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的最后一天:市场分化、类型片红利、好莱坞落寞

2019的最后一天:市场分化、类型片红利、好莱坞落寞

2019年终于要过去了,寒冷是这一年的主旋律,不管是创作者、运营人员还是幕后工作人员,对此都有自己的切身体会。项目减少,资金紧张,市场波动大,这些新情况的出现让电影行业在2019艰难前进。

来到2019的最后一天,回顾全年电影市场,2019年电影市场依然保持了增长态势。截止30日中午,全国电影票房632.73亿,预计最终在1月1日零点有望达到640亿。这一数据较去年增长了5.6%,在600亿的大额基数上,这一增长已充分展现出电影市场依然保持上升的态势。

天行有常,变化是唯一不变的东西。2019年,电影市场的最终成绩证明了变化有益的一面,在这一年里,我们看见好莱坞的退潮,也看见头部电影的席卷,二八法则变本加厉,也带来国产电影未来的曙光。

头尾分化,中间段变窄

2019年第一个变化,就在于头部作品占总票房比例的进一步上升。早在2016-2018年,大陆市场已经表现出类似的倾向,而2019年这一点表现得尤为明显。

在长达二十年的跃进过程中,中国的院线增长年均长期高达30%,从一二线城市铺向十八线城市的过程中,新增量不断冲淡保有量,让不论好坏,所有电影只要上院线都能获得一定票房,这些票房来自下沉渠道一波波的新人,这让整个市场呈现鱼龙混杂的状态,也让进入资本更倾向流量本身,只需要新入大于流出,电影的本身质量并不重要。

这一现象随着院线的逐渐饱和开始消退。2019年,中国总荧幕数达到6万多块,比第二名的美国还多2万左右,这个数字意味着进入电影院的新人开始减少,已经经受过各类电影洗礼的观众开始成为票房的主要贡献者。

这也成为如今票房两极分化的主要原因。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院线渠道的下沉,电影口碑决定了一部电影的生与死,中间地带开始前所未有的收窄。2019年,3-6亿级别的电影数量开始大幅减少,中位数电影要不就因为口碑迅速下沉,最终沦为千万级,要么就成功升格,来到10亿票房的门口。

2019的最后一天:市场分化、类型片红利、好莱坞落寞

下沉的例子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上海堡垒》,由于上映后口碑暴死,次日票房下跌达到72%,短短几天就完成了“问世-暴死”的循环,甚至导演也为此出来道歉。而升格的例子中,年度爆款《哪吒之魔童降世》就是凭借点映口碑迅速出圈,不仅掀起全民观影热潮,甚至获得了代表中国出征奥斯卡的荣誉。

由于互联网观影资源的充裕,观众对电影院观影的选择变得更加极端,口碑与品质的重要性得到前所未有的加强。这一选择的后果,就是2019年度TOP10的影片占据了全年44.5%的票房,而年度TOP20的影片占据了61%。往前推五年,2014年TOP10占比为31.5%,TOP20占比为49.6%。

这种头尾分化的现象将在2020年继续延续,也让电影在院线的生存变得更加激烈。

类型片红利

类型片是中国电影一直讨论的话题,而类型片崛起伴随2017-2018年现实题材、主旋律题材、军事题材的崛起,逐渐从一个专业名词变得耳熟能详起来。

2019年类型片的变化首先在于边界的扩张。无论是春节档《流浪地球》打开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还是《少年的你》《误杀》等黑马影片的受宠,都在不同角度拓宽了中国类型片的分类。

2019的最后一天:市场分化、类型片红利、好莱坞落寞

与此同时,观众对类型片的要求也在上升。2018年,《我不是药神》凭借现实题材就能收获观众的好感,《无名之辈》也从现实题材中获得了大量红利,但2019年,同是坏猴子出品的《受益人》就遭到冷遇。观众对电影的要求上升非常迅速,曾经只需要戳中边缘就可以的电影,如今需要更加深入,更加精美的设计才能打动观众。

当然,如今依然有很多类型片在中国还没有先例,类似《我不是药神》这样的红利还有很多,像《哪吒》的成功就在于观众对动画电影的不熟悉,也由此带来宽容,这些都是可以尝试的点,只要找到类似的案例,获得40亿+票房也绝非天方夜谭。

这种观影口味的增强与观影趣味的拓展,对于中国电影的发展无疑是有益的,对于电影人来说,这也是一种健康的督促。

好莱坞沉寂

2019年电影市场第三个特点是好莱坞的沉寂。从春节档开始,除了《复仇者联盟4》为好莱坞争了一口气,其他时间国产电影在场次与票房的占比上优势都进一步扩大。

2019年上映的好莱坞续集,普遍出现明显的失利,包括《哥斯拉》、《冰雪奇缘》、《终结者》、《黑衣人》、《勇敢者游戏》、《驯龙高手》、《爱宠机密》、《星球大战》等大IP,今年在中国大规模出现市场冷淡的现象。

2019的最后一天:市场分化、类型片红利、好莱坞落寞

国产片占比大幅度上升,好莱坞占比大幅度下降,这当然不能简单归类于观众的“爱国主义”,反而更像一种真实的此消彼长。

相比10年,甚至20年的那一批观众,如今观影的主流群体更加年轻,多数从小接受大片洗礼,好莱坞的故事模式在中国上演了太多遍,如今失去观众的亲睐,也正源与这一份审美疲劳。

无论是情绪的共鸣,类型片的创新,还是特效制作的惊奇,要想刺激观众的感官正变得越来越困难,这一困境在2019年完全爆发了出来。过于频繁的贩卖情怀,而放弃探索新的故事,这一选择看似安稳,观众的选择给了这些老厂当头一棒。

可以说,这一代的观众正变得更加理性,更难讨好,但一旦戳中他们的点,成熟的院线、发达的互联网也很容易引起全民的狂欢,票房也能极大超过内容的限制,甚至达到40-50亿的地步。

2019年是电影重生的一年,也是电影市场飞速新陈代谢的一年。更多国产片在崛起,更多类型片在突围,也有更多电影的故事,等待在前方的202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2019的最后一天:市场分化、类型片红利、好莱坞落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