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上海动物园的工作人员说:“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我们以前观赏动物,此刻它们好像在打量我。”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本来悠闲安静的火烈鸟展区,因为工作人员的到来变得聒噪了很多。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比起平时头埋于背胆怯的样子,我更喜欢它们挺直修长的脖子,扑棱着翅膀朝我走来,仿佛在嘎嘎嘎地与同伴讨论着:快来看,这是我们熟悉的二脚动物啊,怎么这么久才来啊!一出热情、美妙的待客方式,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看看一旁安静的孔雀,这些蓝的、白的精灵啊,见到熟人来了也不热情的打声招呼,任性地栖在树架上或漫步在它们的地盘,倒是也有几只大胆的拖着艳丽的尾屏阔步走来,这气势也比以往宏大了几分,难道是看到一个人的缘故,也要“以多欺少”?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工作人员速速离开了,因为看到了它们从未有过的美丽与自信,所以还想多看看其他动物的变化。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侬好”“侬好”,这只大绯胸鹦鹉仿佛在打招呼了,得赶紧过去会会它。这只大绯胸是收容来的,大概是在前主人那里学的舌,饲养员并没有再教它什么,但它很乐意在人前展示自己的才华,因此慢慢地成了一枚“小网红”。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你好呀”“你好”,学着它的腔调一遍遍说,可是它却不回应了,叹口气走开,心想:它都这么久没有碰到可以聊天的了,居然就这么错过,真惋惜。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可是在扭头的时候,它又一句句“你好”“你好”地答应了,开心地又回应它,它又不理人,刚要走开,它又开始“你好”“你好”的乱叫,真有种被这只鹦鹉耍了的感觉,在公园待久了,看的人多了,它居然也学会“欲擒故纵”这一招,真是不简单!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鹈鹕正悠闲地理毛;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扎堆的斑嘴环企鹅;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求偶中的红腹锦鸡;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丹顶鹤成对出来悠闲地散步;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

还有那上岸沐浴阳光的小天鹅。

闭园期间,少了这些嘈杂,它们听到的就是自己同伴的声音,没有投喂吃的更加健康,活动的领地好像变得更加宽敞了,连行为也显得更加自由畅快,但它们一定还是想念我们的!

“被它们观赏”,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作者:史博臻 黄晓

图:杨俊杰 黄晓

编辑:张晓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从前我们观赏它们,现在它们观赏我”疫情之下的上海动物园让人不忍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