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进驻瑞幸:海外不是法外,彻查造假案刻不容缓

证监会进驻瑞幸:海外不是法外,彻查造假案刻不容缓

(IC photo/图)

无论是行使“长臂管辖权”,还是实施“跨境监督”,目的都是体现中国监管部门保护投资人正当权益的决心。

2020年4月27日,有报道称,证监会目前已经派驻调查组进驻瑞幸咖啡多日,公安、工商等部门进行接管,全部高管被盘查、相关资料被上交。

腾讯新闻《一线》报道指出,其从相关人士处获悉,中国证监会已经派驻调查组进驻瑞幸咖啡多日。此外,多位审计人员正在对瑞幸的财务状况进行审计。

另据网易报道,当天上午九点多到达瑞幸总部,发现确有数名审计人员进入,而后中国证监会依据“长臂管辖权”派驻调查组的信息传来;下午一点半左右,有工商执法人员进入神州优车集团大楼。

当天晚上,中国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就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一事答记者问。该负责人表示,自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以来,中国证监会第一时间对外表明严正立场,并就跨境监管合作事宜与美国证监会沟通,美国证监会作出了积极回应。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监管部门对瑞幸财务造假案高度重视,已经直接介入。

如果中国监管部门对注册于开曼群岛的瑞幸行使“长臂管辖权”,是有法律依据的。2020年3月正式实施的新证券法第二条第四款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根据这一“长臂管辖权”条款,瑞幸咖啡的境内投资者有权在中国境内起诉该公司,而中国司法机构、监管部门也有权依法对瑞幸展开调查。行使“长臂管辖权”无疑是监管部门的选择之一。

“长臂管辖权”起源于美国民事诉讼法,意指法院在特定前提条件下有权在州外对被告发出传票。特定条件指的是被告和法院地州有某种最低联系(MinimumContacts),且原告主张的权利要求的产生和这种联系有关。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国际经济交流规模扩大,美国率先将“长臂管辖权”扩大到了国际经济活动的司法实践中。

美国在国际上行使长臂管辖权引发的争议之声不断,但是长臂管辖权合理的一面也逐渐为世人所接受。毕竟跨国经营活动中确实存在利用主权国家司法管辖权界限的非法行为,需要相应的反制措施。因此,欧盟在2018年推出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也引入了“长臂管辖权”的规定,并在今年年初对谷歌开出了5000万欧元的罚单。中国作为全球化重镇,继美欧之后引入“长臂管辖权”,也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长臂管辖权”是一把双刃剑,使用不当会引发管辖权冲突、司法资源浪费,乃至引发国际冲突;使用得当则是国际司法合作、共同抵御跨境非法经营活动的利器。在瑞幸财务造假案中,中国是否行使“长臂管辖权”还有很多技术上的慎重考量。但是,即便不实施“长臂管辖权”,也不等于瑞幸可以在中国境内逃避监督调查。根据证券法规定的“跨境监督”条款,中国监管部门可以与美方合作,实施跨境监督。这也是27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公开回应所持的立场。目前还不能轻言瑞幸财务造假案是中国证监长臂管辖第一案,但无疑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无论是行使“长臂管辖权”,还是实施“跨境监督”,目的都是体现中国监管部门保护投资人正当权益的决心,从而挽救“中概股”在国际资本市场上的信用危机。

瑞幸事件爆发后,“中概股”整体受到了冲击。4月2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题为《新兴市场投资涉及重大信息披露、财务报告和其他风险,补救措施有限》的报告,指出新兴市场存在信息披露不充分、无法获取审计底稿等问题,存在重大投资风险。其中,中国作为新兴市场的代表被提及了21次。

4月23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克莱顿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投资者近期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SEC主席公开提醒投资人远离某一类型的股票,是史上罕见的举措。一连串打击引发了中概股的下跌潮,集体处于信用危机的边缘。

面对“中概股”的信用危机,要有实事求是、就事论事的态度,不能再做过度的政治解读。十年来,“中概股”频频爆雷,大量涉及数据造假、夸大或隐瞒信息,信用基础深受影响。但直至瑞幸财务造假案事发,国内仍有人以“薅美国人的羊毛来补贴中国人”之类的荒谬之词来辩护。如果继续放任事态发展,中概股危机可能导致范围更广、反制更强烈的信用危机。确实到了痛定思痛、对症下药、正本清源的最后时机了,积极展开国际合作、彻查瑞幸数据造假案刻不容缓。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江东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证监会进驻瑞幸:海外不是法外,彻查造假案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