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安徽涡阳县的小马,今年28岁,因为外貌条件不错,年龄也不小了,最近这两年,很多朋友都给小马介绍起了对象。今年10月的一天,小马的一位朋友,约小马出来吃饭,说要给她介绍对象。当天晚上,小马就去了。哪知道,这次相亲,却成了一场噩梦。

相亲遇车祸

12月23号,在蚌埠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骨科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小马,已经永远地失去了她的右腿。这还得从10月份的一场交通事故说起,当时,小马的双腿受到严重创伤,因为伤势过重,右腿最终被截肢。

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小马:“当时醒过来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想我以后怎么办啊?真的接受不了!”小马的母亲夏金华也在一旁哭诉,女儿这一辈子后面的生活该怎么办?

那是在10月12号的晚上,小马受一位朋友邀请,说是要给她介绍对象,小马就到一家饭店去吃饭。按照小马的说法,当晚,他们几个人在饭店喝了几瓶啤酒后,又到了旁边一家酒吧坐了一会。

朋友准备给小马介绍的男孩叫小张,但一看照片,小马当即就把对方给否定了。小马说,在酒吧坐了一会喝,小张喝了点洋酒,小马觉得既然没看中对方,就打算骑电瓶车回家。

但当时在场的人都希望小马再坐一会,小张就把小马的车钥匙给拔走了。小马说,一直到从酒吧结束出来,小张都没有把车钥匙还给她,小马就问小张要车钥匙,小张不给,还把小马拉着一起上了车。小张把小马带到了自己家小区的楼下,小马很生气,就走了。

记者电话采访了小张,他说自己当时喝得有点多,已经不啥都记得了。小张回忆,小马走后,他曾接到朋友的一个电话,提醒小张,当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小马一个人不安全。然后,小张就开车找到了小马,送小马回家。

10月12号凌晨三点多钟,小张驾驶着一辆白色小轿车,带着小马行驶到涡阳县紫光大道与西环路的交叉口时,突然撞上了路中间的护栏,当时汽车是完全翻转了过来,停在路面上。

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小马说,当时就是感觉到车翻了,腿疼,然后就没有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右腿就已经被截肢了。

事故发生后,经过交警部门调查,小张醉酒驾驶机动车,事发时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达到148.8毫克每一百毫升。小张采取措施不当,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沉重的治疗

一条腿被截肢,对于只有28岁的小马来说,这无异于毁灭了一个女孩对未来的所有憧憬。更让人揪心的是,在治疗过程中,小马的左腿也是反复感染,让这个经济状况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单亲家庭,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和心理压力。

今年28岁的小马,出生在涡阳县公吉寺镇的王庄村,还在十几岁的时候,小马的父母就离婚了。从那时候起,小马和哥哥就跟着母亲夏金华相依为命。

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母亲夏金华是四川成都人,但即使生活再困难,倔强的夏金华,也没有想过要回到娘家继续生活,而是坚持要将两个小孩抚养成人。

高中毕业后,小马本来也在上海打工,但眼看着女儿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两年,夏金华就让小马在老家找份工作,好尽快找个对象结婚,却不料给女儿带来的却是一场噩梦。

母亲夏金华说,事发以后,小张也到医院来陪护过一段时间,并支付了前期治疗的费用,共计9万多元。

11月12号,小马病情趋于稳定后,小张把小马接到了自己家里进行休养,哪知道,在事故中遭遇粉碎性骨折,好不容易保住的一条左腿又感染了。

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11月15号,小马再次住进了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经过两次手术,才使病情稍稍稳定下来。一再的手术,让经济状况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夏金华,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至今已经负债四五万元。

小马说,这次治疗,小张除了中途来短暂陪护过几天外,一直到现在,始终都不愿意为自己支付医药费。小马:“打电话给小张,就说让我们写谅解书,不写谅解书,他就不过来给医药费。”

奇葩的“求婚”

一边是随时可能恶化的病情,一边却是不断增加的治疗费用,巨大的经济和心理压力,压得小马和母亲夏金华透不过气来。然而小张的做法,更让小马一家无法忍受。

12月24号,记者和小马的母亲夏金华一起,来到了小张的家,但家里始终无人应答。记者也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小张,电话中,小张表示不愿意面对镜头,但他承认,目前确实没有支付小马第二次治疗的医药费。

电话里,小张说:“希望小马出个谅解书,不出谅解书,我肯定要坐牢的啊。律师说有了她的谅解书,我可以办个取保候审,然后民事方面再调解。”

小马说,这段时间,小张不止一次向她提出,希望小马能嫁给他,由他来负责照顾小马今后的生活。

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小张:“我爸的意思就是如果我娶了她,他这边会把她当成一家人。这个治疗的钱,该出的我们会出,如果她要是走法律程序,她这个治疗的钱,我们没有义务去给她垫付。”

小马觉得,自己根本就看不上小张,跟他又没有感情,为什么要因为这个事委曲求全跟他结婚呢?小马和家人都坚持,即使是为小张出具谅解书,也必须先将目前的伤势治疗好。

小张:“我家的意思就是,如果她不给我留路,我们只能按照一次性赔偿给她。如果她们那边给我了留点路,我们也会把她当做亲闺女一样对待。”

两个多月前,小马还是一个爱笑的女孩,对未来有着无限的憧憬,而现在的小马,整日愁容满面,已经不敢想象未来的生活。

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律师认为,在这起交通事故中,驾驶小汽车的小张已经涉嫌构成交通肇事罪,如果希望取得小马的谅解,首先应当积极配合小马治疗伤势。对于小张希望先和小马结婚,再支付小马医药费的做法,律师认为,这更不可取。

律师:“这种行为无疑是带胁迫意味,需要强调的是婚姻是自由的,必须要征得双方同意,更需要强调的是,本次事故中女方无论是否嫁给男方,依然有权利追究男方的民事刑事责任。”

目前,针对这起事故,涡阳交警仍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来源丨杭州交通918

编辑丨录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姑娘相亲遇车祸右腿截肢,男方:嫁给我,我就垫付医疗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