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活成了一个传奇”,是尹正对商细蕊的评价。遇到这样的角色,热爱演戏的尹正压根儿不用想就接下来。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尹正饰演商细蕊

《鬓边不是海棠红》里唱京剧旦角的商细蕊,是尹正做演员以来较大的角色突破。尹正不是演员科班出身,他学音乐,毕业后,逐渐通过音乐剧无缝对接到了隔壁影视剧行业,多数观众认识他,始于一首洗脑的“一剪梅”(《夏洛特烦恼》),喜剧形象太深入人心了。还好俊朗清秀的外表没什么限制,尹正很有观众缘,这些年既活跃在大银幕,也没落下电视剧,从正义警察演到民国特工,角色在他的诠释下很能自洽,能找到一份独特感。

可商细蕊这个角色实在不简单。从原著到剧集, 商细蕊首先是民国时期的梨园魁首,下了台,性情又跟孩子一样,在抗日战争背景下,结识了与他相知相惜的商人程凤台。完全不了解京剧的男演员要演京剧男旦,还不是走过场,不论提前怎么准备,接下这种“台下十年功”的角色,免不了要做好播出后有争议的准备。

尹正很直接,剧集还没播,他在微博里吐槽自己可能演砸了,不是演技问题,不是人设问题,而是“太胖了”。尹正预感得很准,播出后,针对商细蕊的评价,不少集中在他的丰满圆润上。扮上后珠圆玉润,不论是醉酒的贵妃还是撕扇的晴雯,都颇有名伶风采,可卸了妆后,圆润感就显得不上镜了,对演员来讲,除非是特型要求,身材外貌确实影响观感。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尹正的戏妆

还没等记者开口问,尹正就毫不避讳地主动聊起这个事,“等你问不如我自己先来提,遗憾就是,人家说太胖了……但是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想法跟他的命,我不会去偷懒,我当然知道瘦了比胖上镜好看。但是名伶不是每个都很瘦的,我也很被动,拍戏过程当中我偷偷减肥,被戏曲老师发现了,他还批评了我。说你扮起来没之前那么好看。”他一度陷进尴尬的处境,“老师说你要做出一个取舍了,因为台下面的话,可能你会肉乎乎的,但是如果你肉乎乎的话,你扮上之后很好看。” 最后,在和老师、导演商量后,尹正认为商细蕊首先得是个好旦角,再谈别的,因此选择“扮上很好看”。这让本来就挺爱吃的尹正不太刻意节食了,导致不容易瘦下来。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当然,尹正也反省,自己是易胖体质,商细蕊又恰好是“吃货人设”,“你应该会发现,商细蕊除了吃就是在吃,要么在唱戏,其他时间一直在吃。而且惠楷栋导演要求比较真实的东西,他会希望演员把食物咽下去。他不喜欢你嚼两下吐了之后他喊停,然后再继续演,他很喜欢你嚼着食物的呼吸,伴随着食物在嘴里说台词,因为这样会显得人很真实。” 这些戏份又常常赶巧在夜戏,后果就可想而知了。但是尹正感慨,自己并不后悔,他很爱商细蕊这个角色,因此只能跟观众道歉,“很遗憾”。刚用一本正经的语气遗憾完,一转念尹正还是忍不住暴露出直率性格,“说到底不就是被人说胖吗?我还真不相信了,就我一人,胖了能毁了一部戏?”

演商细蕊的难,当然不止于胖瘦。没有一点戏曲基础就想短时间内提升水平并不现实,但尹正的确抓住了一些精髓,比如开篇把对面小姐们比下去的兰花指,上热搜的咬手绢。尹正认为,平时除了跟着戏曲老师训练学戏,模仿京剧演员的“职业病”很重要,“我经常会去找上海戏校的老师,耳濡目染一下。你就看着他们怎么上课,观察他们的言行举止,学精气神。”

实际上国内过去拍名伶的影视剧数量比较少,又都偏正剧,而商细蕊在台下的性格却有些“疯”,演员要承受的压力不言自明。但尹正看得开,“角色争议大,多好。一个是全天下都喜欢的人多没劲,一个全天下都讨厌的人也没劲,有人爱有人恨,多有意思。”他有一部分心性和商细蕊一样,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演商细蕊对他来说,不存在考量一番再决定,因为“没有任何的压力,只有幸福”。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对话】

关于商细蕊:谁不想体验一把传奇人生

澎湃新闻:你对《鬓边不是海棠红》的弹幕或者评论有什么感想吗?

尹正:有感动,也有觉得比较遗憾的地方,很多人会觉得不错,看到了一些细节,比较回归原著,大家能够看到我们对国粹的致敬,态度很好。遗憾嘛,比如说人家说太胖了。当然你没办法去解释太多,有很多观众说你太胖了,很丑或者怎么样,我只能说是很遗憾,但我没有偷懒,现在这个样子我并不后悔。

澎湃新闻:从你自身的角度来讲,其实还是比较认可这个商细蕊?

