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古装剧《大明风华》持续热播,男女主大婚在即,撩拨了观众神经的却是女二号胡善祥的戏份。大众一边是对剧情的疑问与排斥,一边又是对邓家佳演技的赞赏,两种情绪交织十分矛盾。

胡善祥被辱后绝望却冷酷的眼神,让人心疼又感受到寒意;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面对要挟自己的好友,她每个五官都在笑,却又在笑中透露着狠厉,这段表演在七话心中可竞选年度最佳;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不需要改变妆容便能让观众感受到毛骨悚然的黑化,让原本在大众印象中甜美可爱的邓家佳,终于有了展现自己金鸡女配实力的机会,相信这个角色能让她的事业更进一步。

但,邓家佳很可,她所饰演的胡善祥在不少观众心中,便不那么可了。

还原与创作?

追求影视剧尊重历史、不过度篡改历史人物形象的观众,认为编剧安排胡善祥被叔叔汉王污辱,是一大败笔,纷纷讨伐。在历史记载中,胡皇后虽然被废却是有名的贤后,且她被废的理由是因无子以及皇帝的一点私心。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后无过被废”是历史记载中对这位贤良却遭遇坎坷的女性最深沉的惋惜,原本《大明风华》中将她设定为恶毒女配,已经遭到严谨观众批评。而随后给她安排受辱再次黑化升级的遭遇,更让难被理解,颇有抹黑嫌疑。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客观来说,影视作品改变历史记录中的人设,并不是抨击一部作品优劣的理由。艺术需要有他们的创作空间,基于历史元素进行的颠覆性改编,在影视行业一直都有存在,过度求严谨反而会让创作者受到局限。

但创作与尊重历史某种程度上是可以平行的,在改编过程中掌握住尺度很重要,如何让真实与艺术更完搭配?这是编剧需要重视的问题。曾经“篡改”过多位历史人物的金庸老先生,在综合考量之后将尹志平改名为甄志丙,便是前车之鉴。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而在七话看来,《大明风华》安排胡善祥受辱这段戏份难受认可,“尊重历史”只是导火索,关键问题出在故事观感。

伏笔与逻辑?

以往影视剧受辱戏份设定并不少见,但它的出现需要承上启下,做好一定的铺垫与目的考量。《大明风华》胡善祥这段若隐若现的污辱戏,无论是女配真受玷污,还是镜头刻意误导观众,合理性都不足。

在前期剧情,胡善祥虽然攀权之心迫切,却没有到完全抛下尊严的地步,整个观感更像一个靠智商“搞事业”的女孩。让一个内心高傲又受严格管教长大的女孩突然接受以身体作为交易,伏笔明显不够,转折太过突兀。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而若是被强迫至辱,那么汉王一边的伏笔,更加欠缺。汉王这个角色虽然看似像“地主家的傻儿子”却不是毫无头脑之辈,他精于算计,也时常能握住老狐狸朱棣的心态,让皇帝、太子一行始终无法将他彻底压制住。

与胡善祥结盟,是汉王的一手好棋,她可以成为对方瓦解太子一脉的关键棋子,也可以是自己失败后的一道保命符。以对方软肋作为要挟也是必要的方法,但这个软肋可以是胡善祥的身份、也可以是利益牵扯,却不应该是名声捆绑。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他玷污胡善祥后有了对方的把柄,但知情人太多,这个把柄对汉王制约反而更大。无论是朱棣在位时期,还是太子、太孙继位,胡善祥与汉王之事一旦曝光,都是对方夺权的最大阻碍,品德有失是小,民心不向是大。

唯一能够让他觉得爽利的,可能便是让侄子头上带了绿,这对于权力大过天的汉王来说,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以当下的走向,大概率后期只能让女配走琼瑶虐心戏,将这段经历完全当成自己的弱点,忽略反向要挟的可行性。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其实,《大明风华》从整体来看逻辑性不错,在朱家几个男人戏的把控上十分到位,铺垫也经常会给观众“伏脉千里”之感,这一点值得称赞。但胡善祥这条故事线上,编剧安排却有明显粗糙感,要么伏笔不够有力、要么逻辑冲突。

比如,在胡善祥受辱桥段出现之前,剧中曾让汉王与汉王妃上演本剧第一吻戏。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这一桥段的出现,最初七话以为是丰富汉王人设,但受辱戏面世后七话才意识到它是为了后续汉王妃怒打胡尚仪做铺垫。很用心的一笔刻画,却没有铺垫完满,大众理解了汉王妃的反应,却不能理解汉王的突兀。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至少,在前期镜头没有暗示汉王对胡善祥有意或者透露他为人好色。

胡善祥本人的行为逻辑也出现过矛盾,关于做太孙妃的目的,她在与姐姐孙若微的交谈中给到的理由是“为家人复仇”。但前期却没有刻画出她对已故家人的情感有多么浓厚,反而便倾向人物私欲刻画,人物目的很有分裂感。

逻辑与伏笔铺垫不足,当受辱戏份出现之时,便难经得起推敲。这段设定反而更像刻意在胡善祥身上堆积悲惨让人物加速黑化,使剧情看起来过于狗血,难让观众共情,为黑化而黑化、为惨为惨,这才是不被认可的根源。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至少,这段戏份,原本给观众的感受应该是“胡善祥太可怜了!”而不是“什么鬼?”

老套与新意?

其实,大众反感女性受辱戏,近年出现频率不低,新版《倚天屠龙记》中周芷若险些被玷污便曾收到大范围吐槽。但仔细看评论你会发现,观众反感的不只是心中的女神受虐,还因这一桥段“过时、恶俗”。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在一些古早作品中,为了映衬封建男权的劣根性或者突显剧情虐心感,会很钟意这类桥段的添加。但当下影视行业追求剧情创新、合理,再去采用古早作品中泛滥过的桥段,很难给到观众新鲜感。

同时,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大多数观众对这一类剧情都非常厌恶。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

《半生缘》曼桢受辱是8090后童年噩梦,幼年观看《神雕侠侣》时,大多数人都想痛打尹志平。只不过彼时观众话语权较小,只能单方面接收制作方传达的内容,但当下舆论环境已经截然不同,面对不喜的元素必然会进行抨击。

或许,内容制作方们应该去反思,如何进行有意义的创新,给到观众惊喜。面对冲突性强的剧情,如何让观众感到惊讶却合理,而不是狗血又不能理解。解决了观众的这些需求,才能做出受欢迎的精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邓家佳很可,这个胡善祥却不太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