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三首日复课 线下教培机构的复工时间仍待定

4月27日,北京市254所学校的高三年级学生返校复课。下午放学时间,北京商报记者来到“全国教育高地”海淀黄庄,堪称教培机构的大本营的海淀文化艺术大厦、银网中心和理想大厦,驻扎着涵盖学科培训、素质教育和留学辅导等上百家机构。与以往放学后的拥挤喧嚣不同,疫情之下,行色匆匆冲进辅导班的学生没有了,教培机构大门仍在紧闭。

虽然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全国已有部分省市的教培机构开启复工模式,但北京地区的教培机构开门时间仍在待定。有业内人士预计,恐要到暑期前后才能“见亮儿”。为此,我们针对地区海淀黄庄的百余家教培机构进行了随机走访,来了解他们在疫情期间的线上复课和内部复工情况。

线下机构门庭冷清

北京高三首日复课 线下教培机构的复工时间仍待定

(图片来源:记者刘斯文/摄)

4月27日,北京市254 所高中开学,高三年级满足返校条件的49979名学生正式复课。根据相关规定,复课后的高三学生每天早9点半上课,下午3点半放学,校内进行严格的防疫管理。北京商报记者在午休时间来到人大附中门口,发现并没有学生外出,校门口设立专门通道用于学生进出。放学时分,学生出校后径直回家,并没有出现以往涌向培训机构的情况。

记者在人大附中门口看到,接孩子的私家车造成拥堵。“疫情前没觉得这么多车,可能是学校要求大家有条件的减少乘坐公共交通吧,”人大附中某高三学生向记者表示。另一学生告诉记者,复课后的教学形式有所变化,除了上下学时间,一个班被拆成了两个班上课,一节课90分钟。疫情下要求我们放学后不要在外过多停留,所以线下辅导班都换成了线上形式。

事实上,海淀黄庄地区有着“全国教育高地”之称,这里不仅有海淀区俗称六小强的学校:人大附中、北大附中清华附中等,还驻扎着上百家规模不一品类不同的教培机构。“海淀黄庄附近的教培机构数量在北京占比约有30%至40%,中关村地区尤其聚集着头部大型机构和小型机构,”高思教育事业部副总经理张持召说道。记者看到,与以往的拥挤喧嚣不同,因线下培训培训机构还不能复课,黄庄地区依然“冷清”。

据悉,目前,全国已有部分政府发布校外培训机构复课通知,部分地区已经有了第一批复课的培训机构。其中,在通过疫情防控评估和审核的前提下,安徽省蚌埠市、福建省厦门市、山西省运城市等高考补习类校外培训机构可开展线下培训。甘肃省兰州市第一批申请复课的33家校外培训机构,已有9家正式复学。江苏省常州市、四川省绵阳市、湖南省邵阳市等亦提出可有序恢复线下培训工作。这让线下教培机构看到曙光,距离国内教培行业的全面复课复工,似乎已不再遥远。

亦有业内人士指出,北京的线下教培机构的正式复课时间应该在小学开学之后的两周左右,到时候说不定还需要通过报批申请等方式获得批准后方能复工。

“内部复工”有序展开

据悉,虽然没有完全复工开业,但是培训机构们仍然保持着自己所在物业要求的防疫卫生工作,坚持每日打扫教室和工作场所。“家长偶尔还会来校区领资料,所以我们还是要留人值班的。”学而思智康的工作人员介绍道。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走访发现,教培机构陆续在实行“内部复工”,保持着30-40%的日常到岗率。银网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约有十几二十家教培机构,现在每家大概有几名员工在值班。偶尔会有家长过来领取教材,但是没有学生来。”据大厦物业管理人员表示,在此之前,每天放学后来写字楼补习的学生非常多。

在理想大厦高思教育北京分校,已经有员工展开“内部复工”模式。据张持召介绍,考虑到家长会有咨询或是领取资料的情形,学校在保证防疫安全的情况下开始了内部复工。据了解,目前整个海淀黄庄地区,教育培训市场在经过充分竞争后,只留下了大型头部培训品牌和小而美的口碑型培训机构。

“大型机构资金实力雄厚所以抗击疫情的能力强,而小机构的老师与家长之间的互动更紧密,服务更好,所以也能有固定的学生群体,反而是中型体量的培训机构,可能会在疫情期间举步维艰,但这也是市场必然的走向,疫情只是加速了这种市场格局的形成。”张持召表示。

另一方面,由于疫情影响,许多大型机构的扩张线下门店计划全部放缓。甚至在今年一季度没有培训机构有新开门店。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于现有培训机构续班率的提升带来了积极影响。某培训机构对目前家长电话回访的数据表示,75%的家长仍然希望疫情之后学生能到线下机构学习,而他们也较为认可学习的持续性,因此好未来、高思等大型K12机构的暑期续班率都出现了明显提升。

暑期回血押注OMO

疫情加速了线下培训机构对于教育OMO理念的接受程度,同时也让双师模式在

OMO赋能线下小机构,提高中小机构的人效、师资和运营水平。而随着培训机构复工预期的临近,如何更好地做好复工准备,则考验了机构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思维。

业内人士指出,在疫情余烟笼罩之下,暑期必将出现各种变化因素混动影响K12教育,这些影响因素主要包括社会大环境变化、学员需求和家长关注点变化、市场竞争重心转移、企业经营范围与活动自由度的限制等等。

其中,暑期作为K12机构增收的新希望,首要问题就是完成现有学员无流损地分批续班,同时挽回寒假班到春季班流失的学员,其次是打出组合拳吸引更多新鲜生源,尤其是入口年级生源。因此,机构需要制定比往年更加灵活的暑期方案。

爱学习教育集团总裁李川也表示,对于即将复工的线下培训机构而言,在教学、辅导、服务等环节,灵活开设OMO式精品课、AI课,以及在线小班、在线双师,同时满足多场景教学和个性化服务,必将成为家长首选,带来可预见的教学效果和客户粘性。OMO线上线下结合教育模式已是大势所趋。

此外,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各地普遍采取高三、初三先行复学“错峰开学”的方式,就是在进行精细化管理。因此,应把精细化管理推而广之,用在培训机构的复工、复学之中。对于培训机构实行封闭式管理的高复班,可率先进行复学,这也可为培训机构的全面复学复课探路。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刘斯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北京高三首日复课 线下教培机构的复工时间仍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