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一周见 万物皆可播 直播带货席卷文娱圈

娱乐一周见 万物皆可播 直播带货席卷文娱圈

2020年,直播带货是大势,李佳琦、薇娅卖得风生水起,罗永浩进军电商直播被称为电商巅峰对决。而在疫情的影响下,这样的趋势逐渐扩大,触及了很多很多行业,其中娱乐圈、文化圈都在进行直播卖货的试水,编剧在线卖剧本,明星变主播带货、书店在线卖书自救,这种特殊时期产生的新业态同样值得关注和思考。

编剧直播卖剧本

我有故事你有钱吗?

4月3日20:00,“编剧帮学院”主办的“全球首次直播卖剧本大会”正式“营业”,当晚,共有5名编剧作为直播嘉宾,为超过4500位直播观众推介了自己新创作的原创影视剧本,有都市情感轻喜剧、家庭伦理喜剧、悬疑科幻公路片等,目前已经直播2期。

对于开直播卖剧本的初衷,杜红军告诉华商报记者:“疫情期间行业面临困境,编剧帮作为一个平台来说一直服务于编剧,也希望做一些新的尝试。这几年IP改编大热,原创剧本得不到重视,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原创得到重视,让大众对编剧行业有一个新的认识。”

每期直播过程中有5位编剧登场,每位用10分钟介绍自己的剧本,再用5分钟回答直播间观众的提问。观众还可以用打赏来表达自己对被推介剧本的态度:“喜欢”,可打赏6.66元;“不喜欢”,可打赏2.22元;对剧本很感兴趣,想进一步跟编剧沟通的,选择打赏168元——在直播结束后,主办方将为其与编剧“牵线搭桥”。

对于这样的打赏设定,杜红军表示:“我们是基于直播间的功能想到这个方式,其实也就是模拟投票。这相当于考验买家的诚意,对于一个项目连168元都不愿意掏的甲方,好像也不太值得信任。”

杜红军透露,观看直播的网友估计有八成是圈内人。“我们在后台发现,像华策、万达、坏猴子……国内很多电影公司的人都来了,只不过很多人在‘潜水’,没有发言。当然也会有一些圈外人因为好奇而进来看,这也是好事,因为你可以在一个项目的早期阶段就听到普通观众对它的评价。”根据杜红军的预判,直播6期之后,应该就会出现预期的成交局面,“剧本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有权决定买剧本的全国不到1000人,我们只寻找一个买家就够了。”

直播卖剧本能否成为未来趋势,解决行业刚需?编剧宋方金认为,编剧球员化,价值可视化。故事乃奢侈品,价高者得,“建议影视从业者多关注这个事情。我认为它将改变传统的不透明的剧本交易模式。直播卖剧本将从根本上改变供求关系,新人编剧和年轻编剧将跟资深编剧和成熟编剧接触到同样的资源平台。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很多有才华的新人将在这里更快地腾飞。成名要趁早,平台很重要。”

编剧余飞也提出了建议:“直播卖剧本应该由大编剧重磅作品开启,辅以剪辑视频,在固定平台形成规模,以达到最好的推广目的。大编剧成功之后再带动小编剧,逐渐形成产业模式。如果东西过硬又已全写完并推广到位引起大量围观形成热点后,根本不用担心剽窃。”

但也有业内人士并不看好。圈内一位制片人告诉华商报记者,直播卖剧本可能会让一些新编剧加到一些圈内制片公司工作人员的微信,打开一些渠道,“但圈内的渠道其实是畅通的,制片公司剧本的来源,第一个源头是IP,这已经形成了很强的产业链;第二个是剧本定制,向知名的成熟编剧约稿,这个也是通畅的;第三个是新人投稿,虽然是1000字的梗概,但也是通畅的。缺的,其实是好编剧好剧本。编剧对市场的掌握的确不如制片公司,制片公司来找你可能更节省时间和成本。”

还有人将直播卖剧本与电影节的剧本创投进行对比,上海国际电影节、平遥国际电影展、釜山国际电影节等国际性影视节都设有剧本创投会,但事实是一个剧本从孵化到登上大银幕,绝不是只把剧本卖出去这么简单。“创投会对吸引投资、拓展相关资源确有帮助,但一个原创剧本要拍摄成影视剧极为困难,更不必说靠直播卖剧本这种形式了。”影视制片人周先生说。

明星也玩带货

拼不过主播很正常

不知道之前明星偶像代言产品最佳销量能有多少,在直播卖货领域,口红一哥李佳琦一句OMG之后,货品秒光是常见的事情。除了出场费,还能分销售提成,网红靠带货赚得盆满钵满。在直播卖货越来越红火的情况下,很多明星也放下身段,试水电商直播,想要成为带货明星。

明星带货领域业绩比较突出的有柳岩,她之前现身某直播平台卖货3小时,在直播过程中,柳岩一直将“岩姐给各位老铁承诺,如果购物过程中有任何不对,退货岩姐买单”这句话挂在嘴边,号召网友“买买买”,很懂套路。事后结算,柳岩3小时内卖货将近1500万元。叶璇为了卖货,直播喝生鸡蛋证明产品新鲜无菌,让粉丝惊呼太拼了。许久没主持什么节目的李湘,也开设了自己的专属直播间,直播频率很高,不到一个月时间就直播了6次,每次直播时长达3个多小时。李湘卖的东西,从火锅底料到红酒到女性用品到空调到车,范围很广,只是销售额差别很大,据悉李湘卖空调卖了一亿+,但卖貂毛大衣却一件都没卖出去。

