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第一批90后也“三十而立”了

明天,第一批九零后将迎来自己的30岁。古语“三十而立”,意思是30岁的成年人应该依靠自己的本领独立承担自己应承受的责任,并已经确定自己的人生目标与发展方向。为此我们也采访了不少将三十岁的人,有的面临再就业,有的面临家庭新生命的到来,有的创业失败正在找寻新的方向……三十岁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是人生的十字路口,但年龄也不是一个“该做什么,该完成什么”的精准标尺,人生中有许多迷茫的时刻,也会有焦虑的情绪产生,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都不要忘记初心,更不要急躁,人生更应该是从容不迫的。

◆郭璐璐:三十岁成为新娘——共同携手迎接未来

明天,第一批90后也“三十而立”了

30岁,把自己嫁出去了,也算是30岁的小成就。30岁的自己,却时常忘记自己已然30岁,已然结婚,依然有着一颗少年的无畏的心,毕竟年龄在我的心里更多的是成长,而不是标尺。

如果说自己的成长,那就是放下了对未来的焦虑,知道即使焦虑也不能改变,一步步继续踏实地规划好现在的自己。

不再轻易立flag,完成自己去年和前年的小目标就好,如果有,那就专心去做。2019年和朋友一起约健身,主旨还是那句听了八百遍的“管住嘴、迈开腿”,2个月的时间实现了轻15斤的目标,并保持至今,戒掉了宵夜,戒掉了膨化食品。行动大于躺在床上的空想,行动的甜头让我感觉到睡懒觉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吸引力,开始敢于尝试自己以前没有勇气尝试的领域,油画、舞蹈。大有减肥前能嫁出去就不错,减肥后感觉可以约一下吴彦祖的轻狂。

我现在的角色是女儿、妻子、儿媳妇。母亲生病住院了,办理住院、按照医生和护士的指引做各类检查,没有慌乱也没有恐惧,就像自己在井井有条地处理工作中各类繁杂的行政事务。一切都好了之后,再去另一个县区看看公公婆婆最近的身体怎样,看他们哪里有短缺自己再去打理一下。至于我家先生,我时常开玩笑说,我把先生送给国家了,经历了4月份工作岗位调整,我全面掌握了家中大权,他的工作性质很难顾家、甚至联系不到,自己要处理两边父母和自己的小家各类事情,周末也变得丰富了起来。

更坚强、更独立地应对着家里的大事小情,更顺手、更不惧单位改革中的各类调整。以前看电视玩手机的日子开始觉着无聊了,偶尔也会看看书,回忆自己刚毕业时的豪情壮志,自我励志激励自己,不要成长为自己最不喜欢的那种人。

◆扈志伟:三十岁——换工作成为小朋友们的“大哥哥”

明天,第一批90后也“三十而立”了

1992年10月生人,而立之年在向我招手。大学毕业以后我就进了化工厂,专业是很对口就是开始了无休止的倒班工作,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睡觉,那时候的我是迷茫的,不知道我的人生在哪里。

我从小比较听话,从上大学选专业到实习、参加工作都没有让父母操心。工作两年我就结婚生了孩子,有了孩子以后觉得作息不规律的工作对以后孩子的人生有很大的影响,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我觉得是时候为孩子、家庭和自己做出改变了。

对孩子影响最大的除了父母就是教师了,于是我考虑要不要当老师,最终选择了考幼儿园教师。2018年我考取了幼儿园教师资格证,经过两个月的备考,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幼儿园教师的工作和我以前的工作太不一样了,而且我也不是专业的学前教育,没有过幼儿园的从教经验,不过园里十分重视新教师的成长,这让我进步得很快。

在幼儿园里,我是孩子们的“大哥哥”,在家长眼里我是为数不多的男老师。孩子们见到我都会大声喊我“扈老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我能为孩子们做的不只是在生活中照顾他们,还让他们体验运动的快乐,我觉得用自己力所能及的行为去帮助孩子们是一件特别伟大又幸福的事情。

即将30岁的我,从一个化工厂工人到一个幼儿园男老师,有很多迷茫和无助,然而在教育事业上需要我学的有很多,我依然摸摸索索的不段前进!

