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前段时间,主持人大赛30强公布。

随后,撒贝宁的一段视频流出,人们才知道,2000年的主持人大赛,撒贝宁是冠军。

19年前,他是冠军,19年后,他变成了这个节目的主持人。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有人评论:一晃20年,小撒已经不是小撒了。

我不禁一颤,原来,当2020年以未来之名到来的时候,2000年早已是20年前了。

那个2000年似乎很不平常,第一次听说“世界末日”,也是第一次听说“千年虫”。

许多人都是在期待与害怕中迎接了这一年的到来。

除夕夜里,家家户户热闹非凡。

千禧年的春晚比以往都要隆重,20个主持人一同登台,笑容在场上洋溢。

那晚的最佳小品,依旧是赵本山和宋丹丹演的《钟点工》。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赵本山一身农民装,一出场便逗笑众人。

一口东北腔,说出了时代潮流下的魔性流行语:

睡得腰生疼,吃得直反胃,脑袋直迷糊,瞅啥啥不对。

幸福是什么?答:幸福就是遭罪!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一年,冯巩没有再向观众们说“我想死你们了”,和他搭档的也不是牛群。

这位春晚最强“钉子户”,凭借着自身的实力,一直刷新着春晚记录。

一年又一年,白驹过隙,从意气风发到两鬓白发,冯巩老了,属于那个时代的青春也结束了。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许多年后,他也没有再说“我想死你们了”,因为他多了一个好徒弟,这个人是贾玲。

那年的贾玲还在读高中,瘦小的身躯在人群里毫不起眼。

她只身来到北京,本想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可经过一轮轮的比试,都败下阵来。

和电影失之交臂,她感到很遗憾。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2000年的郭德纲,终于迎来了他事业的转机。

他和同行合办的“北京相声大会”终于有了起色,引起了相声名家的注意。

那一年,郭德纲认识了张文顺,也开启了和于谦的合作。

那一年,他不再为生计发愁,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挣100多块。

那一年,他终于可以靠相声吃饭,也终于在北京站稳了脚跟。

一切都比想象得要好,他由衷地感到高兴。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左为郭德纲,右为于谦

而彼时的岳云鹏才15岁,他在饭店给人刷碗,一天挣得不多,还被克扣工钱。

因为忙里出错,他把5号桌的两瓶啤酒写成了3号桌。因为多算了6块钱,3号桌的男子不乐意,用各种脏话侮辱他。即便他各种赔不是,也无法平息男子的怒火,他只好自己掏352元买了单。

可这样也没能得到经理的原谅,岳云鹏也因此被开除了。

他哭了整整一宿。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一年,有的人声名大噪,有的人才刚刚找准方向,还有的人一片迷茫。

2000年的一个夜晚,王宝强心里特难过。

他去北影厂门口等活儿,可等了半个月也没等来一个群演的机会。

为了维持生计,他跑去工地干活,干了三天把缸子给打碎了,事后赔了不少钱。

晚上回到工棚,桌上只有几个干涸的馒头,他感到无比难过。他难过,不是因为饥肠辘辘的肚子,也不是渴望24小时热水的家,而是没有群演的机会。

前途究竟如何,他完全不知。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迷茫慌乱早已远离了黄渤,他淡定地在酒吧唱歌。

每天有4小时耗在通勤上,他也不恼,只是安静地等待着机会。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等了7年,终于等来了管虎的电影《上车,走吧》。拿到剧本的那一刻,他泪流满面。

因为颜值与电影学院的学生格格不入,他常常被学校保安拦下;

因为颜值与大众审美大相径庭,试镜时总被问“是不是经纪人”。

他受过太多打击,从未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而这一年,徐峥已经小有名气,他接了一部神剧叫《春光灿烂猪八戒》。

因为这部剧,他迅速走红;

因为这部剧,他遇到了未来的妻子陶虹。

这一年的徐峥,爱情事业双丰收。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不过,比起黄磊,他还差一点点。

2000年,是黄磊的时代。

他在台北的大都市国际中心主持着自己的节目《黄磊时间》,每期2小时的节目,他就在那儿自言自语,跟大家唠家常,聊生活细节。

“我这个喉咙今天不好”

“嘴巴上长了个疮”

“刚刚外面一直有两只狗在打架”

“现在天已经黑了,看不清外面什么样儿”

……

有时候,也会聊一些人生道理,关于生活,关于孤独.......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时候,没有人觉得他无聊。对许多人来说,听黄磊唠嗑,看黄磊的自说自话,是无比的幸福!

