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作者 | Shree暮音

整个故事是以第一人称怀吉的口吻叙述的,可每一个人物又是如此鲜明,后宫那么多女人里,尤爱曹玉姝皇后,就像爱着她的三个男人一般,都被她的风度所迷。

曹皇后的一生被三个男人爱过。张茂则爱曹皇后,状元冯京也爱曹皇后,甚至大宋的官家也爱着这位皇后,只是天子不敢爱,只能将爱深埋在心底,爱的患得患失。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天子官家对皇后复杂又隐秘的爱

天子和曹皇后都擅长飞白体,飞白体是一种很难学的字体,当皇后知道天子喜欢时,便自己日夜的临摹,宋仁宗学的是盛唐李世民,他执政、采纳谏臣的意见都学习李世民,连李世民最喜欢的书法,他也接收不误。

而曹皇后也敬重这位天子官家,更想要得到这位丈夫的爱,所以努力的学习,练习了三大箱子飞白体的废纸,这是沉甸甸的爱恋,才会让这位曹皇后努力的追赶天子,想要变成一个能够与他比肩的人。

天子想要要新政,她就喜欢新政里那些才子的诗词歌赋,这是她个人的品位,她所喜欢的画家诗人都与宋仁宗相同,可谓夫唱妇和。

原著《孤城闭》中天子教导福康公主:“我们越是喜欢一个人,就越不能让别人看出我们喜欢她。将对她的喜爱行之于色,就等于把她置于风口浪尖上,让她成为众矢之的,明枪暗箭会接憧而至,终将害了她。……真的喜欢一个人,就别对她太好,别让他人发现,甚至,也不要让她自己觉察到你有多喜欢她。”

所以宋仁宗对待曹皇后始终是相敬如宾的,但不爱么?他只是为了保护她在这深宫里能够不受人攻歼,为了维持她作为皇后的体面,毕竟皇后的一举一动皆为人曙目,也最为容易受人攻歼。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若是真的不喜欢,也不会在张贵妃用尽手段,百官逼着废后另立时,坚决的不同意。哪怕这其中有张茂则从中周旋让支持皇后的官员尽快知道了消息,但是始终官家自己就是不愿意废后的,他告诉富康公主:“我并不想改立中宫。”虽然后来又掩饰说是用对秋和的承诺换来的,可这丝毫不掩饰,他对皇后隐藏的情感。

官家身边亲密伺候的人,都是来自于皇后身边的人。例如让张茂则随侍左右,让秋和给自己梳头,很多皇帝身边亲近的人都是对皇后抱有好感的人。否则也不会再无子的情况下,让认来的宗室太子娶了皇后的养女(实则是皇后的外甥)。

宋仁宗对于外戚世家非常忌惮,他害怕给予曹皇后太多的宠爱,导致出现又一个刘娥,导致外戚势力扩大,所以才有后来宋仁宗在病中大喊:“曹皇后和张茂则想要谋逆”这类的话语,他对于皇后始终有一份忌惮。

只是来自天子的爱,终究在各种制衡之术中,在天子的顾虑中,在天子对外戚的忌讳中,爱中埋着种种怀疑的种子,他不能去真的承认内心对皇后的爱意。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张茂则对皇后的深沉而无望的爱

张茂则爱皇后,他的爱是隐忍的,在这个皇宫里他不爱财、不恋权,唯独皇后是他心底最深的隐秘,他用尽一切办法守护着皇后,以自己卑微的力量给予中宫最大的支持。

张茂则有多爱皇后,他身上穿的那件衣服穿了“十三年五月零二天”他的这件衣袍是当今天子诏立皇后的日子,是皇后进宫那天例赐宫人内侍时给他的。这唯一个念想也不过是和大多数人一样被她赠予了一件衣衫罢了!