◆杨过(化名):三十岁——努力爬出舒适圈

明天,第一批90后也“三十而立”了

杨过(化名),1989年生人,5月刚刚过了三十岁生日。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艺术生,经历了三次高考。大三开始实习,在北京实习的半年时间里,我干过印前设计,当过影楼学徒,每个月拿着1800块钱的工资,和三个同学租住在20平方米的房间,3个人睡两张床,月租200元。记得当时交完第一个月的房租,我们三个人吃了一个月的泡面。

毕业后,我选择回到东营工作,在传媒公司做过展板设计,当过临时工,第二年,我考上乡镇的事业编,工作慢慢步入正轨,有了“铁饭碗”。农村基层工作实际上是挺复杂的一件事情,既要按照政策执行,又要真正惠及群众。每天面对熟悉的生活环境和父老乡亲,我的工作心态和责任意识也在发生着改变,工作中更要细致入微,顾及方方面面,才能赢得大家认可。

工作六年,我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土”了。在青岛上学,到北京实习,再回到乡镇工作,这种感觉像是被打回了原形。一开始肯定会感觉到很别扭,失去了大城市的便捷和活力,快节奏的生活突然被打断,最终都归于“稳定”二字,但这种稳定更像是温水煮青蛙,有时也会担心自己过于接地气而落后于这个时代。

2013年,刚参加的工作的时候,在闲暇时间我还会拿起画笔做消遣,再后来,工作越来越多,画画的机会越来越少;应酬越来越频繁,打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加班的时间越来越长,陪伴家人越来越少。

面对着职业生涯规划和个人生活计划互相交织,焦虑已经成了我30岁的代名词。头脑、眼光、存款余额、工作能力还没有随着年纪增长,就已经对人情往来感到疲态。我想30岁之所以敏感,可能是大家都有对步入中年的一种恐惧感,现在我父母年纪大了,女儿转眼就要上幼儿园,这才让我真正感受到“上有老下有小”带来的压力和责任,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我和爱人决定到市区发展,对计划中的新生活有期待也有忐忑。

“人海浮沉随波逐浪,各自风风雨雨几番,别问归航,把秋水望穿,怕相思比梦还长。”这首费玉清的《相思比梦长》是我很喜欢的歌。30岁,我正努力爬出舒适圈,再一次做出选择,虽然时间和年龄的焦虑扑面而来,但我距离自己的专业认定更近了,拥有改变生活的能力,应对生活也更加从容了。

◆石头(化名):三十岁——创业失败但仍有梦想

明天,第一批90后也“三十而立”了

石头(化名),1992年生人,28岁,即将三十而立。

大学一毕业,我就来到现在的公司做项目干事,在这7年的时间里,我的工作越来越务实,性格越来越沉稳,为人处世越来越老练,岗位也已经换了好几次,连县城的房价都翻了倍,唯独工资一直没有变过,每个月还完房贷,看着瘪瘪的钱包,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去年,我和朋友一拍即合决定创业,说干就干,我们俩一共投入十万元,开了一家门店,主营高端啤酒批发,店很快就开起来了,生意却一直很冷清。直到问题逐渐暴露,我们才意识到创业不再是最初的一腔热血,由于高端啤酒品牌不在县级市场招代理,我们无法直接从厂家进货,与中间商的周旋一直没有停止。同时,前期没有进行足够的市场调查,成本限制,门店的选址比较偏僻,人流量不足,还没有等到我们把“源头”和“终端”的问题解决,经营高端啤酒门店就已经从原有的三四家发展到六七家,竞争越来越激烈,在苦苦支撑了一年之后,我们决定及时止损,这也预示着我的第一次创业失败了。