那个时代,真正是黄磊的时代,许多人的青春都刻印在了黄磊身上,许多人的记忆都献给了黄磊时间。

那一年的孙莉才刚刚起步,她刚拍了一部《天地传说之鱼美人》。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只是一个配角,便惊艳众人,许多人都说她极有潜力。

2000年,大概是奇幻剧的巅峰。

一部《春光灿烂猪八戒》横空出世,创下收视奇迹。

在黑龙江平均收视率高达31%,在湖南收视率高达23.42%,山东收视率30.87%,江西收视率28.33%,辽宁收视率16.65%。

那一年,许多人被猪八戒逗笑,被小龙女逗哭,被太白金星雷倒。《春猪》,也因此拿下了收视冠军。

那一年,出演《春猪》的徐峥、陶虹、孙兴、陈红、翁虹也随之走红。

徐峥片约收得手软,出演嫦娥的陈红也迎来了她的大好时光。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一年,能与之相抗衡的,大概也只有一部《少年包青天》,主演是周杰、任泉、释小龙、李冰冰、刘怡君,阵容十分强大。

一个热血正义青年,一个聪慧白面书生,一个温柔贤惠人妻,一个傲娇可爱大小姐,和一个做保镖的萌系少年构成了主角团,带领我们揭开了一个又一个迷局。

当年,那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件,那一桩桩千丝万缕的情感联系,让多少人为之着迷。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而那一年,还有一部剧深深地刻在了我们的脑海——《西游记续集》。

时隔14年,杨洁重振旗鼓,带着原班人马声势浩大地归来,补全了《西游记》中缺少的部分,给西游记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那一年,六小龄童的孙悟空,马德华的猪八戒,闫怀礼的沙僧,徐少华的唐僧......成了我们不可磨灭的记忆。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许多年后,那些出演西游记的人,有些离开了,有些被遗忘了。

西游记完结了,一个时代也终结了。

有的时代已经结束,可有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2000年,一档类似《创造101》的节目诞生,名字叫《宇宙 2000 实力美少女争霸战》。

一个娇小的女孩出现在比赛场,主持人问她为什么而来,她说:“为了赢得一万元的奖金。”

还有一个女孩打扮得像个假小子,她说只是碰巧报名,结果惨遭淘汰。

而赛场上另一个女孩带着妹妹的梦想,拿到了最后的冠军。

这三个女孩后来组成了一个团体,取名S·H·E。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时候,她们对于团名都不太满意。Selina说:“完了,就这个团体名,不会红,一定不会红的。”

可一年之后,S·H·E带着她们的第一张专辑《女生宿舍》正式出道。这张专辑在台湾卖了16万,在亚洲的销量高达75万张,S·H·E也因此大火!

而另一边,两个少女刚刚签约英皇娱乐,因为长得极像,公司便给她们的组合命名为Twins。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时候,英皇老板杨受成曾担心地问:“她们没身材,没唱功,行不行?”

可出道两年,便打破多项香港流行乐坛记录。一首《下一站天后》,更是成了当时KTV里的流行曲。

2000年的华语音乐坛,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梁静茹带着《勇气》,一战成名。

蔡依林带着自己的同名专辑,成了那个时代的“少男杀手”。

萧亚轩一张《红蔷薇》,便成了全球华语唱片最高销量歌手。

孙燕姿凭借一首《天黑黑》,赢了当时来势汹汹的周杰伦。

而早前的周杰伦,还只是吴宗宪的小助理。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他给刘德华写《眼泪知道》,刘德华不要。

他给张惠妹写《双截棍》,张惠妹也不要。

那时候,他和方文山还不熟。

某个下午,吴宗宪告诉他:“如果你能在10天内写出50首歌,我就给你出专辑。”

于是,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了10天,最终选出了10首歌。

这10首歌,就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张专辑《Jay》。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一年的华语乐坛,真的是开了挂!

五月天、陈奕迅、王力宏、陶喆、容祖儿、张信哲、谢霆锋、王菲、那英、范玮琪、任贤齐、许巍.......许许多多的音乐涌现,传唱至今!

那一年,音乐络绎不绝,新的时代也滚滚而来!

千禧之年被赋予了太多期待,许多人都相信,只要努力奋斗,一切都会到来。

那一年,北京,成了许多人追梦的地方。

管虎乘着浪潮,赶着上映了一部电影《上车,走吧!》,随后票房大卖。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此前一年拍摄,管虎很愁,他想找一个不太帅还会说山东方言的小伙子来参演,可怎么也找不着。

好在后来的高虎向他推荐了黄渤,一切都符合他的设定。

那一年,是黄渤的第一次出演。因为这一次出演,他收获了广大的关注,也正式走上了演员这条路。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2000年的冯小刚依然很风光,继冯氏喜剧三连炸之后,他执导爱情片《一声叹息》,再次轰炸众人,一举拿下了当年的票房季军。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而另一边,李安凭着一部《卧虎藏龙》火遍全球。

