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同桌抱怨父母不在家,一回头老师站我身后嘴角扬起邪笑

向同桌抱怨父母不在家,一回头老师站我身后嘴角扬起邪笑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七乌乌 | 禁止转载

1

在这个小镇,寒冬的夜,凛冽的风刮着,比平日更冷,路边除了孤零零的路灯透着微弱的一缕光,人们早已钻进温暖的被窝。

王老师推着他新买的山地车,两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他总是能找各种理由让李晓经常晚归,两人单独待在办公室的时候,王老师就有意无意地触碰她的手。

她经常安慰自己想多了,可对于一个初三的女同学来说,生物课多多少少让她了解了一点常识。

王老师平日里非常严肃,不苟言笑,同学们都很害怕他,唯独对李晓十分放纵,就算迟到了也不会批评她。

李晓本来是要拒绝王老师送她回家,可王老师说女孩子这么晚回家太不安全了,他压根不容她拒绝,拿起大衣催促她出门。

李晓走在后面,她不敢确定王老师有没有听到她给同桌说,家里除了她没有别的人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王老师就站在她的身后,她吓了一跳,她看到王老师嘴角扬起一丝邪笑,她眨了一下眼睛,王老师面无表情,她怀疑刚刚看错了。

放学的时候,王老师突然叫住了她说,还有些试卷没有批改完,让她帮忙。

李晓心里暗暗抱怨:周五都不让人安生啊,可她望着王老师严肃的表情,本想拒绝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人,李晓感觉浑身不自在,王老师慢条斯理地批改着试卷,好像故意在拖延时间。

李晓的父母是工程师,两人在小镇建了一栋乡村别墅,很是自在。

他们喜欢旅游,一年一半的时间都在旅游,李晓休息的时间也会带着她一起旅游,可周末她要上补习班,所以父母留下保姆阿欢照顾她。

阿欢因为农村的母亲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不得不急匆匆赶到县医院;父母在她早上去上学的时候,说又要飞哪个国家,她没有注意听,她只知道偌大的房间又只剩了她一个人。

李晓忧心忡忡地跟在王老师身后,距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近。她害怕王老师会跟着她进去,每走一步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天公不作美,这个时候偏偏下起了大雪,王老师突然一只手牵住她的手,飞快地往她家跑去,显然家访的时候王老师记住了去她家的路线。

王老师的手力气很大,李晓怎么也挣扎不开,把她拽得生疼。

他的手很冰,可李晓感觉他说话的声音带喘,他的喉结咽了咽口水,李晓很害怕。

很快王老师用李晓的钥匙打开了门,屋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两人气喘吁吁的声音。

李晓这会儿多渴望爸爸妈妈在家啊,她无助地小声说:“王老师,谢谢您送我回家,不早了您也快回家吧。”

王老师环视四周,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户边,孤独的别墅独自屹立在小镇的一角,只有不远处的哀乐撕心裂肺地诉说着死者的不幸,吵得压根听不见李晓家的声音。

他拉上窗帘说:“晓晓,外面在下雪,你忍心老师挨冻吗?这么冷不如让老师来陪你吧。”

大灰狼终于露出凶狠的嘴脸,他一把抱住李晓,粗壮的双手把小姑娘死死地钳住。

李晓大脑一片空白,她使劲地咬了一口王老师,她拼命地呼叫:“救命!救命!救命啊……”

王老师吃痛松开了李晓,一巴掌把她打倒在地,她只感到脑子嗡嗡地响,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怎么了?晓晓?”妈妈捂着额头,睡眼蒙眬地走来,“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的女儿。”

由于李晓的妈妈沈思思,早上出发时头痛欲裂,不得不放弃了旅行的计划。刚喝了药,便沉沉睡去了,听到女儿的救命声,强忍着不适,摇摇晃晃地走出卧室。

王老师显然被突然出现的沈思思吓了一大跳,他足足愣了有十秒钟。李晓拼命地咬了他一口,才把他拉入现实生活。

“好!非常好!”一股邪念在他脑子诞生。

王老师看着李晓妈妈沈思思,她和小镇别的女人不一样,她长得很美,彻底让他失去理智。

他把沈思思按在了茶几上,任凭这个病恹恹的女人疯狂地挣扎。

“放开我的妈妈,”李晓紧紧地抓住王老师的一只手,王老师用力一推,李晓撞到了沙发上。

王老师一把扯破了沈思思的睡衣。无论这个女人怎么求他,王老师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突然一把水果刀笔直地插入了王老师的心脏,他难以置信地望着瑟瑟发抖的沈思思,满是鲜血的手里正握着一把水果刀。

