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最近,一部古装剧火了。

——《庆余年》。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庆余年》

火到什么程度呢?

小嗨不想用收视率、点击量、评分这些简单的数据来形容。

只能说前两天我想在网上买本原著小说来看,结果大部分商家都没有现货。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庆余年》

剧中的主人公范闲很忙,作诗、谈恋爱、查真相、斗太子……

而现实生活中的盗版资源,也没闲着。

12月9日,投资方及两个视频平台发布声明。

表示在监控维权的过程中,发现互联网上有人未经许可销售、传播本剧的盗版内容。

更有不法分子借机实施诈骗,谎称自己有未播出剧集的内容,诱骗观众购买。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庆余年》

无独有偶。

前段时间大火的电影《小丑》,在国外刚刚上映不久,盗版资源就出现在了国内的网站上。

不同的是,《庆余年》好歹有公司进行监管和维权。

可《小丑》目前在国内尚未有公司持有版权,所以暂且根本不会有维权这么一说。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小丑》

以上两部作品,只是近一段时间里比较明显的例子而已。

实际上资源泄露、盗版传播,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其出现和更新的速度,让人咋舌。

比正版晚几天、与正版同步,甚至比正版更新得还要快。

严重扰乱了市场的正常秩序和相关权利人的利益。

尽管我们一直在呼吁支持正版、打击盗版,可依旧没有多么显著的改变。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小丑》

然而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面对盗版资源泛滥的现状,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有的小伙伴可能会说了:当然是谴责售卖、传播盗版的人啊。

没错,这一点毋庸置疑。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庆余年》

早些年,国内对于版权问题还没有这么重视。

国人对于版权的概念,亦没有那么深刻。

那时候国内的互联网尚未普及,盗版大多局限在光盘、磁带等实物上。

不管是生产者还是售卖者,都需要在投入一定的资金的同时,面临“卖不出去”的窘境。

可是等到互联网普及以后,这两点问题迎刃而解。

因为数字内容与传统实物产品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可以接近零成本地复制和传播。

售卖盗版资源的人,只需要把虚拟成品放在自己的网站上即可。

哪怕购买、观看的人数很少,也不会赔本。

于是越来越多的“投机者”看准了前景和利益,纷纷参与其中。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庆余年》

而且售卖、传播盗版资源早已形成了一条黑色的产业链。

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影视行业普遍采用的加密保护技术都是针对硬件方面的加密。

例如DVD加密保护技术等。

这项技术并不安全,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

一个名为Muslix64的俄罗斯黑客组织就曾公开宣布,他们已经成功破译了高清DVD的保护代码。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庆余年》

在此之后,又诞生了DRM数字版权保护技术。

目前我们所熟知的流媒体平台,主要采用的都是这种保护技术。

该技术的核心主要有两项:数字加密和权限控制。

前者阻止了数字内容的非法传播,后者则限制了使用数字内容的方式。

比如使用期限、可否打印、能否从电脑拷贝到手机上等等。

令人无奈的是,保护技术在进步,破译技术也在革新。

DRM保护技术,依然无法达到绝对的安全。

所以直到现在,那些盗版资源网站依然猖獗。

监管和打击的速度,难以跟上破译和伪装的速度。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小丑》

然而盗版资源泛滥,应该受到谴责的只有售卖和传播的人吗?

显然不止。

不要忽略一句话: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

盗版资源泛滥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其拥有相当庞大的受众人群。

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观看过盗版电影或电视剧。

不想开通正规流媒体平台的会员,找盗版资源来看。

等不急更新,想一次性看到爽,找盗版资源来看。

放假在家不想出门,恰巧又有自己喜欢的电影上映,找盗版资源来看。

可以说盗版资源,已经成为了一部分人的“生活必需品”。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庆余年》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目前我国针对影视作品所采用的是审查制度,而不是分级制度。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

很多大陆没有引进的外国电影,我们无法在正规渠道上看到。

哪怕引进了,大部分也是经过重新剪辑的删减版。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小丑》

如果想要观看原版,只有两个办法。

其一是去港、澳、台地区观看,其二就是观看盗版资源。

面对这两种选择,绝大多数人无疑都会选择后者。

因为前者多多少少有些不切实际。

千里迢迢赶往另一座城市,就为了看一部电影,什么家庭?

而后者就简单多了,足不出户。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小丑》

况且目前国内的流媒体平台虽然有很多,但资源却少之又少。

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缺乏。

即便我们愿意花钱去购买正版,没有人提供也无济于事。

这就像是一个死胡同,明知道应该抵制盗版,有时候却别无选择。

相互矛盾,让人无奈。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小丑》

可是盗版看得多了,难免又产生一个心理上的问题。

哪怕给你正版,你还是想看盗版。

正因如此,很多人将观看盗版资源当成了理所当然。

这就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了。

只能说是病态的电影市场环境下催生出来的畸形的观影理念。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庆余年》

说了这么多,其实盗版资源问题不仅仅是我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电影行业所面临的棘手问题。

即使是目前版权法律最为完善的美国,也是如此。

这绝非是我们个人,或者短时间内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权力的游戏》

回到今天的核心问题。

面对盗版资源泛滥的现状,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答案很简单,无需谴责。

因为你说不准到底是谁的错。

有关部门,加大版权保护力度。

版权商,保护、维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

个人,有正版,绝不看盗版。

尽力而为之。

(本文由high电影原创,如需借鉴,请务必标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庆余年》资源遭泄露?盗版泛滥,我们究竟应该谴责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