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称互联网公司占欠薪群体近半,拖欠股权、年终奖成欠薪新方式

每逢年关,职场欠薪话题都会受到人们普遍关注。近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与芝麻信用联合发布的《2019年职场欠薪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农民工仍然是被欠薪人员的主体,但其被欠薪现象已得到明显遏制,被欠薪人数和金额正在逐年下降,正朝人社部2020年有望实现基本无拖欠的目标迈进;与此同时,近年来新业态领域、程序员、博士等高学历劳动者开始被欠薪。

报告调查结果显示,在职场欠薪现状方面:超过70%的人面临欠薪问题;欠薪金额在5000-50000元的占比超过50%;90后成为被欠薪人群的主体,年龄越小越容易被欠薪;一、二线城市欠薪占比接近60%;新业态产业成为欠薪新领域;程序员和博士等高薪人群成为被欠薪新对象。

报告称互联网公司占欠薪群体近半,拖欠股权、年终奖成欠薪新方式

职场欠薪金额

近15%的新业态从业人员被欠薪

调查显示,从职场欠薪的城市结构来看,三、四线城市(42.57%)比一线城市(25.16%)和二线城市(32.27%)的欠薪比例更高,总体上经济发达地区的欠薪现象更为严重。同时,这也从微观层面反映出职场欠薪在地域上具有的普遍性。

随着新业态经济的发展,除了传统行业(如建筑业、制造业等)存在欠薪问题(占比高达85.62%),新业态下的新型就业形态同样存在模式不稳定、淘汰率高、劳动关系难以明确等问题,这使得新业态经济领域的欠薪问题开始显现。在此次的调查问卷结果中,新业态从业人员(如互联网衍生相关产业)被欠薪的比例达到14.38%。

报告以山东省青岛市为例称,其新业态劳资纠纷案件数量占山东省的比例高达70%以上。2016-2018年,青岛市两级法院受理外卖、网约车、快递业用工纠纷案件共94件,新业态劳资纠纷案件数量逐年上升;在94件案件中,外卖类占14%、网约车类占23%、快递类占63%。在新业态劳资纠纷案件中,诉讼请求比例占前三位的分别是:追索劳动报酬、确认劳动关系、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补偿或赔偿。

7成程序员存在被欠薪的情况

随着近年来全国互联网创业热潮的兴起,“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区块链”等领域发展迅速,市场对程序员的需求更为旺盛。南都记者了解到,本次调查针对中国程序员(IT技术支持/维护工程师、JAVA工程师等)专门进行了一次详细抽样调查,在回收的问卷中,有约72%的程序员存在被欠薪的情况——大多数的程序员被欠薪3个月以下,21%被欠薪6-12月,13%被欠薪1年以上;且其中互联网公司占欠薪群体的比例达到45.79%。

报告称,从学历分布来看,欠薪学历的群体基本符合社会学历特征:学历越低,被欠薪概率越高。然而,调查结果却发现了一个令人诧异的现象,博士学历人群也开始面临被欠薪的情况,尽管被欠薪的比例不高。一般来说,博士的就业状况较好,应该不存在欠薪状况,对该现象的产生原因值得深究。

报告称互联网公司占欠薪群体近半,拖欠股权、年终奖成欠薪新方式

欠薪学历

据统计,大多数程序员被欠薪时间均在3个月以下,有21%的程序员被欠薪6-12个月,而被欠薪1年以上的占比为13%。由此可见,虽然程序员存在大比例被欠薪,但被欠薪的累积时间大部分都在1年以下。

报告称互联网公司占欠薪群体近半,拖欠股权、年终奖成欠薪新方式

程序员欠薪时间

拖欠股权、年终奖成欠薪新方式

根据欠薪方式的调查结果,工资仍然是欠薪方式的“重灾区”,并且法定加班的欠薪方式仍然值得关注。同时需要注意的是,欠薪方式上开始出现了拖欠股权、年终奖等新方式。

报告称互联网公司占欠薪群体近半,拖欠股权、年终奖成欠薪新方式

欠薪方式

从欠薪原因来看,有超过90%的人员认为是老板拖着不发及企业经营遇到困难,其中认为老板拖着不发的人员占比达60.27%,一定程度上说明职场欠薪仍然具有较大的治理空间。

依据报告统计数据,当被欠薪后,有超过60%的人不知道如何维权,超过30%的人会选择法律途径维权,采取极端方式追讨薪资的人只占少数。说明总体上,我国劳动人员针对欠薪问题的维权意识比较薄弱。

当面对企业欠薪后应当如何解决时,调查发现,近7成的受访者认为应当将欠薪企业纳入征信系统,通过增加欠薪企业的融资成本进行惩处,表明进一步完善我国征信系统、加强企业信用制度建设尤为重要。不过仍有约3成的人认为只要不是恶意拖欠,就可以被谅解。

采写:南都记者 傅晓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职场 » 报告称互联网公司占欠薪群体近半,拖欠股权、年终奖成欠薪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