每一次皇后有危险有委屈时,张茂则都奋不顾身的冲在前面,在大宋官家面前他好不掩饰自己对皇后的忠诚,可一个人在这深宫里重要有些奔头,张茂则想要的就是守护曹皇后,护她一生安好。

在这深宫里唯一能够宽慰曹皇后的也只有这个默默守护着她的人,当皇后发现官家宠幸了张贵妃的养女时,皇后表面上虽然维持着和平,可是身边的秋和知道这种时候唯有张茂则能够安慰皇后,哪怕张茂则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曹皇后的身后,静的站着陪她一起难过,就是最大的安慰。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当张贵妃拉拢官员,想要将废后时,是张茂则冒着干涉朝政的危险,想出了办法,利用前一位皇后的废诏,让官员们知道了消息。

张茂则管着出入宫门的事情,也打听和分析着朝中所有的事情,就怕皇后遇到可能的危险时,他一无所知。当发生宫变的时候,也是张茂则第一个站出来,要带着宫中的青壮去将谋反的人杀死。他有勇有谋,用自己的一生守护着皇后。

当官家病中说他谋逆时,也是他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以死谢罪。在官家怀疑皇后时,是他拿出收集来的皇后练习飞白书的纸张交给官家,以证皇后的心。

都说最好的爱情是成全,最了解皇后的人是张茂则,他心里知道皇后爱的人是天子官家,所以一生守护只为成全。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状元冯京对皇后的隐秘而苦涩的爱

冯京少年时在表哥家,因好奇表哥新婚惊呼着自洞房狂奔而出,便看到入嫁的新娘,侧颜清绝秀雅,眼波清澈似能堪破世道人心。

曹丹姝端详他须臾,对11岁的少年郎说:“小弟弟,你也是李家的公子么?你可以带我出去么?”

当天便对着满堂宾客致辞的曹丹姝,大方得体的拜别李家人。那是她第一次嫁人,可新郎看到她,却跨墙而逃。这样的羞辱,若是一般女子,定会认为是自己错了。可她却说:“李郎自云少年好道,不乐婚宦,希望退婚……”之后从正门离开。

少年冯京追着出门,新娘给了他一个金钏当谢礼,他却要她记住他的名字。从那以后他的心底这个性情洒脱大气的女子,便成内心了挥之不去的影子。

少年艾艾,少年人的深情总是带着一往而深,那只金钏成了他能够睹物思人的唯一念想。第二次遇见心心念念的人,是十年后他最落魄的时候,彼时,她已是曹皇后,却还记得冯京这个名字,看到他在径山寺壁上提的诗,便委婉告知让县令照顾于他。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他用县令赠予的钱,在寺中又见到了她,隔着帷幕随她的影子亦步亦趋,真的是她,“那个被供奉于心中明镜台上永远的新娘。”

为了见她,他随着船只在岸边狂奔,直到累倒昏睡。却遇见了她派来带他来开的女子,冯京将这个女子当做了她的馈赠,不管不顾这个女子到底多粗鄙,只是她送来的,他便要负责。他将唯一珍重的金钏送给了这个皇后送到他身边的女子,这女子成了他的妻子。

状元及第后,他游街时,再次遇见了皇后,她见他没有簪戴宫花,相赠一朵“平头紫”牡丹花,寓意曳紫腰带,是士大夫都喜欢的颜色,是大多数人的梦想,更是对他的祝福。

每次遇见他,她都会赠送他礼物,连自己的妻子都算是受她所赐。

冯京为官时,为皇后拒绝草制张贵妃党羽心腹杨怀敏的复职文书,词头封还给皇帝。做了一件算是会得罪皇帝的事情,却因为宰相富弼曾经做过同样的事情,而使得冯京免于一难。

后来也许已经释怀当初年少时这段隐秘的爱恋,可伊人水中央,始终只能仰望罢了!

少年苦涩的爱恋,终究是寤寐思服,求而不得,幸而之后的人生对此情得以释然。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的,也许她不曾爱过谁,唯一爱过的便是那位天子官家,或者是身边的那位内侍,只是身为皇后也是一种悲剧,他们都被困守在牢笼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清平乐》曹皇后的三段爱恋,爱中的男人皆是隐秘而苦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