近两年,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们都已经结婚生子,然而我28岁连女朋友都还没有,父母前两年维持的好心态也土崩瓦解了,开始频频催婚,安排相亲,那一段时期我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和他们大吵一架,赌气再也不去相亲。自那以后,父母催婚的次数明显少了,我也变得温和了,虽然有时候依然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但也不会加以反驳,也不再把相亲当洪水猛兽,放轻松了,就当是交朋友,万一真的看对眼呢。

30岁近在咫尺,在这个承前启后的年龄,如果我还没有足够的资本和能力的积累,那之后的职业生涯会不会更困难。对于即将来到的2020年,我打算先换工作,趁年轻还想再闯一闯。

◆普洱(化名):三十岁——即将迎接家庭中的新生命

明天,第一批90后也“三十而立”了

我1991年6月生人,在这里十分想给我还有一个月就会见面的宝宝写封信,希望在你习文解字后能够感受老母亲的这份爱与牵挂。

亲爱的小人:

非常感谢你在天上挑妈妈的时候选择了我,甚至我和爸爸在得知你的到来后,初为人父母的我们竟紧张到一片茫然——失眠了。俩人兴奋地畅想着你多年后上学、结婚、生子的一幕,但终究还是被孕反的难受劲儿拉回了现实。于是就这样被你“相中”后,我的“苦日子”也来了,热爱健身的我看着发福走样的身材已无力回天;你撑大了子宫压迫尾椎骨不定时地让我钻心一痛,如触电般酸爽;你在肚子里大力一脚假若踢中了膀胱,瞬间便让老母亲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四处寻找厕所。已经习惯了每天和你“斗智斗勇”的日子,一转眼我们就要见面了。都说母亲是世间的摆渡人,成全一个生命,浣化一颗灵魂,也感谢你愿意选择陪伴我们走完往后余生。

接下来好像在写检讨书一样,要把我的种种缺点提前告知于你,可能我担心你会认为我这个妈妈不够完美,不够全能,不够满足你所有的梦想。但是宝宝,我也是第一次当妈妈呀,在你出生前,我也是一个被全家宠着的小公主,我也很懒,也爱臭美,也爱疯玩。但自从有了你,我开始每天按时睡觉,念胎教故事,看育儿宝典,听古典音乐,读《十万个为什么》,也不知哪来的动力,就想让你以我为荣。以前的我“胆大包天”无畏生死,而现在的我却小心翼翼贪生怕死,只希望短暂的生命可以陪伴你更久远。因为你的出现,平庸而胆怯的我竟变得勤奋而刚强,胆小柔弱的我也变得强大起来,只为练就一身能够保护你的功夫,成为披盔戴甲的勇士,为你遮风挡雨。

在此送你一首小诗:

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皓月清凉,你是人间曙光。

人海冷漠,你是人间炽热。

万事浮沉,你是人间归途。

众人平庸,你是人间星光。

世事无常,你是人间琳琅。

时光匆忙,愿你不负所望。

◆宋晗:三十岁——更加懂得亲情、爱情……

明天,第一批90后也“三十而立”了

一点叛逆、一些渴望、一样随性杂糅在一起,眼看就三十岁了。

人到中年,有些变化在心里潜移默化地氤氲开来。穿上了裹住脚踝的袜子,拿上了泡着养生茶的保温杯,偶尔怀念自己经历的高光时刻,突然会想起生命里路过的那些人。感谢生活给了我一些磨砺与困苦,我才能更加坦然地面对明天。

重新审视亲情、爱情、健康这些抽象的词语之后,我开始盘点我自己走过的路,不得不说,尽管收获和喜悦占据着大多数,但仍有些躲不开的“债”,总归是要还的。

离家似乎是90后的一个特质。我也一样,工作几经周折,却始终没有跟父母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父亲为了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早些年就踏上了南下闯荡的列车;母亲一个人在家中操持着家务照顾老人;而我毕业之后,离开济南也并未回家,而是选择东营这座陌生的城市。一家三口交流汇聚的地方,只能是那个不冷不热的微信群。

