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怕引火烧身,不敢为特朗普弹劾案作证

赵瑞琦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在2019年的圣诞假期,特朗普和拜登都没有闲着:通过休假期间的拉票,深陷弹劾案的特朗普,支持率不降反增,目前已经达到了45%;拜登也是耗费巨资为大选造势,一转此前颓势,支持率不断升高。

然而,悬而未决的弹劾案就像高悬的双刃达摩克利斯之剑,弹劾案进展情况的风吹草动都会直接影响两人的选情,甚至造成重击。特朗普被弹劾的导火索是其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他涉嫌施压乌克兰调查拜登父子。而作为引发总统弹劾案的另一方,拜登也很纠结:如果国会参议院传唤他作为证人参加听证会,该怎么办?进亦难,退亦难,进退维谷,很难办!

拜登怕引火烧身,不敢为特朗普弹劾案作证

此前,在2019年12月18日,民主党占优势的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按照程序,弹劾案将交由共和党占优势的参议院审理。民主党和共和党双方的博弈正如火如荼:民主党人要求没有参加众议院弹劾取证的特朗普“身边人”出席参议院的弹劾听证会;共和党人则希望拜登及其儿子亨特以及那名神秘的举报人到参议院作证——此举被拜登指责为特朗普“转移注意力”策略的一部分,也是共和党方面发起反攻的武器之一。

果然,2019年底当被媒体问及此事时,拜登重申,他不会出席,因为那“不合法”;而且,如果他同意作证,就会让特朗普把公众的注意力从对其的弹劾程序转移到自己身上: “你们要用三周时间来报道我说的任何事情。而特朗普将会逃脱责任。你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不是在开玩笑。”

政治操作如同敲鼓,鼓声传到哪里、引起什么反应,敲鼓者无法控制。因此,的确如拜登所言,特朗普被弹劾没有什么可庆祝的:无论弹劾案本身还是弹劾过程中的一招一式,都会对选情造成无法预知的影响。尽管不想牵涉其中,但很不幸,是否参加听证会是个两难选择,无论是去还是不去,拜登都会再度成为媒体关注和民众讨论的焦点。

拜登怕引火烧身,不敢为特朗普弹劾案作证

弹劾调查是继穆勒调查后,民主党与共和党“针尖对麦芒”态势的持续,一场历史性的政治冲突正在上演。在此情况下,中间选民或两党温和派的摇摆空间正在迅速消失。由此导致的挫折感和愤怒情绪,可能会无原则、无理由地发泄到下一个焦点身上,拜登和他代表的民主党真可能躺枪,成为选举惩罚的牺牲品。而特朗普到底是一个谋求私利、背叛国家的总统,还是说,弹劾行为是对特朗普不公的“猎巫”,这个重要的选择题,反而不被选民关注和评判。

而且,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因为担心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不会进行“公正”的审判,而一直拒绝透露何时将弹劾案提交给参议院。久拖不决有可能在民主党选民中引发“消极情绪”,让他们历经“弹劾疲劳”后极有可能投票给“新人”,从而对拜登不利。

从目前民主党的参选人来看,除了拜登,其他人对决特朗普的胜选几率很小。也许,正如拜登自己所言,在2020年11月举行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有着近乎覆盖全球知名度的他将是特朗普最大的竞争对手。毕竟,拜登担任过副总统,选民们也乐意选举经验丰富的人。相形之下,特朗普就是因为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因此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拜登怕引火烧身,不敢为特朗普弹劾案作证

对这样的事态发展,民主党感到恐慌,这也是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准备花费数千万美元投身总统大选的原因之一。然而,面对社会变迁、民众愤怒和技术创新的冲击,美国政治无法预测,尤其是选民对罢免总统的支持和反对率均在45%这个势均力敌的情况下。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弹劾调查将让拜登继续处于围绕特朗普争议的风暴中心。拜登是否能如其夫人所说的“特朗普的调查和诋毁并没有阻止拜登前进的步伐”,2020年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责任编辑:乐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拜登怕引火烧身,不敢为特朗普弹劾案作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