尹正:他起码在戏台上面,我认为是比较好看的,你想他戏台上面就是风情万种的,下来就是一个熊孩子。当然他在原著小说里面是个纸片人,说他站在某些小姐面前,就显得小姐都膀大腰圆的,但是我实在是做不到。如果观众真的对我特别不满的话,我就只能道歉,对不起,因为我很爱这个角色,我希望他各方面都很好。

澎湃新闻:演员被动的成分还挺大的,有些委屈也只能自己咽。

尹正:这个是应该的,因为你就是干这个的,而且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你控制不住。可能会有很多人觉得,我是在找借口,但是我尤其是为了角色,不是一个会偷懒的人,比如说我之前拍别的戏,这个角色我认为他要很瘦,我就可以不吃饭,狂跑步很瘦。但是这部戏也奇了怪了,他就瘦不下来……但是正好也符合了戏曲老师要求,我一定会选商细蕊在台上好看,因为这样更符合他的人物设定,梨园魁首,对吧?

澎湃新闻:一开始和导演的沟通过程中,其实是没有提到商细蕊胖瘦问题的?

尹正:根本就没有提到过这个问题,因为我也不是胖得走型。但是后来每天拍夜戏,晚上十点十一点就得吃肘子、吃油条、吃油饼,嗑瓜子、吃花生米,哪一个都是高热量。网上断章取义说什么导演让你减肥10斤,要不然换演员,都是开玩笑的,现场逗乐呵的,他们给我起了外号叫我胖丫头,就像好朋友之间经常会说你。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鬓边不是海棠红》截图

澎湃新闻:这个过程你的压力还挺大的,不仅要学戏曲,还得兼顾镜头的形象。

尹正:我是一个从来都不看监视器的演员,因为它会影响我的表演,我只看成片。人都是自私的,演员都会想自己演得更好。当你去看监视器之后,你脑子里会多了很多的杂念,你不能专心的表演,不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在感受对方,感受环境。

澎湃新闻:当初接到剧本和角色的时候,你最初对商细蕊的感受是什么?

尹正:这个人太疯,而且真的就是祖师爷赏饭吃,除了唱戏,他真的什么都干不了。然后闯祸也有的,饭量极大,没事就跟人动手,不说也能动手。

澎湃新闻:那种状态对你来说有吸引力吗?

尹正:多好玩啊,人家敢打商行会馆馆长的儿子。他的人生非常传奇,谁不想体验一把这么传奇的人生?

关于胖瘦:我不后悔,艺术是有弹性的

澎湃新闻:除了学戏以外,演绎这个人物最难的部分是哪里?

尹正:其实最难的是他的人物质感,因为它是一个男旦演员,但是他又不沾女气,因为这是互相矛盾。难点在于,如何演好一个不带女气的男旦演员。比如说骑马骑多了的人,他都会罗圈腿走路。他是个唱旦的,他可能举手投足之间,会透露习惯,商细蕊一伸手,就是一个兰花指。男旦演员多少都会沾一些女气的,因为他平时在台上都是演绎女性角色,私底下可能就会比较娇柔,但是商细蕊,他下了台之后,就是一个混小子,着急了就得跟人打架那种,这一熊孩子,他还就不沾女气,但是同时他还得让人看得出来,他是个唱旦的,您觉得这个事是不是有点矛盾?(记者:是挺难的)。解决这个矛盾的办法,就是演他的职业病,比如他坐在那就是板板正正的,伸手就是兰花指。因为你在演绎这个角色当中,你就要投入它,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你需要进入角色状态。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黄晓明(饰演程凤台)和尹正

澎湃新闻:网上的评价不仅是胖瘦,也有关于演技的。演戏这么多年,评价还往心里去吗?

尹正:你得分,有些人衷心向你提出建议,说商细蕊要瘦点就好看了,没毛病,我甚至都可以去承认这个错误,但是我不后悔,因为在台上好看。人不能干后悔的事,我可以明知故犯,我可以一错再错,我可以知错就能改,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是没办法的,就是没有后悔药。你没有办法做到每个人都认可你。我认为文字是非常美好的东西,因为它能够通过你充分的想象力,去达到一个完美的机制和平衡,商细蕊这个小纸片人在书里面有人都能够去喜欢,也有人会觉得他太跳脱了太作了,更何况我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是个成年人,我有自己的判断,艺术这个东西是很有弹性的,就像一幅画一样,我看还有人吹毛求疵,说金士杰老师台词有毛病的,你说我还有什么可委屈的?对不对?金士杰老师都有人看不顺眼,那我算什么啊。

澎湃新闻:作为商细蕊的演员,怎么看待他和身边人的情感?

