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芸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的离别,离别过后,你还剩下谁?

现在是冬季,因为我们离别了落叶翩飞的秋天,所以才来到了寒冷而萧杀的冬。

冬天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季节,无休止的风,天空时明时暗的云,经常躲藏的太阳,还有冷不丁就抓住你不放的寒冷,都令人窒息而绝望。我是一个容易不安的人,所以,在冬天也就特别的怕冷,格外的渴望温暖。一个人出差在风花雪月的大理,每当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看到地上自己的影子,心里总会涌现出一些字眼,比如:形单影只;比如:茕茕孑立。

为了显得自己不太孤单,于是计划去看一场电影。

遍寻最近上映的一些影片,最后决定去看冯小刚导演的《只有芸知道》。

《只有芸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的离别,离别过后,你还剩下谁?

为了显得自己不太孤单,于是邀约了同事夫妻俩一起同行。同事妻子是善感的女人,出发前我还调侃她:“听说电影很感人,不要哭哦!”

其实,我是害怕自己哭的难堪,提前为自己找个台阶而已。

黄轩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一个温暖的男人。电影刚开始,黄轩扮演的男主角--中年赛门(隋东风)出现了,在这个男人的身上,除了温暖还有异常的沧桑和孤寂。

《只有芸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的离别,离别过后,你还剩下谁?

隋东风一个人在奥克兰守着自己逝去的妻子--詹妮弗(罗芸),等着她回来看自己。他把他们的结婚戒指放在罗芸的遗像前,喃喃自语“如果你回来了,请动一下戒指!”

我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说:“如果戒指真的能动,那世界上还会有那么多郁郁不得,肝肠寸断的人吗?如果真动了,也是被风吹动的!”

“叮当”戒指真掉了,于是故事开始了。

穿着红色裙子的罗芸,推开门,回来了。浅浅的梨涡,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罗芸不停的嗔怪隋东风,怎么又抽那么多烟,然后忙着帮他洗烟灰缸,铺床上的被子,还抱了隋东风。

同事老婆问:“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回来?”

同事回答:“是幻觉!”

罗芸收拾完屋子后,说“我走了!”拉开门赤着脚就走出去,隋东风提着鞋追她:“不要光着脚走啊!”可哪里还有罗芸的影子,只有院子里那条孤寂的小路,还有路旁无声的植物。

于是,这场电影出现了第一场离别。

隋东风带着罗芸的骨灰,来到他们居住了15年的地方---克莱德,见到他们共同的好友,于是,这段相濡以沫的爱情伴随着一次次离别展开了。

怀揣着音乐梦想并考上了奥克莱音乐学院的隋东风因为交不起学费,在奥克莱打工送外卖。因为找住的地方,邂逅了同样漂泊在外的美丽的北京女孩罗芸。在异国他乡,两个年轻人暗生情愫并有了心底的悸动。隋东风认定了罗芸,向罗芸求婚。而缺乏安全感的罗芸却拒绝嫁给隋东风。后来,竟然是通过一场赌博,两位年轻人赢得了一笔资金,并决定结婚。

《只有芸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的离别,离别过后,你还剩下谁?

异国他乡的婚礼,没有家人的陪伴,也没有热闹的婚宴,仅仅是在媒人---房东林太的见证下,两人正式结为了夫妻。在这场最简单而又平凡的婚礼中,新郎的一番表白,却让人泪奔:“将来,我喝白开水你就喝酒;我吃饭的时候你吃肉;我吃肉的时候你吃燕窝。总之,咱们家最好的东西一定在你肚子里!”

隋东风的表白,罗芸哭了,而思念逝去爱人的林太,也哭了。

《只有芸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的离别,离别过后,你还剩下谁?

罗芸厌倦了城市,隋东风二话不说,搬到了安静的克莱德小镇,和自己的妻子一起开了一家中餐馆。在这里,他们遇到美丽但不安分喜欢游走世界的当地女孩,这个女孩在夫妻俩的餐馆打工,攒一段时间的钱,然后又四处游走。还遇到了一条叫做布鲁的忠诚的流浪狗,布鲁一直在他们身边生活了许多年,直到身患直肠癌死去。

布鲁死去的前一天晚上,罗芸静静的抱着它,不忍放手。隋东风也抓住布鲁的前爪,印下它的爪印。无论怎么不舍,布鲁还是离去了。隋东风和罗芸把布鲁埋在他们三个常去的那棵大树下面,罗芸泪流满面:“布鲁,大树没有伴,你也没有伴,妈妈把你埋在这里,你们一起做个伴!”当布鲁被埋葬的那一刻,他们经历了生命中的离别。

《只有芸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的离别,离别过后,你还剩下谁?

于是,这场故事又有了一场伤感的离别。

在克莱德的15年期间,隋东风和罗芸每年都会回去看他们的媒人林太。终于有一天,来开门的不是林太,而是林太的孙女,林太逝去了。

伤心的离别,再次跳出来,击打努力生活的人。林太的离去,只剩下隋东风和罗芸对她深深的怀念。

于是,这场故事又多了一场伤感的离别。

隋东风和罗芸餐馆的工作,周而复始。罗芸觉得自己被困住了,再次萌生了想离开的念头。隋东风带着罗芸去看那个喜欢四处游走的女孩,她在一个有着罗芸最喜欢的鲸鱼还有美丽极光的地方任教。

除了惊喜的重逢,罗芸看到了鲸鱼,也看了美丽的极光,三个人还在极光下许下了自己的愿望。

平静的生活,总是会有意外,隋东风和罗芸的中餐馆因为火灾被烧毁了,他俩又回到了奥克莱,隋东风成了一名协警。

经历一场场的离别,布鲁离去了,林太离去了,罗芸还剩下隋东风,而隋东风此时也还尚剩下罗芸。

上天是一个善于嫉妒的妇人,总是见不得别人过于幸福,无法治愈的肿瘤,缠上了罗芸。手术的头天晚上,隋东风和罗芸最后一次相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术后8天,罗芸再也没有醒来,隋东风和罗芸最终还是离别了。而这场离别,再也不会重逢。

隋东风带着罗芸的骨灰,回到曾经的克莱德,把骨灰的一部分埋在布鲁的旁边;去看罗芸最喜欢的鲸鱼,把骨灰的一部分洒在海里;去北京看罗芸的父母;最后带着剩下的一份骨灰再次回到奥克莱。

《只有芸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的离别,离别过后,你还剩下谁?

在帮亡妻实现遗愿的一万五千公里的路程中。隋东风一次次重逢了已经逝去的罗芸,又一次次经历和罗芸心灵的离别。最后,也就只剩下隋东风,坐在和罗芸一起捐赠的公园的那张蓝色椅子上,轻声说了一句:“你在哪儿,哪儿就是我的家!”

此生相遇,都是上天的安排。能遇到的人,都是有着怎样的缘分。能相知相伴的人,更是前世经历了多少煎熬,今生才能走到一起。所以,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不管能一起相伴多久。因为,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离别,不知你还能剩下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文 » 《只有芸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的离别,离别过后,你还剩下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