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发出的呐喊不应被时光湮没——写在林奕含辞世三周年

这篇文章我并不想放林姑娘的照片。因为照片上的她越是美丽动人,就越让人觉得痛彻心扉。

坦白说,我没有勇气翻开《房思琦的初恋乐园》,哪怕负责出版编辑的是我的朋友,我也没有勇气去通过文字再遭遇一遍她充满痛苦的人生。一个聪慧如斯可人如斯的少女,用她短暂又充满光华的生命发出最振聋发聩的呐喊,然后匆匆地离开了这个令她失望的世界。我不能够想象当她将字字血泪的《房思琦的初恋乐园》完成的时候,她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去借着房思琦的身影记录她悲惨又令人发指的从前。她知道作为林奕含,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年轻女孩的说辞,荡妇羞辱会铺天盖地而来,她甚至要面对狼师周遭亲友的指控。她的美丽成了她的罪过,她的美丽注定了她的“不检点”,她的美丽让她只有化作房思琦躲进小说里,才能避开那些明枪暗箭的指控,才能让狼师的恶性永远地被一颗颗铅字钉在耻辱柱上。

林奕含走了三年了,可是一个个的房思琦还生活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她的文字让每一个孤立无援每一个试图忘记从前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女孩知道,这样的恶行这样的惨痛,并不会因为她们的沉默而消失。面对无法躲避的黑手,“息事”是不会带来“宁人”的。林奕含与之搏斗一声的抑郁症根源就在于少女时期狼师的恶行,摧毁了这个天资过人的女孩。她读书,升学,旅行,恋爱,结婚,她的生活在周遭人眼里似乎已经回到了“正轨”,可她内心挣扎的痛苦的,终究是飞快地将她推向了悬崖边缘。

到底还有多少姑娘,脸上挂着春光般的笑容,内心却在往深渊更深处下坠。而我们作为旁观者,甚至当事人,又能怎样在黑暗之中拉自己一把,点燃内心那微弱却不熄的希望之火?

不要放弃。不要回顾。不要责怪自己。

如果往事已经无可追究,那就当它是一坨无意中踩到的狗屎。

这个说法虽然粗鄙,却有奇效。豆瓣网曾经有一个帖子,征集的是曾经遭受过性侵犯或者性骚扰的女孩儿的经历。每一个开口讲出自己从前经历过的至暗时刻的女孩儿都是人生的勇者。被侵犯被骚扰不是她们的错,错的是那些伸出手的人,那些起邪念的人,那些觉得女弱好欺的人。传统思想里的“被玷污”的思想已经不能够适应如今的社会文化了,所以首先的首先,不要自己否定自己。你的人生仍然完整,踩到一脚狗屎并不是世界末日,将过往的痛苦经历“狗屎化”,才能在心理上克服它带给自己的阴影。狗屎可以让人心情不悦,但狗屎不会阻挡你继续前进。被骚扰的经历,就是一坨狗屎而已。

如果现实正在发生,就要勇敢地避开黑手。

他也许是你的老师,也许是你的上司,甚至更过分的也许是你周遭的长辈亲人,但是无论他是谁,如果他在对你施行非自愿的性侵犯,一定要第一时间表达自己拒绝的意愿并且躲开这个人。近来社会新闻每每突破人类道德下限,有那么多的女孩儿年幼遭遇性侵害却无可逃匿甚至要以死明志。那么真的很抱歉你们要经历这些,但是一定要相信自己会比人渣活得更久一些。不管他是授课老师,是系主任,是部门领导,是堂伯父,尽可能地躲开他们。学校如果呆不下去了,工作如果做不下去了,就转学辞职。有时候哪怕父母无法理解,也要先保住自己的心理健康。为什么那么多姑娘最终选择一跃而下结束自己的生命?就是因为已经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了。躲开他们,躲开他们,躲到尽可能远的地方。我知道有一些状况是完全无解的,但是一定不要放弃自己,坚持活下去总会遇见希望。

如果马上进入学校/职场,要学会释放不可靠近的气场。

我知道这对于某些姑娘来说,很难。她们由善良温和的父母养大,不知道这个世界可以有多么肮脏。她们没有学过该如何对侵犯自己的人发出愤怒的嘶吼,而是出现问题首先反思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做错,现在或者未来,任何人对你实施任何方式的性侵犯,你都没有做错。如果有男性邀约你单独前往他的办公地点或住处,找朋友陪你同去,如果是老师/领导办公室不能一起进去,让他们在门外等你。时刻与不轨男性保持安全距离,躲开无意中搭在你肩膀/大腿上的手。每一次靠近都是这些禽兽的试探,如果你能够让对方明白你并不是那么容易得手,他们就会考虑施行成本而可能取消对你的进一步试探。

对不起要这样描述可能存在的这些状况,这个世界真的有些人已经不能用狼心狗肺形容,但你是你,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都是那个世上独一无二的你。不要担心提出性侵害指控会在未来让别人对你指指戳戳,如果没有说出来,没有提从前或者现在的自己伸张正义,你的内心会一辈子指指戳戳自己。林奕含泣血的描述也未能帮助她与从前遭受侵害的自己和解,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唯一能够对她进行的永恒的纪念就是不要让她的呐喊消失在时空的长河当中。那样一个光芒万丈才气冲天的女孩儿,那样口才出众文笔惊人的女孩儿,仅仅在这个时间停留了短短的26年就选择结束这一趟痛苦的旅程。

文章结尾,与女孩儿们再分享一个,我个人的经历:

六年前我还在北京工作生活的时候,有一天搭末班火车回到北京。北京南站出租车要等很久,我就搭了随便的一班夜间班车到了广场附近,想要走回我复兴门的家。沿着全北京最宽阔又明亮的大街前行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面目可疑的男人跟我搭讪。我在听歌,没有理他,继续向前走。他跟我同一个方向,不断地跟我说话。我遇到路口红灯总要停下来,就拿了一支签字笔,打开笔帽,然后攥在手心里,用拇指顶住签字笔的尾部。我当时想的是,0.5mm的签字笔,他如果敢碰我,我就要对着他脖子狠狠地扎下去。扎不到脖子扎胳膊大腿也会让他吃痛。有了这个不算武器的武器,我的底气稍微足了一些,但是能不正面冲突当然还是自保要紧。后来因为街边有执勤的警车,我径直走到了警车窗外。车里的小警官吓了一跳,我跟他说你不用管我,有人跟着我,我在你这儿避避就走。

女孩儿独自走夜路,一定要养成五步一回头的习惯。发现有刻意的人跟踪自己,第一时间看清车辆并且横穿马路。我曾有过在北四环上穿过辅路走到主路边的花丛的经历,没有正常人会走那里。如果那个人仍然跟着你过来,必然是图谋不轨的。

愿你们和身边的人,永远都用不上我的这些建议。也愿林奕含小姐在天国真正能够安息。

#秋叶职场说第三季##职场达人说##我要上头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用生命发出的呐喊不应被时光湮没——写在林奕含辞世三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