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如何对待盗版

我们该如何对待盗版

01

近日,内地第五代导演代表人之一、曾执导《炮打双灯》《天地英雄》等电影的何平,忽发微博分享自己去年10月27日上映作品《回到被爱的每一天》的网盘链接。

此情此景,让人大感疑惑。做为导演,最怕的一件事恐怕就是作品被盗版。就如作家发现满街面都是自己的盗版书一样,那种滋味肯定很不好受。

不过想想,这种行为也能理解。自己耗费了无数心血打磨的作品,投放市场后竟然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反响,多少让人感到悲哀。做为导演,他的任务就是把好作品奉献给观众,与此同时,还要为投资方带来效益。

记得几个月前,《百鸟朝凤》上映,票房也是一片惨淡。面对血本无归的窘境,制片人不惜抛却脸面,下跪哀求。那种情景,与其说是炒作,不如说是一种极端的无奈。没人不珍爱自尊,也不会有人随随便便出卖自尊。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还不是因为迫不得已。

02

若不是被逼无奈,谁会铤而走险。若不是真的没办法,谁又会放下身段,去做那令人不齿的事?

何平的悲哀,可以说是今天文艺片的悲哀。这个市场就是这么奇妙,许多作品评价很好,但愿意花钱观看者却寥寥无几。这就是所谓的叫好不叫座。

有人说,这是由中国观众年龄层次决定的。那些年轻人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追求大场面和刺激。谁会去看文艺片呢?这话要说对,也对,但也不全对。观众有什么样的审美和爱好,是观众的事,你管别人品味和层次干嘛。市场需要什么,你就多做些什么,当市场不需要了,你做了也是白搭。

我们该如何对待盗版

03

就说盗版这件事。许多年前,大街小巷里,似乎没几个人知道正版为何物。

你卖正版?好吧,你牛,但价格贵啊。同样一本光碟,你卖二十,别人两块,请问,十倍差距之下,几个人会买你的货呢?

毫不讳言地说,从小到大,盗版伴随了我的成长。几岁时卡带机的磁带,十几岁时歌曲和游戏的盗版光盘,身上穿的引以为傲的阿迪和耐克,盗版书,盗版软件,盗版系统。可以说,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盗版的影子。

那时的我,确实不知盗版为何物。大家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凭什么你卖那么贵啊。我就不买,你能怎么办。当时我就是这个想法,没人教我,就是自然形成的,也可以说大环境使然。当所有人都用盗版的时候,你用正版,似乎有点格格不入。

04

记得中学时,我们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穿着假阿迪或者耐克招摇过市,最好腰里还别着个随身听,放着盗版歌曲。那时觉得自己很牛逼,很酷,实际上那些衣服不过都是几十块的地摊货。

看着那些家里有钱的阔少们穿着真品,我们一般是不敢靠近的,因为两者的差距真的太大了,一眼就能明了。

不过近些年来,我感觉社会的风气逐渐好转了,人们开始追求真的东西,也有好多人自觉组织起来去打假。

现在的街头巷尾,你能看见拿着假苹果手机的人吗,能看见卖盗版书和光盘的店吗?很少了。

不过有利益就会有假货,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网络已经变成了盗版的主战场。尤其是音像制品的盗版最为猖獗。试问,有几个人没用非正常渠道下载过歌曲和影视剧?我估计很少,凤毛麟角。

我们该如何对待盗版

05

从小到大,我一直秉承的理念就是,东西差不多就行,价钱一定要便宜。就是这种想法,让我钟爱盗版产品很多年。

真正促使我想法转变的是工作后,偶尔自己也会写写文章,发到网上。时间久了之后,自然有人发现和阅读。一次,我在上网时发现有人转了我的文章,纳闷之下,浏览器一搜。哇,竟然这么多人转载我的文章啊,不过可气的是,他们谁都没有告诉我一声。更有甚者,盗用我的名字头像文章,全都成套的,换个网站,直接照搬。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被盗版是种什么感觉。那感觉很奇妙,很酸,很苦。就像自己的孩子不认自己,管别人叫爸爸是一样的感受。想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成了别人的掌中宝,还有比这感觉更令人辛酸的吗?

我还好,我只是个写文章的,一篇文章几千字,多说耗时几天,少说几个小时。但是那些拍电影,电视剧,写长篇小说的人呢?他们完成一部作品的时间可能要用年来计算,这期间耗费的是他们的青春和汗水。如果还没上市就被盗了版。那些制作者气出一口老血也是再正常不过。

06

现在的我,也已经不自觉加入反盗版的行列。买书,我基本都到那几家大网站。看电影,基本都去电影院。看电视剧,就去视频网站办会员。多少也算是对原创者的一点点敬意和认可。

当然,我认为盗版在中国很猖獗并不能怪罪国人素质低,其实这跟素质没多大关系。更主要的影响来自于经济层面。想想以前,许多人连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证,衣服都要穿着打补丁的。你能期望他去买一本正版书或者光盘。不太可能,至少我不会。都说把钱用在刀刃上,温饱对于那些人来说就是刀刃。

另一方面,就是我国对版权的保护力度不够,制假售假的成本不高,导致许多人铤而走险。

相信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政府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加大和人们尊重知识意识的觉醒。盗版将逐步退出人们的视线。

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就连对版权十分重视的欧洲和美国,盗版也是依然存在。而我们才刚刚起步,路还长。

不过做为个体,我们都有选择的权利。我希望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来尊重知识,尊重版权。让有偿使用变成一种习惯,让那些艺术家,发明家真正劳有所得。别寒了他们的心,他们也是人,也是要养家糊口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我们该如何对待盗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