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视点 |“荷兰”改名“尼德兰”?并没有

域外视点 |“荷兰”改名“尼德兰”?并没有

“从2020年1月开始,‘荷兰’将改名为‘尼德兰’。”日前,有媒体报道的这则新闻在国内外都引发了关注。然而,记者经多方核实确认,发现这则新闻并不完全准确,对事实本身存在一定的误读,对公众也有误导之嫌。

误读

这则新闻的原始出处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网站,报道标题就是《“尼德兰”不想让你再叫它“荷兰”》(The Netherlands doesnt want you to call it Holland anymore)。但事实上,荷兰的正式国名一直都没有变化——荷语为Koninkrijk der Nederlanden,英语为The 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简称The Netherlands,而从来都不是Holland。既然它的国名一直都叫“尼德兰(Netherlands)”而不是“荷兰(Holland)”,“更改国名”自然就无从谈起了。

那么,人家明明叫“尼德兰”,我们为什么一直叫它“荷兰”呢?这就要从遥远的历史说起了。16世纪,荷兰还在西班牙的统治之下。1568年,当地爆发了历时80年的反抗西班牙统治的战争。1581年北部7省成立尼德兰联省共和国,包括今天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东北部的一部分。其中,荷兰省(Holland,现分为北荷兰省和南荷兰省)是当时联省共和国中最大、最富裕且最有权力的省份,人们便常用Holland代指整个国家。中文译名“荷兰”就来自“Holland”一词。现在,外国对荷兰的称谓也不一致,有些国家习惯称其为“荷兰(Holland)”,也有些国家习惯称其为“尼德兰(Netherlands)”。以记者在比利时工作生活的经历来看,几乎没发现有人把“Netherlands”称为“Holland”。

当然,把视野放大一些就不难发现,以部分来代指整体的情况,“荷兰”并非孤例。比如,我们习惯以“英格兰”来代指英国,“英国”的译名亦来源于此。但实际上,英国的正式国名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它的领土除了英格兰之外,还有苏格兰、北爱尔兰等。“荷兰”和“英国”都属于中文译名跟其正式国名存在脱节的情况,但并不妨碍这两个中文译名在实际使用中得到约定俗成的认可。

真相

域外视点 |“荷兰”改名“尼德兰”?并没有

如果更改的不是国名,那么更改的到底是什么呢?

记者从荷兰当地媒体了解到,这次更改的其实是一个徽标。对于这一事件,当地媒体早有报道。2019年11月8日,荷兰外贸发展部长西格丽德·卡格(Sigrid Kaag)宣布,政府将拨出20万欧元来更换荷兰的一个徽标(LOGO),新的徽标将能使荷兰更好地出现在国外。

记者从荷兰国家旅游会议促进局(NBTC)官方网站上看到,这个被弃用的徽标由郁金香图案和Holland字样组成(这个徽标在NBTC对外宣传荷兰时被采用得最广泛)。取而代之的新徽标则采用含有郁金香造型的大写字母NL和Netherlands字样(共有英、中、日等8个语言版本)。从明年1月起,荷兰政府机构、驻外使领馆、高校、会展等都可以采用这个新徽标。

可见,所谓“更改”,其实就是更换一个徽标而已。荷语和英语的国名没有变化,那么中文译名呢?中国驻荷兰大使馆表示,“荷兰还是原来的荷兰”。言下之意,这个名称将继续沿用。

缘起

资讯网站Quartz分析认为,此次荷兰政府更换徽标,一方面固然是用Holland来代指整个Netherlands不妥,另一方面,也希望以整个Netherlands来为南北两个“荷兰(Holland)省”的旅游市场分流,改变荷兰国内旅游市场“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现状。

人们常说的“荷兰(Holland)”仅指该国12个地区中的两个,包括阿姆斯特丹所在的“北荷兰省”,以及鹿特丹和海牙所在的“南荷兰省”。对于造访荷兰的境外游客来说,“荷兰游”基本就意味着阿姆斯特丹、海牙和鹿特丹三城游,再外加郁金香花田和风车村。其他很多地区都乏人问津。

那么,荷兰政府声称的“旅游过度”到底情况如何呢?日前,记者跟随旅游团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一路北上,亲身体验了“鹿特丹—海牙—风车村—阿姆斯特丹—羊角村”这条经典的“荷兰两日游”线路。记者发现,虽然冬天是荷兰的旅游淡季,但热门城市和热门景点仍然人满为患。

鹿特丹是欧洲第一大港,但在其著名景点方块屋、市集广场、老港口和伊拉斯谟桥,记者几乎都看不到游客。到了距离鹿特丹仅20分钟车程的海牙,游客就多起来了。海牙城市很小,景点也相对集中。在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国会大厦以及著名的和平宫附近,街道上的游客都络绎不绝,到处都有人在拍照留念。到了风车村,游客就更多了。偌大的停车场上停满了旅游大巴,记者所在旅游团的随团司机差点找不到停车位置。在风车村里纵横交错的小路上,随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当地居民开设的店铺里也是人声鼎沸。

阿姆斯特丹更是人满为患。在热门的博物馆里面,游客摩肩接踵,需要排队前行参观展品。在游船码头,记者排队等候近两个小时,才能登船游览。入夜之后,在主要的旅游观光街区,好几条街道都被游客挤得水泄不通,餐馆、酒店到处客满。羊角村以“世外桃源”著称,但随着大批游客涌入,村庄的宁静早被打破。记者为了参加乘船游览羊角村的项目,在游船码头上排队等候了一个多小时。在游览过程中,记者还发现,很多当地居民都把通往自家庭院的木桥锁上。有些居民还在屋前设置告示牌,提醒游客不要进入私宅领地。

淡季尚且如此,旺季可想而知。从记者“亲测”的情况看,荷兰政府为“Holland”旅游市场导流的举措很有必要。统计显示,2018年,荷兰接待游客约1800万人次,而该国总人口才1700万左右。荷兰国家旅游会议促进局还预计,到2030年,该国将面临每年4200万人次的观光人潮。很难想象,如此巨大的客流量集中在“Holland”地区的话,当地的旅游设施如何能够承受,游客的旅游体验又该有多么糟糕。

当然,游客能否如愿被分流到其他地区,恐怕还要拭目以待。哪怕记者工作的驻地紧邻荷兰,但除了阿姆斯特丹、海牙、鹿特丹、风车村、羊角村这些热门旅游目的地之外,荷兰其他地区都很少听说,更谈不上了解。对于远道而来的境外游客,要想把他们分流到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地区,显然不是更换一个徽标就可以实现的。看来,在更换徽标之后,荷兰的旅游主管部门还要开展更多宣传推介的工作。

(编辑邮箱:[email protected]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雍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域外视点 |“荷兰”改名“尼德兰”?并没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