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原创作者:向由,本文转自南风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最近几天,“致良知”备受非议。

一位学员化名王帆,对媒体指控道,他参加了一期致良知学前培训,被要求统一着装,不能请假、不能迟到、不能早退。经过一整个上午的学习,他的脑袋发懵,忽然想到:“不会是进了传销吧?”

王帆不是孤例。今年10月10日,河北邢台的一位“致良知”学员,受公司安排学习几天后,也在网上发帖,吐槽“致良知”像是传销。

不过,传销无论南派、北派,给人的普遍印象都是穷:陋室空堂,抵足而眠。“致良知”却不穷。相反,根据官网材料,“致良知”全称“致良知四合院”,是一个以企业家为主体、王阳明心学为核心的学习型组织。它出身“商家”,自然“多金”。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致良知四合院”的官网显示,这是一家以企业家为主体,以家庭建设为平台的公益文化促进机构

事实上,“致良知”不仅不穷,还颇具能量。2017年4月17日,在我供职于深圳某单位时,“致良知”在深圳一酒店举行活动,单位领导特别命人参加、宣传。

那次,活动主题叫“企业家,做新长征路上的无畏战士”。

活动如题,是将一群企业家聚起来,在酒店的会场举办讲座。我去了会场,但下笔时,却犯了难。我还保留着聊天记录,那时的我对领导说:“这个稿子我不想署名——以后出了什么违法的事,找过来就不好了”。

是不是“传销”?

反传销人士李旭曾经告诉我,传销有很多“变种”,但有两点是不变的:

一,有明确的按照等级分配的制度。

二,采取“拉人头、赚提成”的方式发展下线。

凡符合的,都是广义上的传销。“致良知”被指涉嫌传销,但根据多名学员所说,他们参加培训时,并不直接交费,也就没有“提成”可言。此外,是否参加培训,学员有一定自主权,“致良知”没有强制性手段。

目前来看,对“致良知”涉嫌传销的指控,证据并不充分。

但这不能表明,“致良知”的模式合法、合理。实际上,它之所以被指“精神传销”,就是因为它将学员导入了类似“传销”般的处境和精神状态。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致良知”学习会现场(图源:“致良知四合院”官方公众号)

两年前,在我无意闯入的“致良知”学习会现场,能用两个字形容:狂热。

一百多位企业家在场,他们分成三列,围成半圆在讲台下坐着。本就不大的会场,因人多而闷热不堪。但每位演讲者一上台,即刻就响起持久掌声,主持人还不放过,一次次呼吁再久一些、再响一些、再多一些。

鼓动气氛,毕竟还算职业素养,但台上人讲话的内容,更是“狂热”有加。

学习会分为两部分,先是白立新在内的“讲师”,讲他们对心学的领悟,对现实的看法,对企业家观众们的劝诫。接着是企业家代表上台,中间有一个“立志”环节。

企业家代表“立志”时,个个激情不已。

企业家们在集体诵读(图源:“致良知四合院”官方公众号)

“致良知”人员在当时提供的通稿内容,可以佐证我的记忆:

晶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靳保芳说:“今天很震撼,很感动。我是做光伏产业的,所以,我立志成为一个光明的使者,把光明带给中国、带给世界,为实现“两个100年”的中国梦效犬马之劳。”

高金技术产业集团董事长熊海涛说:“我在这里庄严地立志,做无私奉献的现代女性”。

千喜鹤集团董事长刘延云说:“我立志……在餐饮业和食品行业致良知,让全国人民吃上放心、安全、健康的食品……我立志到2035年,集团营业收入3000亿,员工100万人,让100万个家庭过上幸福、美满、快乐的生活!”

这个现场,掌声如雷、陈词慷慨、欢呼阵阵,他们都是事业有成的中年人,与我不在同一个世界。或许正因如此,他们越嗨,我越困惑。

“招生宣传”

场子火热时,道理反而不重要。好在我“冷”,试图理解讲师说的道理,加上官方通稿的记录,还能记忆些许。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致良知”在2017年的一份宣传通稿

那天,“致良知”创始人白立新的演讲主题是《回到原点,重新出发》。大概意思是,当你迷失的时候,最短的路径就是回到原点、重新出发。起点即巅峰,回到清澈的良知,回到那个“一”。

说到这里,还是哲学理论。释迦牟尼讲“大慈悲种子”,《道德经》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都是说世界有本质、有本源。

