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金堂县发掘219座东汉两晋时期崖墓 出土600余件器物

4月27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外公布最新考古发现:在成都市金堂县发掘219座从东汉晚期至西晋时期的崖墓,共出土器物600余件,墓室雕刻、铜釜、玻璃耳珰等器物出土,为人们了解四川地区东汉两晋时期的社会生活、生产情况提供了宝贵线索。

以两晋墓葬为主

有大中小三类墓葬

崖墓群位于金堂县赵镇中兴村七组,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该崖墓群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共清理东汉晚期至六朝时期崖墓219座。

成都金堂县发掘219座东汉两晋时期崖墓 出土600余件器物

兵器架、楼阁等雕刻

墓葬自上而下共四层分布于浅丘东坡。墓葬按规格可以分为大中小三类,其中以中小型墓葬为主。大型墓葬为带狭长露天墓道前后双室墓,主室两侧多存棺室,部分墓葬四壁及顶部存精美雕刻,葬具多为陶棺,墓葬时代主要为东汉晚至蜀汉时期。中型墓葬多为带梯形墓道单室墓,部分主室两侧及后部存长方形龛,少数主室内存原岩石灶、井台等附属设置,葬具多为陶棺,少量墓葬用砖砌长方形棺,墓葬时代主要为两晋时期。小型墓葬多为带短墓道单室墓,墓室狭小,部分墓葬一侧存长方形原岩棺台,多数墓葬未见葬具,墓葬时代多为东晋南朝时期。

成都金堂县发掘219座东汉两晋时期崖墓 出土600余件器物

中型墓葬墓室组合

据墓葬形制和随葬器物组合判断,墓地时代从东汉晚期持续至东晋南朝,其中以两晋墓葬为主。墓葬在墓群中有序分布,基无打破关系,且墓群中经常可见2-3座墓葬成组出现,该墓地应为同时被多个家庭使用的区域公共墓地。“当地有崖葬也有砖石土葬,同时存在,主要看每个家庭的选择。”发掘领队龚扬民说。

出土器物多为生活用品

精美雕刻反映古人思想

据悉,墓群出土铜、银、铁、玻璃、陶、瓷质器物600余件,其中以陶器为主,主要有罐、仓、钵、壶、陶俑等,铜器主要有釜、盆、耳杯、灯、镜等,银器主要为镯和指环,铁器有环首刀、削、锄头等,玻璃器主要为耳珰,瓷器主要为青瓷虎子、罐和盏。玻璃耳珰等器物为研究两晋时期中外文化交流提供宝贵线索。“这些器物主要反映了西晋时人们的生产生活情况,当时社会动荡,经济比汉朝时代要弱一些。”龚扬民告诉记者。

成都金堂县发掘219座东汉两晋时期崖墓 出土600余件器物

出土的玻璃耳珰

在这次发掘的墓室中,有许多精美雕刻,为研究四川地区东汉两晋时期社会生活、生产情况提供了直接的图像资料。龚扬民说:“墓室中的雕刻分为几类,一类是仿木结构建筑,有斗拱、门楼,还有一种是生活设施,比如灶台,这些雕刻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生活陈设,另外也反映了当时人有‘升仙’的思想。”

帮助厘清遗址时代特征

两至三年时间出发掘报告

近年,金堂县赵镇经科学发掘的黄天树崖墓群、十里村崖墓群和此次发掘的中心村崖墓群皆位于毗河和中河附近,时代相近,主要为东汉中晚期至两晋时期。这批墓葬材料极大地丰富了四川地区东汉晚至六朝时期墓葬考古材料,墓群出土随葬器物为进一步构建和完善四川地区东汉晚期至六朝时期的器物发展序列提供了丰富的实物材料。

成都金堂县发掘219座东汉两晋时期崖墓 出土600余件器物

出土的铜釜

成都金堂县发掘219座东汉两晋时期崖墓 出土600余件器物

专家组听取发掘队的汇报

4月2日,四川省文物局组织了以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李映福教授为组长的专家组,对金堂县中兴村崖墓群2019年的考古发掘工作进行了检查,检查组成员听取了发掘领队龚扬民的汇报。专家组表示,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对金堂县中兴村崖墓群进行的首次考古发掘,旨在厘清该遗址文化内涵与时代特征。

龚扬民表示:“本次崖墓的发掘报告已经在整理,两年到三年时间出发掘报告。”

华西社区报记者 刘福燕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成都金堂县发掘219座东汉两晋时期崖墓 出土600余件器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