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的美国首个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成为特朗普“延误抗疫”证据

美国首例死亡时间推前

特朗普估计都要怒了,近一个月以来充满独立情绪的加州,还通报了他会害怕听到的新闻。

4月21日,加州的圣克拉拉县通报,该州2月6日一名在家中死去的女性,死因被确认就是新冠肺炎。这一下子成为了目前为止,美国发现最早的新冠死亡病例。而在这之前,美国最早的新冠死亡病例,被认为是2月29日华盛顿州的一名男性。

新发现的美国首个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成为特朗普“延误抗疫”证据

这意味着,新确认的死亡病例足足比之前提前了3周。

表面上看,这件事只是新冠死亡病例提前,可是对于特朗普来说,不可能镇定。因为这意味着特朗普“延误抗疫”又多了一个证据,同时引出了特朗普一个不敢提起的美国疫情死穴。

“延误疫情”又一个证据

美国媒体发现:大多数新冠患者从确诊到死亡,大概1个月。也就是说,2月6日的死亡病例,很可能在1月初就已经感染新冠病毒了。

1月初,美国安全委员会就已经建议特朗普采取实际的抗疫措施,包括封城、居家办公等。但是这些建议,特朗普完全没有采纳;直到1月底,有人告诉特朗普疫情可能导致美国万人级别的死亡,而特朗普仍然不承认。

新发现的美国首个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成为特朗普“延误抗疫”证据

新发现的美国首个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成为特朗普“延误抗疫”证据

2月6日的死亡病例的出现,直接成为特朗普政府官员之外,特朗普“延误疫情”的另一个有力证据。

除此之外,2月6日死亡病例,还引出了特朗普政府在疫情上,一直到现在都不敢轻易提起的死穴。

美国疫情的死穴

澎湃新闻报道,4月21日加州圣克拉拉县通报中,其实确认的新冠死亡病例一共是3个,分别发生在2月6日,2月17日和3月6日。之所以通报3个,是因为这之前,加州最早的新冠死亡患者,死亡时间3月9日,这3例比3月9日都要早。这3个病例,还有一个重要共同点:都是在家里死亡。

3个人感染新冠得不到救治,在家里死亡,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可能有更多人感染新冠后,到了医院治疗最终死亡,却没有被确诊,或者说被误诊了!

新发现的美国首个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成为特朗普“延误抗疫”证据

美国媒体发现,纽约的新冠死亡病例,大部分都是在医院死亡;小部分人因为得不到及时救治在家中死亡。也就是说,按照正常情况,有3位在家中死亡的新冠患者,应该有超过3个在医院死亡的新冠患者。

但是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加州并没有公布2月份,在医院死亡的新冠患者数据。这直接说明加州极大可能存在新冠误诊后死亡的患者。

早在3月12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就已经承认,美国确实存在新冠肺炎误诊为普通流感后死亡的病例,但美国疾控中心一直没有再公布具体的误诊数据。

新发现的美国首个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成为特朗普“延误抗疫”证据

误诊问题,是美国政府抗疫的重要死穴,美国对此问题的态度是“三不”:也不彻查,不公开,甚至不回应。

美媒报道,2019到2020年流感高峰,美国有超过3000万人确诊普通流感,而普通流感和新冠肺炎的早期症状非常相似,很容易被误诊。而新冠肺炎比普通流感的传染性更强,两者同时出现,新冠肺炎的误诊率可能很高。

新发现的美国首个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成为特朗普“延误抗疫”证据

误诊数据意义非凡

指尖君认为,误诊数据,对于中国乃至全球意义非凡:如果误诊问题可以得到彻查,很有可能找到美国的0号病人,甚至可能最终确定美国就是新冠病毒的发源地;还可能找到新冠病毒真正的演化路径,从而洗脱全球对中国的所有误会。

事实上,新冠误诊问题涉及到全球各国的利益和真相,全球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和地区,都应该向美国施压,要求彻查误诊数据,但奇怪的是,这一次特朗普、美国和欧洲几乎集体沉默。

参考文献:

01.《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时间提前到2月初!去年12月或已传播》南方都市报

02.《加州补报新冠病例,将美国本土首例死亡时间一下子前移了三周》澎湃新闻

03.《病毒早入侵美国 全美2月初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国日报网

04.《误诊!美国一些“流感”死者实际身患新冠肺炎,美疾控中心主任承认了》北晚新视觉网

05.《“一无所知”特朗普,和细思恐极的美国两万流感死者》凤凰网资讯

06.《太清晰了!美媒憋大招梳理特朗普政府三个月来的抗疫时间线》中国日报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新发现的美国首个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成为特朗普“延误抗疫”证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