体群里表示,拿回公章财务章,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还得组阁,组班子。第三步是我老李进驻当当开展办公,正式接管当当。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李总的这一波骚操作,被网友质问,把印章当玉玺了,抢了就能当皇上?

按照网友的这个逻辑,抢玉玺这事倒也不稀奇,古来已有之。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汉献帝刘彻落魄人间,到处喊人保皇救驾。得知这个消息后,各路诸侯纷纷奔着传国玉玺而去,只有远在中原的曹操快马加鞭夜行800里将天子接回许昌“挟天子令诸侯”,后来曹操拿这个笑话一众诸侯,活生生的天子没人要,世人却都要去抢一块石头,可笑至极。

按照三国时期诸侯的前车之鉴,老李应该抢的不是印章啊,而是俞渝,到时候像曹操一样,挟俞渝以令当当,远比抢一块抢到就会失效的木头来的实在。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作为一个读书人,老李能效仿古人干出“抢玉玺”的这种事,一方面来说,他是真的穷。据当当副总裁阚敏透漏,今年2月份李国庆便一直向俞渝和公司借钱和要分红,其中借钱的规模是几千万。但俞渝没有同意。曾经因为“三千万都不给我”就和老婆大闹离婚,分手后拿到的钱更是被他自己戏称是“净身出户”。而平日里大手大脚习惯了的李总,因为“早晚读书”的项目早就耗近了他的财力和精力。早晚读书作为付费类项目又一直处于不温不火不咋滴的状态,这也让这个幻想着“第三春”的老男人,产生了会再次过上“穷苦“和”清贫“日子的焦虑。

另一方面,国庆李先生或许是遭遇了“中晚年危机”。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斯学会高级研究员乔纳森·劳赫教授在《你的幸福曲线》这本书中写道:“从20多岁到40多岁,人的幸福感遵循U型曲线模型,从年轻时的乐观积极发展到中年的长期低迷,这并不是一种中年危机,而是人生的一种必不可少的自然阶段“。通常情况下,在40岁左右的年纪,个人事业发展陷入低谷,家庭中的各种矛盾涌现,会让处在这个年龄段的大部分人无暇应对,也就成了大众眼里所认知到的“中年危机”。

2019年2月,李国庆正式辞职,离开了当当。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一心想着超越当当却无形中把当当看做了是自己“第三春”事业的标尺。可想而知,这条路并不顺遂。同年7月份,李国庆正式向法院提起对俞渝的离婚诉讼,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李国庆透漏出导致他和俞渝携手20年婚姻破败的一个重要原因“不给我钱啊,3000万都不给我,我总要生活啊“。作为普通人不得不说,李总的生活成本可真是不低。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而事业和家庭同时期的“破败“外加个人经济的萧条导致李国庆遭遇了比一般人稍晚的”中年危机“。想要摆脱掉这种危机的做法,就是靠不停的刷存在感来证明自己还是昔日里那个呼风唤雨的李总,还能够得到一众人的用户和爱戴,最重要的还能够在社交平台的下面看到一众“傻逼”评论一句“没有李总的当当像屎一样,期待李总的回归。“把网友漫不尽心敲击键盘声当成了自己的座右铭。

这时候,还会有一众吃瓜吃到“痴呆”的患者出来质问,李国庆作为曾经声名赫赫的李总拿到不如你个“小赤佬”懂得多吗?拜托,懂得多和做事不犯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李国庆和俞渝这场大型家斗直播闹剧还要从去年10月份开始。

2019年10月11日,李国庆在接受腾讯的《进击梦想家》栏目采访中,由于记者问到会不会再回当当,青筋暴怒,怒摔一杯,穿着斯斯文文的国庆李先生着实吓了现场女记者一大跳,可以用“面部扭曲”来形容。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2019年10月23日,李国庆和俞渝在微博展开激烈的大型“家斗版”骂战,对方爆料李国庆“是同性恋,患有梅毒,满口谎言“,昔日里的青梅竹马,今朝今日的相互毒杀。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2020年4月23日,李国庆在视频节目中爆料俞敏洪长期睡眠不好,创业时期目前曾拎着菜刀要求分利。正式与俞敏洪开撕。

2020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国庆李很忙,上线了一个自己主讲的课程,主题是《困难时期,如何带领团队杀出重围》。他很看重这门课,把它放在了微博置顶。

2020年4月26日,国庆李亲自为学员实践了这门课程,带领自己的新董事、董秘、摄像、助理、行政与司机,进入阔别400多天的当当网办公室,穿过前台与办公区,拿走了几十枚公章。

2020年4月28日,李国庆发布当当网人事调整公告,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俞渝负责当当公益基金。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这一些系列的操作,网友们看的是热闹。细思恐极,所呈现的无外乎是一个中年男人在经历家庭和事业双重低谷后自身存在感的缺失。

说起来,李国庆的中年危机和热播影视剧《我是余欢水》中主人公余欢水的遭遇倒是有几分相似。一句很经典的影评“每个人心里都是余欢水,却都做不成余欢水”。

诚然,我们都不能做到如余欢水那般克制,至少我们可以做到,不把自己“人到中年”的丑陋暴露在公域空间之下,任由公众随意审判。

“抢”印章不是本事,能打破固有痕迹,刻出完全属于自己的公章才是真能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李国庆“政变”不该抢印章,应该抢俞渝“以令诸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