父亲在南方遇到的困难、我在生活中受到的委屈,母亲在家遭遇的冷眼猜忌,我们心照不宣。家人之间最温暖有力的事,无外乎你的难,我都懂。只是母亲祈求一家团圆的愿望久久不能实现。当父亲想要回家的时候,才发现人际关系都留在了南方那座城市,当我幻想着每周回家与母亲一起度过周末的时候,才发现琐事缠身。

我只能每天晚上跟母亲微信视频,分享快乐;遇事不决给父亲打个电话,坚定信心。我和父亲虽然谁也没说,但我们都在默默地为一场更好的“团圆”做准备。家庭这份答卷,我终于在三十岁时开始提笔作答,我承认,这与想象中的模拟题完全不同,不带着家庭责任去思考的话,的确挺难的。

从大学相识相恋,曲曲折折分分合合一直到现在,我也还没能给她一场婚礼。2015年大学毕业后,我在山东电视台做导演,她则回到东营上班。期间,我的工作黑白颠倒,她上班我睡觉,她睡觉我上班。交流越来越匆忙,喜怒哀乐彼此不知道。原来爱情真的会输给距离的;2016年,我毅然辞掉工作,来到她身边。这的确需要点勇气,不过总算是消除了地域的隔离。

2018年又是艰难的一年,我在公考体检时被测定高血压,白费了笔试面试和半年的努力,直接被卡出门外。更主要的是,我不想因这事被怀疑身体不够健康,于是前往医院做检查。没成想这一查,反倒查出了问题。威尔森病,绝症,身体中的重金属元素铜无法正常排泄,最终会因肝硬化而死,晴天霹雳。不敢跟父母说,我更不忍心让她承受。患了绝症的感觉可不好受,那是这辈子最冷的一个秋天,流过最多的眼泪。直到那一刻,我才对生命泛起了真正的敬畏,感同身受这四个字的意义才彻底明白。就在我准备一走了之,了此残生的时候,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送到济南的血检结果显示:我血液中的铜元素含量不仅不超标,甚至还有点低。还记得拿到结果的那一刻,我跟她在医院的大厅里高兴地跳了起来,泪流满面。

我始终相信,所有的苦难都是在拉近我们的距离。在经历了这样的生离死别之后,我们会更加坚定,因为这样宝贵的经历是属于我们俩的独家记忆。

我倾尽全力,拿出毕生所学,写故事写心境写人。创作了一些短篇小说之后,我逐渐找到了自己的风格,进而通过阅读积累,确定了方向。但写作这件事总是和灵感分不开,而灵感又和夜晚牢牢绑在一块。当时钟的指针过了凌晨12点,一身的疲惫与兴奋消失殆尽时,我的创作灵感才渐入高峰。

越来越多的工作堆积在我的身上,感觉一天24小时变得不够用了。我在无尽的文稿里穿行,找不到停靠的站点。盈利性质的东西总是觉得没有温度,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写的文字失去了力量。为了适应各种要求的甲方迷失着自我,与自己的初衷渐行渐远。而这一切,都在压榨着我的时间。

成年人的世界里也许没有轻松,这一点我深深地知道。无论如何,自己熬的夜总归要用自己的健康来弥补。我庆幸自己三十岁时就明白了这一点。

细心体味每一天的独特经历,都是生活带给我三十岁的礼物。我的目标很明确,只要努力,找准方向,保持初心,锲而不舍。三十岁,我仍旧怀着时代给予我的一点叛逆,对生活对爱情从来没有丧失过的渴望,努力秉持着面对明天的一种随性,坦然又执着地面对生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徐文君 李君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明天,第一批90后也“三十而立”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