鲜血立马染红了地板,像盛开的红牡丹,沈思思捂着嘴巴尖叫起来……

李晓眼泪一颗接着一颗掉在地板砖上,瘫在那里一动不动,妈妈把李晓搂入怀里,母女俩抱头痛哭。

2

星期一,李晓背着书包按时上学,没有任何反常的神态,依旧在七点半进教室,掏出一本语文书背诵诗词,教室里一片朗朗的读书声。

八点整,平时在这个时候王老师早已经站在讲台上了,他一连五年从未迟到过,所以他要求学生上课不准迟到,他自己就是榜样。

八点半,教室还是没有出现王老师的身影,教室里的同学开始窃窃私语,但眼睛盯死了教室门口,生怕王老师突然出现,自己要挨批评。

九点,这节是王老师的课,胆大的同学有些肆无忌惮地说话,身为班长的李晓让大家不要吵了,保持安静,自习,教室里安静多了。

九点二十,一节课过去了一半,王老师还是没有来,李晓转了转手里的笔,学生时代大家都爱转笔。

同学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巴不得王老师今天不要来上课,同桌催促着李晓去办公室找找王老师,也许他忘了今天有他的课。

“大家不要吵吵了行不行?”突然李晓很大声地制止喧闹声,然后转身向办公室走去,办公室不见王老师的踪影。

教导主任来查班级的到课率,不见王老师,打他电话也关机了。

李晓那是第一次见到王老师的妻子赵警官,她正在与别的老师说着什么。

王老师害怕妻子的传言马上得以证实,赵警官年纪轻轻就做了小镇警局的大队长,由内而外都散发出威严。

赵警官长得可以用“难看”来形容,虎背熊腰,平板身材,很像一个男人。做事风格和王老师很像,都是板着脸,看上去凶巴巴的。

赵警官忙于工作,如果不是学校领导打电话通知她,她压根不知道王老师失踪的事。

她对王老师可能去过的地方、可能接触的人一一进行了排查,结果是最近两天没有人见过王老师,作为一个警察的直觉告诉她,王老师可能遇害了。

她了解自己的男人视手机为生命,他不可能随便关机,一个人民教师也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他不可能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赵警官把学校会议室临时作为询问室,班上同学作为最后见过王老师的人,都要进行询问。

除了毫无价值的一些线索,一无所获,她只能把希望放在监控画面里的最后一个女孩身上。

作为妻子,自己忙于工作,丈夫失踪那么久,现在才知道,不信佛的她暗暗祈求丈夫平安无事。

监控画面里的小女孩安安静静地坐在她的面前,她故意把她放在最后,因为经过漫长的等待,再好的心理素质也会出现马脚,她必须要抓住这最后的希望。

“你叫什么名字?”赵警官仔细地盯着李晓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我叫李晓。”李晓平静地回答。

李晓黑眼圈很严重,显然没有睡好觉,对于一个初三的学生来说,谁都想上重点高中,熬夜拼命学习是家常便饭,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你最后一次见王老师是什么时候?”

“是周五的晚上。”李晓没有丝毫犹豫地说。

“王老师有没有什么异常?或者说他给你说了什么没有?”赵警官注意着李晓的表情,任何小小的细节都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王老师没有什么异常,那晚我记得很清楚,他让我帮他批改试卷,初三考试有很多试卷,弄完了就很晚了,他要送我回家,然后他就走了。”

“也就是说王老师送你回家后,你们才分开的,他有没有说去哪里?”

“没有,我想他回家了。”李晓思考了一下回答说。

“王老师在路上跟你聊什么没有?”

“没有,因为很冷,喘气都透着冷。”

赵警官知道自己的老公平时都不怎么说话,除了手机外,惜字如金,但他并不怕冷,不然冬天他是不会骑自行车的。

“周六周末你在干什么?”

“我在上补习班,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我补习班的老师。”

赵警官让人去核实,结果李晓果真在补习班,而且比平时待得更晚。

李晓说话毫无破绽,而且好像每个问题,她都提前知道。她还有着超乎常人的平静,也没有丝毫好奇,这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表现,赵警官心里为老公捏了一把汗。

“我们怀疑你们的王老师遇害了,你记起任何线索要及时告诉我们。”

李晓的神情突然显出一丝慌乱,但很快又镇静下来,刹那间赵警官怀疑自己看错了,她想自己老公的失踪肯定和这个女孩脱不了关系。

距离王老师失踪已经是第四天,案件依然毫无进展,赵警官莫名地感到烦躁,甚至不惜发出悬赏,提供线索者一律重金酬谢。

赵警官脑子里涌现出和王老师的点点滴滴,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她追王老师简直是隔了一座山。她喜欢王老师身上的书生意气,如果不是她使了一点计谋,他们根本不会在一起,当然这也是他们婚后不和的直接原因。

有人提供了一条线索,说是看到了王老师的踪迹,赵警官急忙赶过去,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原题:《失踪的老师》,作者:七乌乌。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向同桌抱怨父母不在家,一回头老师站我身后嘴角扬起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