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原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张百发同志,于2019年7月5日5时35分去世。享年84岁。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7月11日上午8时30分,北京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张百发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数千名首都各界干部、群众自发赶来为心中的这位“平民市长”送行。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礼堂庄严肃穆,哀乐低回。正厅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张百发同志”,横幅下方是张百发同志的遗像。张百发同志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张百发,1935年出生于河北香河。

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北京市第三建筑公司一工区青年突击队队长、公司党委副书记、副经理,北京市建工局副局长,国家建委副局长、副主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

1955年被评为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

1959年获全国先进生产者称号。是中共十大至十三大代表、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张百发在担任北京市副市长期间,由于自己的平民工作风格而被市民称赞,退休后他也仍保持着平民的本色。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缅怀这位“平民市长”。

1

1948年,一个瘦小的男孩,跟着父亲离开老家香河农村,一路步行,最后落脚在京城的贡院西街8号。父亲重操旧业,织布谋生。

囊中羞涩,日子窘迫,无钱供儿子读书。儿子张百发在家成了帮手,时年14岁。张百发住所附近是建筑工地。闲下来,他这个一天学未上过的穷孩子,经常去建筑工地,摸摸这,瞧瞧那,有时,向工人师傅学绑钢筋。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头戴安全帽,出现在他们的中间。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1951年,终于如愿以偿,他当上了钢筋学徒工。这年的张百发只有16周岁。1954年4月28日,由张百发和11名青年人组成的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北京第一支钢筋工青年突击队诞生了。

作为突击队长的张百发,这年不过19岁。

他和伙伴们打着队旗,转战京城,屡建奇功。从八大学院、友谊宾馆、东郊厂房到宏伟的人民大会堂工地,参加了近百幢高楼的建设。北京的地盘差不多跑遍了。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在京城,谁都知道,张百发与李瑞环,一个铁匠,一个木匠,是工人出身的一对师兄弟。谈及他们的关系,张百发的脸上漾起甜蜜的笑容,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岁月。

“关系?我们的关系太长了,同一年进三建公司当学徒工,他是木匠,我是钢筋工,都是16岁,从一个家乡宝坻县出来的。我住的村,后来划给了香河县,与李瑞环住的村相隔十几里路。当学徒时彼此不太认识,真正认识是当突击队长的时候,接触很多。”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在人民大会堂的工地上,张百发和李瑞环同显身手,一个解决了放大样的技术问题,一个攻克了钢架跨越的难关。

回忆起这段历史,张百发市长曾说:

“他同我一样,未念过书,但他学习比我好。他总结、讲话都胜人一筹,谁不服气不行。记得他上北京建工学院函授学院学习,从颐和园那边骑自行车去上课,真不容易。晚上忙,白天加班加点,晚上骑车上学。他上学是组织上同意的,不能耽误功课啊。别人还拿他学习当着缺点来提,他硬是坚持下来了。我到前几年,才拿下人民大学函授学院的文凭。万里当时批评我学习不如李瑞环,我服气。”

这时他们就成了师兄弟了。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1958年,20多支青年突击队进驻人民大会堂工地,其中,就有张百发钢筋工青年突击队、李瑞环木工青年突击队、王学礼青年突击队、丁庆云混凝土工青年突击队等。当时,他们还被人们戏称为青年突击队中的“四小名旦”。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那时候,甚至流传着“学百发,赶百发,一夜超过张百发”的口号。在工地上奋战了10个月,张百发带领的青年突击队从最初的12个人,扩充到200多个人。突击队三班倒连轴转,从来没有休息过一天,即使是睡觉都从来不脱衣服。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当回忆起几十年前的往事时,原北京建工集团高级工程师杨嗣信笑着称,张百发这个钢筋工,他在人民大会堂干活的时候特别拼命。

有一次,他好长时间没有睡觉了,为了让他能够休息一下,大家就偷偷把他反锁在房间里,出不来,就只能在房间睡觉。结果,谁也没想到,就算这样都看不住他。

他发现自己被反锁后,把房间的窗户打开,从窗户爬出去,直奔工地,又去干活了。

2

1993年10月31日,一辆乳黄色的面包车行驶在宽阔的长安街上,车内坐着一位精神饱满的老人,凝视着窗外的建筑物。他就是全国人民十分爱戴的邓小平同志。

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张百发作为唯一陪同坐在旁边。车子缓缓行驶,走到哪里,小平都得问一问,国际饭店啦,海关大楼啦……特高兴。