但是,“致良知”毕竟是面向企业家的,学习会下坐着的,都是各地前来的老板。

对企业家心中存在的问题,白立新说:“如果你感到很孤独,很焦虑,很迷茫,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你仍然生活在黑暗之中。在光明的世界中,黑暗中的问题根本不存在。”

接着,白立新讲回了王阳明,告诉企业家们,应当了解如何修身,齐家,治国,利天下。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致良知四合院”创始人白立新在演讲现场,与企业家共同学习阳明心学,探讨企业家的时代责任(图源:“致良知四合院”官方公众号)

至少,我没有被白立新说服。他没有说,什么叫黑暗,什么叫光明,怎么离开黑暗来到光明。似乎,王阳明心学是一个不言而喻的解决方案。

有没有说服我,不重要。至少一百多位企业家听得认真,全神贯注,还报以掌声。

而且,它似乎起了作用——

三位“致良知”的正式成员分享了心路历程。其中,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说,他在学习致良知以后,55岁重新立志。为了修复与员工的关系,他把公司改造成股份公司,不再个人绝对持股。他还推出员工持股计划,设立困难救助基金等。

同样地,现场响起了一阵掌声。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白立新在演讲时,现场掌声雷动(图源:“致良知四合院”官方公众号)

只是,总有图穷匕见时。

这场学习会,从上午开到下午,如同一次中小型企业主的联谊会。快结束时,反反复复夸赞“致良知”的主持人,表达着同一个意思:老总们可以把员工送来学习。

“致良知”既然有净化心灵、促进团结、增加觉悟的种种好处,何不安排高管和员工来上课呢?

我才明白:哦!原来是一场企业版的“招生宣传大会”。

“两个世界”

接下来,便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王帆”们的尴尬。

他们受到公司安排,被动地学习“致良知”,不但没有加班费,还挤占了正常的休息时间。

“致良知”的培训很严苛,椅子只能坐一半,不能靠靠背。每天、每月还要写学习心得,俨然是个成人“补习班”。

公司的安排,虽不能说是强制,但在现实中,老板的喜好,几人敢不从?

在独断的决策下,高管与员工疲惫不堪,而换来的,只是老板的精神满足,以及TA在某个圈子中的一席之地。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微博上关于公司强制要求员工参加“致良知”培训的吐槽

两年前,要写“致良知”的宣传稿,我很难下笔,是因为它和“先演讲、再卖书”一样,游走在法律边缘。

事实也是如此。根据天眼查,“致良知”曾两次接受北京工商局的行政处罚,因为“发行其他非法出版物”和“未经批准擅自编印内部资料”。

目前看来,“致良知”还不止一处涉嫌违法。

它的经营主体是“北京致良知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相当于法定代表人)是刘芳。《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明确规定,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不得同时担任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然而,刘芳是三十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截至目前,针对被指涉嫌传销的风波,“致良知”官方还没有正式回应。作为一个以公益为名的组织,对种种疑点,理应作出解释。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据首都之窗官网显示,“致良知四合院”有两条非法出版处罚记录

不过,在疑团消散之前,“致良知”风波还有另一层问题,可以先谈谈。

比起员工们的被动参与,老板们是主动学习“致良知”的。他们不但要付出一定人力资源,还要花掉真金白银。一名受访的企业高管告诉澎湃新闻,致良知四合院曾主动向其所在公司索要300万元赞助。

企业老板愿意花钱,学习他们喜欢的知识,在法律上没有问题。

但是——能不能不强迫员工?能不能保障员工的正常休息时间,至少应以《合同法》为准。根据学员爆料,“致良知”培训时间长,甚至限制上厕所、带手机,法律依据何在?

两年前,在“致良知”学习会的午休时间,其工作人员对疑惑的我说:“部分有了财富的人,就是热衷于慈善,想给这个社会做好事。你可能觉得我们在胡说,但,是你现在理解不了”。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

某公司组织员工集体学习“致良知四合院”材料(图源:“四合院”app)

对,在企业家眼中,做好公司,就是为社会做贡献,所以参加“致良知”,也是在做好事。

我的确理解不了。

所以我在后来对领导说,我搞不懂、也不会写这篇宣传稿。领导便让我休息,把这件事揽给自己做了——做领导的你,有你的原因、你的世界,请“内部消化”,才算是你的“良知”吧。

作者 | 南风窗高级记者 向由

排版 | STAN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职场 » 学“致良知”的老板不傻,他们是想让员工变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