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

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

韩国女首富李富真

小编的话:韩国三星集团总裁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长期占据“韩国女首富”的宝座。《韩国先驱报》称,李富真在性格和经营理念上颇有其父风范,2001年从集团接手边缘业务“新罗酒店”,开始对酒店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花费不到15年的时间,使酒店营业额从4304亿韩元上升到3.25兆韩元,增幅超过650%,因此被提拔为“新罗酒店”和“三星爱宝乐园”的负责人,成为了“三星”下属公司的首位女社长。9月26日,“首尔高等法院”判决李富真与保镖前夫任佑宰结束婚姻关系,由李富真支付任佑宰分手费14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382万元)。网友评价说:“她不应该叫李富真,应该叫李真富啊!”

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

任佑宰

今年李富真可谓流年不利。哥哥李在镕被批捕,判决迟迟未定。群龙无首的三星,正处于面临生死存亡的最大危机,其手机市场份额和销量不断被侵蚀,核心的半导体业务盈利能力也大幅度下滑,李富真为事业忙得焦头烂额也必须要坚强挺住。同时还要应对离婚官司,严正拒绝前夫的狮子大开口。谁知又被曝出“滥用药物”!据韩媒报道,李富真注射的这种麻醉药,通俗点叫“牛奶针”,专业点叫“医药麻醉剂普洛福”,属于处方药,一般用于术前快速麻醉患者,使用过量有致死的可能。

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

李富真

为李富真注射药物的医院位于首尔江南区的一家整形医院。爆料护士金某表示,“在那家医院工作期间,经常能看到李富真,而且看到了她注射异丙酚。她每次会把车停到员工专用停车位,从停车场直接到3层的VIP病房。刚开始我还很好奇,为什么李富真进入病房后长时间不出来。同事跟我说,她正在打异丙酚。除了每月至少会来两次(医院)之外,她还经常给院长打电话。院长每次都说,不能再打了,不能再打了。但最后还是会跟李富真说,几月几号几点到几点是可以的。医院甚至故意不开监视器,来配合她不留记录的需求。”金某最后表示,“当我得知这些情况后很害怕,深怕自己被牵连进去,因此很快辞掉了工作。但辞掉工作之后就觉得没必要再隐瞒下去,所以决定向媒体公布此事。”

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

涉事医院

韩国从2011年开始把“牛奶针”指定为毒品类医药品。2013年的时候,韩国几名艺人被曝出经常注射异丙酚,成为韩国社会当时热议的话题。护士金某还爆料称:“2016年9月的一天,那天院长和很多人都下班之后,我在医院为李富真注射了异丙酚。李富真突然醒来,问我手机在哪。此后她让我给院长打电话。我随后给院长打电话,院长说,不能再给她打了,你就说院长已经下班,不能再打了。此后李富真很扫兴地离开医院,我在收拾房间时发现,房间里还有两箱异丙酚,总量大概是200ml。”

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

李富真

目前,韩国警方正在调查此事。如果事情属实,她在离婚官司中将变得更加被动,孩子现在的抚养权在她手上,但是若被证实滥用药物,前夫必将要求夺回抚养权,要知道李富真之所以肯支付任佑宰141亿韩元分手费,就是因为要换儿子的抚养权啊。同时作为三星唯一的女会长,如果被证实“滥用药物”,她也无法对股民交代,恐怕会引咎辞职,日前她在“新罗酒店”的股东大会上否认了滥用药物的说法:“很抱歉让各位担忧了,2016年时,为了治疗左腿低温烧伤缝合手术后留下的疤痕和眼皮下垂手术,也就是所谓的眼睑下垂手术,以治疗为目的造访了该医院,但绝没有像报道中说的那样进行过非法注射。”作为现在三星的主心骨,即使背后压力雷霆万钧,李富真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却永远保持着优雅的微笑。

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

李富真

女人真的要擦亮眼,像李富真这样的白富美,离婚的时候不但付出141亿,还要被前夫在媒体面前羞辱,任佑宰的原话是这样的:“去保护富真时她很脆弱,完全依赖我。富真叫我跟她结婚时,我拒绝了,因为我们的家庭背景相差太大了。原本我没打算结婚,只想到了时候就退出,可妹妹(李叙显)想早点结婚,李会长(李健熙)说‘如果姐姐(李富真)不先结婚,就不许你结婚’,我们才早早成婚的。会长(李健熙)让我跟她(李富真)结婚,我没办法说‘不’,因为他在三星是神一样的存在。”

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

任佑宰接受媒体采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韩国女首富141亿分手费买自由?三星长女被曝滥用药物遭前夫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