张百发第一次见到小平同志是1958年。

当时他是青年突击队队长,在中南海接受中央领导人的接见,团中央书记王照华将他介绍给小平同志说:“这个小伙子叫张百发,他是多面手。”

张百发回答说:“我们有个口号:身为钢筋工,各行都精通,学成多面手,干活不窝工。”小平听了,高兴地鼓励道:“好,6亿人民的方向。”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秘书说,百发身上保留着人性的东西很多,与一般官僚的区别就在这里,不像一些人当了官就不是人了,他待人宽厚但有原则,说话办事坦坦荡荡,人们喜欢他的也在这里。

一位领导装修房子花了不少钱,百发气了:像话吗?后来又有人要为这位领导开辟一条路通到门口,要拆迁一批民房,被百发制止了,百发说:你们别帮倒忙!

“百发生日到了,我们几个秘书给他过生日,他不想过。不送鲜花,不送蛋糕,送他一幅字。”秘书说,“我想,百发如想当官,绝不会当了20多年副部长;如想发财,比谁都大。就凑了两句词:功名利禄随他去,宽厚坦荡自我行。请王霞举书写的。百发一看,问是谁编的?我说,大家编的。百发说,很好。”

“嗨,咱得罪人多啦,管他呢。咱工人上来的,大不了再回去当工人。”张百发经常对秘书们说:荣辱不惊,仕利不争,褒贬为民,奉献终生。

3

《中华儿女》1994年1月刊上,《“平民”市长张百发》这篇人物特写发表,而后又被《科技日报》、《文汇报》、《读者》、《新华文摘》等几十家报刊转载,一时间,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1993年,正是张百发名气最盛之时。迎接第十一届亚运会、申办2000年奥运会,指挥百万人马,为修建场馆设施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张百发,是各大新闻媒体的追踪目标,早已成了公众人物。

采访当日,张百发在作者颜世贵的启发下侃侃而谈。从晚饭不知不觉到了子夜。

这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呢?他来自草根阶层,从一名普通的钢筋工人走上了北京市的常务副市长的领导岗位,而且成了四朝元老。

但他始终忘不了当年挎着一个只装了一件新缝制的海昌蓝士布对襟小褂的小包袱,一步一回头告别河北老家香河农村的情景,与这个草根阶层始终有一种水乳交融的联系。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张百发讲话直言不讳,在官场几十年好像始终没有学会官场里的套话官腔,逢迎圆滑,这种作风在中国政坛已属鲜见。即使在大会上讲话,也“口没遮拦”。

记得一次市政管委召开工作会议请他讲话,他开口就说,“全国没有市政管委这个机构,唯独咱们北京有,还不是那几个服务的重要?”

他说,“同志们已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从老到小,从冷到热,从中央到地方,吃喝拉撒都在这里,都要搞好。咱们琢磨一下,怎么让老百姓高兴,中国老百姓要求实在不高!比如,三天两头拉老百姓的电,能没意见?拉你家的看看?”

他说:“我早说要给中南海停电,才能解决电源不足。这次真的给中南海停了。一停就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张百发的主意?小平家里停了50多分钟。京西宾馆在开会,也停了。一下引起了重视,今天国家计委来人了,4电站上马。”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北晚新视觉供图

说到这里,他说起了工作作风。

他说:“有些事对我们是举手之劳,可是到了下边就难着啦!在座的大权小权都有一点,一定要少说空话,多干实事。现在说得太多,做得太少,布置太多,检查太少,从中央到基层,没完没了,互相扯皮。顾眼前利益太多,顾长远利益太少。公园管理抓住大的,小的放下去,管那么多干什么?扫大街也是的。市政府怎能去管区里扫马路?这些问题怎么解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来了,行政手段,党的领导。”

宣布他不再担任领导职务的会上,张百发在热烈的掌声中作了发言。

他说:“我对北京的感情可以说很深,对这里的一山一水,条条道路、栋栋楼房、座座桥梁,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恋恋不舍。如今我要离开这个几十年的工作岗位,感情上确实恋恋不舍,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儿。”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他说:“对于我来说,当官只是人生道路上的一段路;做人,做一名共产党员,是一辈子的事,今后的人生道路还长着呢!退下来以后,工作上万一有事需要找我,我欢迎,随叫随到。在这里顺便向大家说一句,从我退下来之日起,绝不会干扰同志们的工作,我保证做到三不:不添乱,不乱串,不让人讨厌。凡是有利于党的事情我就做一些。”

人们再次向他鼓掌。这就是“平民”市长张百发!