比起薇娅、李佳琦,明星虽然名气大,但带货能力却忽高忽低。但这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明星的本职工作是演戏是唱歌,直播卖货很多时候是玩票性质的,等到要演戏或要筹备新歌演唱会时就无暇分身了;另一方面,大众对明星和网红主播的心理预期也不同,“商家找明星代言,更多看中的是明星在大众心中的地位和好感度,观众会因为喜欢和欣赏,对该明星代言的产品产生信任,有时不一定会转化为购买,仅仅是一种品牌宣传。但网红就不同,在大众眼中,网红就是来卖东西的。”某明星的经纪人如此分析。

“我买李佳琦的东西,就是因为便宜,而不是因为他帅、他会说。他卖的东西应该是全网最低价,因为很多商家会把价格给他压到最低,只有他这里能买到。很多明星卖货我也追过,货物肯定没有网红主播的多,有时价格也没有优势,我最多看看,不会下手。”资深网购达人小钊告诉记者。

“术业有专攻,网红主播对商品的了解肯定胜过明星。”一位化妆品销售表示,“李佳琦对口红的了解,在业内也是公认的,我相信那些口红的品牌代言人都不会比他用过的多,所以他卖东西时的产品介绍、使用体验更具有说服力。而且他当过销售,也更懂得消费心理。明星就靠着上场前的临时备课,肯定拼不过的。”

书店直播卖书

尝试多种形式拥抱互联网

由于疫情的影响,原本就生存困难的实体书店遭遇了更加残酷的考验。很多书店变成了无人书店,咖啡茶水等周边产品也卖不出去。于是很多书店也开始尝试直播卖书的模式。

书店直播卖书一般有三种形式:一种是书店员工化身主播,一种是邀请专业网红主播帮忙卖,还有一种是邀请作者本人进行线上站台带货。

2月4日,上海的钟书阁静安店首先开始直播。在那场4个小时的直播里,店长化身主播,带领大家云逛“无人书店”。观看数量高达8769人次,评论超过一万条,点赞和打赏超过了3万条!随后,钟书阁趁热打铁,接连进行了多场直播,也带动越来越多的书店加入直播浪潮。根据淘宝的数据,目前全国已有200多家书店开通直播,同比大涨5倍。新华书店、建投书局、麦家理想谷、蒲蒲兰绘本馆等等都在通过直播进行自救。

至于直播效果,有的相当客观。2月14日,沈阳“离河书店”的老板在豆瓣上直呼,“直播卖货效果出奇好,我的书店可以活下去了!”据透露,从2月13日到29日,书店通过直播卖书卖文具,获得收入将近3万元。也有书店选择和网红联手,“单向街书店”许知远和“淘宝直播一姐”薇娅联手直播售卖一款99元的“保卫独立书店盲袋”,在直播结束后,薇娅直播间盲袋销量超过4000件,“单向空间”同款也超过1000件。这款盲袋取得了超过50多万的销售业绩。此外,麦家的《人生海海》出现在薇娅的直播间里,3万册5秒售罄。

正如当当出版物事业部总经理张玲所说,直播卖货在电商领域已不新鲜,但直播卖书,让更多读者有机会接触到作者和编辑,其实才刚刚起步。

从事传统出版业的王女士认为,“图书+直播”对于行业是一个利好,“我觉得不管什么形式把书送到读者手上就是好的形式。其实直播卖书带货是一个打破圈层的现象,就是把观看直播的人变成读者。我有时去翻看薇娅带货那个链接下面的评论,他们都是因为直播引流来的新读者。我觉得这对作者和出版行业来说不是坏事,甚至是利好。”

西安很多书店也尝试了直播卖书的模式,例如嘉汇汉唐书城店员化身主播,上线带读者“云打卡”,逛书店,买新书。嘉汇汉唐书城营销策划总监李纯透露,自2月20日起,嘉汇汉唐书城直播过10期图书公益分享,10期图书销售直播,“读者们普遍接受并认可阅读分享的方式,但直播图书销售收效不如预期。”期间也遭遇了很多困难,“我们有几位同事轮流在做主播,困难在于图书的直播销售除了情怀,根据需要购买的比例很少,主要源于图书的特殊性,每一本书的介绍都需要做大量的功课,而直播的快节奏,很难通过内容引起共鸣,无法以内容取胜。”

与其他商品不同,书店的直播不仅仅停留在卖货这样一个层面,如云讲座、云阅读会、线上签售、作家直播等形式。而书店拥抱互联网的方式更是多种多样,如连锁书店言几又发起了门店所在城市的同城送书服务,联手饿了么,以各大门店为服务中心,周围3公里范围内接单配送。读者在饿了么上在线选书,最快半小时就可以取到“精神食粮”。北京市与美团就“实体书店+美团平台计划”达成协议,72家北京市实体书店成为第一批进驻美团平台的示范企业,美团还将实行流量补贴,让消费者“点书如点餐”。除了发起直播带货、同城配送,独立书店还开展了盲袋选书、线上读书会、储值返赠、线上课程等自救方式。但记者浏览了西安的外卖类App,目前还没有相关服务开展。

疫情冲击之下,书店展开各种形式的自救,也许在疫情结束之后,实体书店会探索出一条新的互联网+发展道路。“这种方式会成为常态,依赖线下实体的书店,也需要通过新的渠道与读者沟通,找到新的方向。”李纯说。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娱乐一周见 万物皆可播 直播带货席卷文娱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