尹正:一切的相遇都是必然的。就像我跟你的采访一样,这证明咱们有缘分。我不知道商细蕊这个人上辈子是拯救了地球还是怎么回事,总之他跟程凤台,还有他身边这帮人真是缘分。

澎湃新闻:你是挺佩服商细蕊的性格?

尹正:我不佩服,我对他的人生4个字:叹为观止。很少人能活成这个样子,太丰满,丰满到你已经都想不出来,还能再给他加点什么花边吗?没有。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关于挑剧本:在有限的时间里,体验无限的人生

澎湃新闻: 挑选剧本的标准,从入行到你现在你自己有改变过吗?有各个不同的阶段和时期吗?

尹正:刚刚入行的时候有戏拍就很开心了,然后慢慢可以挑的时候,我心血来潮,特别想演某个职业,比如说警察,这个人物设定会更吸引我。但是现在这个阶段过去了,更最重要的还是故事一定要好看,就像《鬓边不是海棠红》一样,我入行这么久,没有跟任何人推荐过我任何一部戏,《鬓边不是海棠红》是第一部,而且是我自己也在追着看的,因为我觉得它有质量,哪怕这个戏不是我演,我也会使劲宣传,我知道它的份量是什么。我看这个剧本,从第一个字读到最后一个字,我没有问过一句“为什么”。在现场拍戏的时候,我的每一句台词都惜字如金。现在这个阶段,我会觉得整体的故事比什么都重要,一个故事不好看,我这个人再好看,您看得下去吗?比如说最简单的,商细蕊这个角色,可能在36集以后会有一个大的转变,我瞎说的啊,不是36集,没有这个事,比如36集的时候,这人会有一个升华,有一个蜕变,特别好看,但是这整个故事不行,你12集你都看不下去,就弃剧了,这人物再出彩他有用吗?没有用。

我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特别精彩。你觉得这个吸引你,还是我跟你说这个人特别牛掰比较吸引你?

(记者战战兢兢答题:大家想听故事吧)

对啊,一个精彩的故事,里边有一精彩的人,这才很好看。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鬓边不是海棠红》拍摄现场

澎湃新闻:那听了看了那么多故事,有没有出现演员的职业困惑时刻呢?比如感觉到了演技天花板,或是角色类型处理等等?

尹正:我对这方面都还好,我只是比较贪好的故事,每次创作过程当中不可能是顺风顺水的,但是都是津津乐道的。你回忆起来,毕竟你在有限的时间里,体验了无限的人生,对吧?演技这方面,首先你觉得什么是演技好?

(记者:我认为,首先是让我相信和能代入共情一个人物和故事。)

OK,您要觉得这个是演技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真诚就是最大的演技。还是那句话,有人都能说金士杰老师台词不好,我问您台词是什么?您觉得台词说清楚重要,还是说明白重要?

(记者:当然是说明白重要)

对啊,金士杰老师绝对是国宝级的演员,他的台词多好。 刚才跟你这一来二去,其实我就想说一个事儿,艺术这个东西是有弹性的,没有绝对的好与坏,真诚,只要真诚就可以。真诚是开端,也是结束,11:59跟12:01,中间就差了两格,天才跟疯子之间不就是一步之差。我觉得这一切都是通的,你看那些画家到最后,都画抽象化了,但他一开始都画抽象画吗?并不是,他一开始都是画实体,素描。但是你看小孩随便在地上胡乱画,也跟抽象化画似的。演戏一开始学会真诚,相信自己是谁,继续去学习各种技巧,如何调动自己的情绪,借心里面的伤疤,用自己的生理欺骗自己的心里,到最后这些东西全部都被放下了,你又回归到了一个孩子的状态。孩子是最好的演员,你让他趴地上,他能给你演条狗。小时候玩过家家,是最高级的无实物表演,抓把土就是饭,但是成年人没有信念感,因为他不相信。

澎湃新闻:你入行以后的好几部戏,角色都是挺有轴劲儿的,你会担心观众对你的这种观感固定吗?

尹正:不会。如果我要能把带轴劲儿的感觉演好了,那是一个多么好的事,起码我干好了一件事。问题是,我感觉这轴劲儿,我还没演好。

澎湃新闻:这段时间除了《鬓边不是海棠红》,可以给大家推荐一部影视作品吗,古今中外都可以。

尹正:我脑子里边浮现出来的就是《秋天的童话》(张婉婷导演,周润发、钟楚红主演)。那是非常浪漫的电影,因为疫情期间大家都挺压抑的,笑得一塌糊涂的电影,有人可能会觉得跳脱,但《秋天的童话》是一部特别有爱的电影,中间有很诙谐幽默的地方,它来自于香港的黄金一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专访|尹正:演商细蕊只有幸福,没有压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