4

退休后,张百发仍保持着平民本色。

“刚从岗位上退下来的时候,也和大多数人一样有过几天的不适应。以往我习惯早晨7:30就进办公室批阅文件,早晨起来能干好些事;可退下来后觉得早晨的时光空落落的,难受了那么几天。很快我就发现早晨起来体育锻炼是项好活动。生活充实了,我的心态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张百发年轻的时候曾经为了健身练过一段时间的武术,对体育开始逐渐产生了兴趣。

最开始退休的几年他经常去打网球,曾是北京网球协会的主席,球友非常多。后来由于身体的原因跑不动了,便开始喜欢打高尔夫。闲的时候约几个朋友一起去打高尔夫,有时还参加一些赛事,他说这样能锻炼身体,还能交到不少朋友。

张百发退休后每天仍喜欢读报看新闻看书,国内的、世界的,什么样的新闻他都不会错过。

由于以前的工作习惯,再加上张百发年岁比较大了,所以每天睡觉的时间很少。晚上七八点钟开始看报纸,看到十一二点多睡觉,然后早上6点多就醒了,醒了后便开始练习书法。

他还告诉记者,自己像所有离退休的老同志一样希望自己能够老有所为,因此从1997年离开工作岗位后,他就发起组织了一个“振兴戏曲基金会”,专门为戏曲事业的振兴东奔西走。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退休后的张百发安享生活,用他的话说就是心态要平衡、要学会满足。

5

“今天,老市长走了,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再看看他,送送他,再和他说上几句心里话。”

7月11日9时许,人们缓缓走入吊唁厅,向张百发同志致上最后一个敬礼,也与他们的老领导、老市长、老朋友做最后的道别……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送送我们的老朋友

评剧泰斗、89岁的张德福老先生来送老朋友张百发了。凝望着百发同志的遗像,老先生老朋友张百发过世,非常的震惊。他说,平时身体很好的他,怎么突然就走了呢?从此,戏曲界失去了一位老朋友,中国传统文化失去了一位推动者。

“我和张百发是60多年的老朋友了。当工人时,他就爱看我的戏……”排在吊唁的队伍中间,张德福老先生回忆,当年,我演《刘巧儿》里的赵柱儿时,张百发正在人民大会堂建设工地。每逢休息,他就咬着干粮来到鲜鱼口大众剧场看戏,他一生都痴迷评剧呀!

送送我们的老市长

王奎荣、李金斗、孟凡贵、董聚苍……北京跤界的百余位同行来送跤行的老朋友张百发了。

站在东礼堂前广场上,孟凡贵激动地说:“他曾是中国式摔跤协会的名誉会长,对中国式摔跤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所以今天北京摔跤界的各路精英健将都来了,送送我们的百发老市长。”

从小长在张百发家里的中国表演艺术协会副会长王奎荣老先生说:百发,好人呀!虽然当了领导,但接地气!

董聚苍老先生回忆:“年轻时的张百发喜爱摔跤,1963年,他就在跤行摔跤。后来,他当了领导,也没有忘记我们。在北京跤行老人们的眼中,他既亲民,又非常的实在,也很讲诚信。老百姓有事求到他,他能办则办,不能办也会实话实说。”

送送突击队的老队长

原三建公司构件厂老工人、73岁的王宗茂说,听闻他们的老队长走了,难受呀!心里始终不能平静的他,今天带着老伴儿来看看老队长,来和队友们一起送送他。

1965年参加张百发青年突击队的王宗茂回忆,“我是突击队中最小的队员。50多年来,张百发每见到当年的队员都很热情,跟我们像亲兄弟一样。即便是后来当了领导,也经常地回到队里看望大家,关心工人的生活和工作,谈谈心,问问生产革新的情况。闲暇时,还和工人们一起唱唱歌、打打球,一点儿领导的架子也没有。”

送送建委的老同事

“张百发,人太好了……”原国家建委的老同事们也来送张百发了。胡绍友介绍,1974年到国家建委工作时,就认识张百发,当时他已是领导,但一点儿架子都没有。“中午,我们在机关里一起打球。此后很多年,每见到我们这些老同事,他都会下车跟我们打招呼。”

胡绍友还记得1976年,唐山大地震,他们都跟着张百发去了唐山赈灾现场。张百发是唐山建设总指挥部总指挥。天天盯在现场,到现场调研,在机场指挥部的大棚里协调各方面的赈灾工作,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经常顾不上吃,顾不上喝。

痛别“平民市长”,

老人家一路走好!

综合:北京日报客户端、澎湃新闻、正阳书局The Gateway、中华儿女、艺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送别!“平民市长”张百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