《卧虎藏龙》,成了美国电影史上第一部超过1亿美元票房的外语片。

因为这部片,外国人第一次认识到了中国功夫里的轻功,第一次感受到了周润发和章子怡在竹林间打斗时的诗意美,也是第一次向往东方语境里“行走江湖”的侠气。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一年,李安彻底奠定了他的国际地位,拿到了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

相比李安和冯小刚,2000年的张艺谋似乎有点平淡。

他导演了一部《幸福时光》,结果反响平平,远不如他上一年的《我的父亲母亲》。

尽管这部电影反响平平,董洁还是被挖掘了出来。

那一年,董洁被选为新一代的“谋女郎”,正式开启了她的黄金时代。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不同于内地影视的爆发,2000年的香港电影衰败了。

那一年,许许多多的香港电影票房惨淡,市场缩减。

那一年,王家卫搭档梁朝伟、张曼玉,用一部《花样年华》挽回了最后的颓势,成就了时代经典。

许多年后,人们还是会记起《花样年华》,却再也回不到自己的花样年华。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2000年,承接着千禧之年的到来,似乎注定了不平凡。

一群活跃在互联网圈上的人,用一串串代码敲出了一个新世纪。

在西雅图,马云发表了一个演讲:

西雅图今天讲“我有微软,我有波音”,纽约今天说“我有IBM”,我们希望有一天,我们杭州人说“我们有阿里巴巴”......

他在台上激情昂扬,底下人的人热血沸腾。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一年,马云两次获得孙正义的投资,一共2500万美金。

孙正义说:“我能感受得到,他和我是同样的人,都有点儿疯狂。我直觉投他没错!”

那一年,许多现在耳熟能详的人,都已经走上了正轨。

北京海淀区的金山软件大厦,雷军用了15页PPT,给那些大股东们讲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互联网”。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一年,雷军出任金山软件的总裁,成了金山软件最年轻的高层。

而北大的资源宾馆,一个年轻人在叹气,他静静地看着书架上的青玉案,嘴里念叨着:“纵里寻她千百度......"。

他刚刚赶回国内,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百度”,至于公司的未来,他没有太大的把握。

这一年的李彦宏,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同样苦恼的,还有马化腾。

他开发的OICQ抢了很多ICQ的用户群,严重侵犯了ICQ的利益,被ICQ起诉了。

那一场官司,腾讯败诉。他只好归还OICQ域名给ICQ公司,改名为QQ,还为此赔了不少钱。

眼看着注册用户量超过100万了,可公司账上就只剩下1万元了。

这一年,他十分缺钱。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早期腾讯创始团队

另一边的刘强东,带着自己的积蓄,在中关村租了一个小柜台,他给这个柜台取名“京东多媒体”,在这里售卖着刻录机和光碟,收益不错。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谁也不曾想到,十多年后,这个小柜台成了当今的互联网电商大头“京东商城”。

时代的巨轮翻滚,许许多多的奇迹都在这一年涌现。

那一年,悉尼奥运会举办。

孔令辉以3比2战胜乒坛“常青树”瓦尔德内尔,实现了“大满贯”。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吉新鹏连续“手刃”了世界前两号种子球员印度尼西亚的陶菲克和叶诚万,一举摘得金牌。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而在智利的圣地亚哥,刘翔以13秒87获得了世界青年锦标赛男子110米栏的第四名。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

那一年,中国的国旗在世界运动赛场上迎风飞舞,成了奥运季军。

那一年,中国第一辆交流传动高速电动车组动力车在株洲竣工。

那一年,国内GDP生产总值首次突破一万亿美元。

那一年,中国基因研究、纳米技术终于有了巨大发展。

那一年的中国正在快速崛起,许许多多的辉煌涌现。如今,一晃20年,那些时代巨幕下的人与事,已成了时代缩影。

2000年,是20世纪的终端,21世纪的开始,好像有些东西结束了,又好像有些东西开始了。

移动支付、电子商务、视频直播......

世界最长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

第一辆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

6000米,国内首架大型双发长航时无人机成功首飞

数百公里的太空轨道,神舟飞天,北斗组网,中国卫星自由翱翔

.......

那些曾经的梦想,正悄然实现;

那些曾经的苦难,也都变成了今日的辉煌。

如今,2000年已去,2020年将近,一切都还是期许。

或许你也身处磨难,或许2020会很难,但请相信,只要保持初心,咬牙坚持下去,你想要的都会不期而遇。

很喜欢电影《喜剧之王》里的一段对话:

“你看啊,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也不是,天亮之后就会很美。”

是啊,天亮之后就会很美。无论你身处何种黑暗,也总会等到黎明。

点个“在看”,我希望2020,你也是满心期许!

✏️作者:小爽,行动派DreamList,敢行动,梦想才生动。关注我们,一起成为行动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2020年了,我却很怀念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