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盲犬上公交被骂哭: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看不到残疾人?

导盲犬上公交被骂哭: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看不到残疾人?

以前听说过人会被骂哭,但是没听说过狗也能被骂哭。这回在山西太原,就有一条狗被骂哭了。

它还不是一条普通的狗,是一条有证的导盲犬。一位负责宣传口工作的交警,假扮盲人,带着导盲犬上公交车,被公交司机呵斥,最后被粗暴警告:“我现在就问你下还不是不下吧?”同车乘客无一人劝阻,冷漠相对。

就这么着,导盲犬被骂哭了。它的主人就跟在后面,听到了全程,并表示几乎每天都有相似的情况发生。

网络上也真是奇葩,一边骂司机、乘客冷漠的,一边说交警钓鱼执法的。就是没有问问盲人出行问题如何解决?我今天想聊一个话题,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现在很少或者看不到残疾人了呢?

导盲犬上公交被骂哭: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看不到残疾人?

我们的无障碍设施形同虚设,有跟没有差不多

去年知乎上有一个问题:目前中国人民生活的便捷程度是不是世界第一?其中有一条高赞的回答,来自一个重病瘫痪9年老人的儿子,他说有一次他推着轮椅带父亲去某商场买鞋,结果从地下车库出来找电梯口时,不是遇到石墩子就是遇到栅栏,就是进不去商场。那一次,他给父亲买了4双鞋,因为他觉得他再也不可能带父亲来商场了。

导盲犬上公交被骂哭: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看不到残疾人?

后来,他想带着父亲去河边的带状景观公园转转,但是沿着河边开了8.5公里,都没有找到一个能靠近河边的入口。于是只能推着父亲在自行车道上,一路暴走。

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推着轮椅陪姥姥去逛商场,注意,还是一个新开的商场。从车库到电梯,要不是碰到好心人帮我抬了一把,我还真有点无能为力。

由于工作的关系,之前一次媒体活动邀请过一位残奥会冠军,他是一位盲人,人超好,我几次邀约后他不好推辞才决定来,后来他告诉我,他每次出来必须年迈的母亲陪同,这次母亲不跟着,心里实在没底,而且他说咱们这的无障碍设施还没有做到发达国家那样,自己这么多年几乎没有单独出来过,确实是怕给我们添麻烦。

导盲犬上公交被骂哭: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看不到残疾人?

之前去日本,对于他们的无障碍设施叹为观止,有的盲道甚至做到了建筑物里,每个红绿灯处都有提示音,几乎所有地方都有坡道,上地铁或者公交都有工作人员协助。

而在我们这,大家都有相似的体会,很多地方的超市为了防止购物车丢失,直接锁死无障碍通道,大部门老城区的地铁线路只有台阶,连扶梯都没有,有提示音的红绿灯路口,可能只在城市最繁华的路段存在。

无障碍设施的形同虚设,让残疾人不敢也无法上街,所以你见不到他们。

平常人的思维里根本没有残疾人

提到盲人的职业,你首先会想到什么?按摩。然后会想到什么?唱歌(萧煌奇)。再然后呢?没有了。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现状。

其实随着科技的发展,他们几乎能干正常人能干的所有事,网上购物、写文章、看微博、刷抖音,这些都能通过读屏工具做到。国外的盲人程序员数量很多,大企业招聘也不是像我们的企业一样为了减税,而是看中他们身上的才能。这些都是我们平常人不了解的,为什么?因为你的思维里根本没有残疾人,你的生活里更没有残疾人。

从小到大,你遇到过残疾人同学吗?你有跟他们一起生活、学习过吗?你工作之后,在公司遇到过身体有残疾的同事吗?你恋爱和结婚的伴侣,包括你的家人,有残疾人吗?大多数人会回答:没有。

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从小,他们就被分流了。他们原本可能跟我们一样,在正常的学校、公司里工作、生活、学习,但是他们从小就跟我们隔离开来,导致我们不了解他们这个群体,所以久而久之,你忽略了他们。

你有没有过下面的这些经历:你是否曾在交警不多、车位难找的路段,把私家车压在了盲道上;你是否曾在着急上班赶到公司楼下时,把共享单车急急忙忙地锁在了有盲道的便道上;你是否在坐地铁时,为了方便,去挤无障碍电梯;你是否在乘公交或地铁时,坐在了黄色标志的残疾人座席?

导盲犬上公交被骂哭: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看不到残疾人?

我也和你们一样,有过不限于以上情况的一种或几种。

这不怪你们,因为你根本没有意识到你给残疾人造成了困扰。因为你的生活中根本没有他们。

但是你知道,那些你生活中鲜有出现的人,如果真的外出,遇到你做的这些行为,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在十个你出现以后,他们就退却了,不敢拥抱这个社会了。

最可怕的不是没有无障碍设施,而是少数的群体彻底被遗忘。

我们缺乏对于少数群体的常识

常识是个好东西啊,能治病,治谁呢?治喷子。

但是常识这个东西在我们这个社会特稀缺,即使对于一些在文明社会已经形成共识的观点,在我们这也会呈现完全两极化。就好像有人喷钟南山的挂号费太贵一样。

普遍的常识都缺失,那么缺乏对于少数群体的常识,就不足为奇了。比如我们用那么多年才普及了拥抱艾滋病人不会被传染,再比如有人说导盲犬咬人。

之前看过一个关于导盲犬的文章,里面说中国的导盲犬几乎是全世界工作能力最强的,因为我们的无障碍设施不健全。比如在日本过马路,一般有提示音后,都是主人示意导盲犬走,但是在咱们这,都是狗狗来判断能不能过,带着主人走。

之前有人曾带导盲犬上公交,被别人踩到了尾巴,由于主人看不到,结果就被踩了一路,但是导盲犬就一动不动地趴着,直到有人提醒了主人。

导盲犬上公交被骂哭: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看不到残疾人?

因为选择一条狗能否成为导盲犬时,会查它的近亲有没有咬人的行为,就连曾经跟人呲过牙都会被淘汰,而且还要经过严格的训练。一般都会选择像金毛和拉布拉多这样温顺的狗狗,几乎不会出现咬人的事。

以上的这些信息其实并不难懂,但在我们的社会普及起来却很难。看似遍地大学生,但是我国所有本科生在全社会人口占比仅有4%。拥有常识的基础是发展智力,提高受教育的水平,让更多人喜欢追求新知,而这恰恰是我们目前缺乏的。而缺乏常识的结果就是缺乏认同、缺乏尊重、缺乏换位思考。

我们和少数群体,你也不懂我,我也懒得懂你。长此以往,我们街上逛,他们家里蹲。

此前有一句话曾经深深打动我:“如果说下水道是一座城市的良心,那么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就是这个社会的慈悲。”

不错,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万事都有开端,那就从让导盲犬上车且不再哭泣开始吧。

你还可以看:

普通人在婚姻里怎么做,才能避免成为李国庆和罗志祥

就业寒冬,我给今年非985、211毕业生的5点建议

为什么我们伤害不到罗永浩?

作者:某门户网站新闻主编,希望写点有意思,又对你有用的内容。公号:西北角少年,欢迎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宠物 » 导盲犬上公交被骂哭:为什么我们的大街上看不到残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