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只土鸡疑因村民祝寿放烟花被吓死,养鸡场索赔部分损失遭拒

12月29日是四川宜宾叙州区安边镇致和村村民饶某全50岁生日,女儿小饶及女婿为父亲摆寿酒,邀请亲朋好友前来热闹热闹。

为了增加喜庆气氛,28日晚,家人在院坝外的公路上燃放了10箱烟花。燃放过程持续了十多分钟,但中间间隔了一定时间,分两批次放完。

在燃放点附近100米左右,是一家养鸡场,有2000多只即将出栏的成品土鸡。燃放烟花时,土鸡都已入圈睡觉。姚家房前的竹棚架上有自家20多只鸡。

晚上9点多,饶某全接到电话,得知隔壁养鸡场的鸡因打拥堂,发生挤压踩踏,死亡了246只,疑因被烟花惊吓所致。饶家人赶到养鸡场,确实看到死鸡摆了一大片。第二天死鸡被深埋作无害化处理,

养鸡场管理员陈师傅称,鸡在夜间看不见,俗称“鸡摸眼”。又是胆小动物,平时即使受到人惊吓,也是“鸡飞狗跳”。所以当烟花突然升空爆响时,已经睡觉的鸡不知所措,本能地往一个地方挤,于是发生踩踏。

12月29日,经致和村委调解,养鸡场核算损失达15000余元,养鸡场、管理员和饶家各承担三分之一。但是主持父亲生日宴会的小饶和丈夫不认可:“一是怎么证明鸡死亡和放烟花有关?二是家庭困难也无力赔偿。”

246只土鸡疑因村民祝寿放烟花被吓死,养鸡场索赔部分损失遭拒

民房旁的山窝里是养鸡场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养鸡场鸡棚在一个斜坡上,一半平地,一半悬空,悬空处上面用木棒做横梁,铺设塑胶网垫,鸡粪可以漏下去。鸡棚悬空区域一根木横梁断裂,陈师傅说那是鸡打拥堂时,压断的。

246只土鸡疑因村民祝寿放烟花被吓死,养鸡场索赔部分损失遭拒

养鸡场被压断的木横梁

“我家养的20多只鸡,就在烟花燃放点旁边睡觉,距离特别近,但是一只都没死。为什么养鸡场那么远,还会死那么多?”小饶难以接受“燃放烟花吓死鸡”的说法,拒绝按此前方案进行赔偿。

养鸡场负责人告诉记者,鸡受到惊吓打拥堂踩踏,这与熟睡中的鸡受到烟花惊吓有直接关系,网上有很多类似案例。而且,养鸡场周边不能放烟花、鞭炮,此次损失较大,考虑彼此是邻居,只要求对方赔三分之一。

红星新闻记者咨询了宜宾叙州区公安分局,因事发地处于远离城镇的农村,并不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范围之内。至于养鸡场附近不能放烟花一说,饶家人表示不知道,养鸡场也没有事先打招呼。

246只土鸡疑因村民祝寿放烟花被吓死,养鸡场索赔部分损失遭拒

29日下午,管理员陈师傅在喂鸡

律师声音:

鸡之死与烟花有无因果关系

到底属不属于侵权纠纷?

四川力发律师事务所唐法广律师认为,本案属于一果多因的侵权纠纷,客观上讲,持续燃放烟花爆竹是导致鸡场鸡只大量死亡的重要因素,但也不排除具有其他因素。因此,养鸡场业主主张赔偿部分损失,合乎事实与情理。《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四川明炬(龙泉驿)律师事务所王仁根表示:这起事件较为特殊,不能简单视为侵权事件。鸡场主人要把鸡的死亡归责为邻居放鞭炮所致,需要证据支撑,但现有事实只能是推测。即便证明与放鞭炮有关,也不能完全归责为鞭炮燃放人员,也可能与鸡场饲养、管理、设施有关。

王仁根律师认为,总之放鞭炮与鸡的死亡,这两者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而且结果事先无法预见,建议双方协商处理。协商不成,需搜集更多有力证据,通过诉讼请求法院裁判。

红星新闻记者 罗敏

编辑 余孟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246只土鸡疑因村民祝寿放烟花被吓死,养鸡场索赔部分损失遭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