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妈妈去上学的00后:10岁做起“小大人”,买菜煮饭是每天必修课

背着妈妈去上学的00后:10岁做起“小大人”,买菜煮饭是每天必修课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于惠如早上6点25分,窗外一片漆黑,邹晴从闹钟声中醒来,习惯性地伸手去摸床头的手机,关上闹钟,再次闭上眼睛。5分钟后,她睁眼醒来,翻身下床。洗漱完毕,她到隔壁卧室跟已醒来的妈妈打了声招呼,出门参加早操。

7点20分,天色彻底放亮,出完早操的邹晴带着从食堂买的包子和粥回到公寓,她开始照顾妈妈起床,辅助她上厕所、梳洗、吃早餐。

快到8点时,跟往常一样,邹晴先把头发拨到胸前,然后在床前背对着妈妈蹲下来,把妈妈的右胳膊拉到肩上,一用力,妈妈的身体就离开了床。邹晴身高1.62米,50公斤,看起来有些清瘦,却很有力。她稍稍稳定一下自己的身体,双腿站直,就将妈妈稳稳地背了起来。

走到轮椅面前,她对准早已经摆放好的轮椅,缓缓下蹲,让妈妈坐到轮椅上。把妈妈推到一张桌子前面,帮她打开手机视频,然后出门去上课。

这是00后女孩邹晴2019年12月13日这一天的开始,也是她在近3000个日子里每一天的开始。

今年18岁的邹晴是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护理专业大一学生,从10岁开始,她走上了一条至今还在走的路:照顾瘫痪母亲的同时上学。

今年9月学校开学时,她放心不下老家无人照顾的母亲,带着妈妈一起来衡阳市上学。

一个与众不同的新生

今年9月7日,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新生开学报到第一天,一位长得有些消瘦的女生找到她的班级辅导员伍威申请办理外宿手续。

伍威诧异,在学校当了这么多年辅导员,学校是严禁外宿的,这个女生有点“与众不同”。“我当时以为面前这位消瘦的女生家庭条件很好,不习惯学校宿舍简单的配套才提出外宿要求,就想着一定要给她讲讲校纪校规。”

简单交流后,伍威得知眼前这位叫邹晴的女生在外面租房是为了方便照顾瘫痪母亲。邹晴的母亲罹患小儿麻痹症,由于肌肉出现萎缩,神经功能不能恢复,造成受累肢体畸形,生活不能自理。

填表、找主管老师签字盖章,很快,邹晴的外宿申请获批。与此同时,伍威将邹晴的情况向学校作了汇报。

获知消息后,学校领导安排了校内公寓给邹晴母女住,方便她就近边上学边照顾母亲,并免除其房租费和水电费等费用。学校党委书记苏立代表学校给母女送去炊具等日常生活用品,并送上了2万元助学金。

看望完邹晴母女,苏立发了一条朋友圈,又为邹晴带来了8700元捐款。

“在我成长过程中帮助过我的人很多,我应该学会感恩。”邹晴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她心里有个账本,上面记录着帮助过她的人的姓名。

邹晴妈妈朱纯意用口齿不太清晰的语言说:“我们记着的。”

10岁撑起一个家

10岁,是大多数孩子上学还需要父母接送的年纪,而邹晴却从那一年起,独自承担起家中所有的生活担子。靠着父亲留下的些许积蓄、国家资助、每季度不足700元的农村低保和亲友偶尔的接济,她和母亲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2001年10月,邹晴出生在衡阳县曲兰镇船山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那时,父亲还是村里的泥瓦匠,全家以此为生。因为罹患小儿麻痹症,她的妈妈朱纯意就只能摸着板凳、椅子走路,外婆经常到家里照顾他们。

10岁那年,邹晴在不得已下,做起了“小大人”。那年,外婆被查出癌症晚期,检查结果出来没过一个月就去世了。也在同一年,父亲也被检查出癌症,不久就去世了。

亲人的接连离世以及高额的医药费让这个普通农民家庭迅速沦为没有收入支撑的贫困家庭,生活就此陷入困顿。

由于母亲生活不能自理。当时读小学4年级的邹晴每天必须照料完母亲后才能出门上学。帮母亲穿衣、洗漱、擦身,买菜、煮饭、洗碗,成了邹晴每天的必修课。

“当时还是很难,可能就是天塌下来的感觉吧,特别是跟妈妈闹别扭的时候,会觉得很委屈。”回想起8年前,邹晴还是忍不住落泪。外婆和父亲去世后的两年,是她最困难的时期。

坐在一旁的朱纯意也跟着抹起了眼泪。“那时候孩子还小,背不动我,又怕我摔跤。我想帮孩子,没法走,帮不了,心很疼。”

不过,邹晴也记得生活中的快乐事:“过年过节的时候,一个远房姨姨经常邀请我们去她家里热闹。”

上学路上小跑的身影

从10岁起,邹晴几乎每天都是“小跑”的状态,早上跑着去上学,中午、晚上放学,跑回家给妈妈做饭。现在,照顾妈妈吃完晚饭,还要跑着去上自习。

邹晴告诉记者,小学时,辅助妈妈上厕所是她一天中最困难的事情。因为力气小没法背起妈妈,扶着她又怕摔跤,又不能每天麻烦邻居帮忙。“我们经常在家里练习,慢慢的就顺了。后来我长个了,力气也大了,就没那么困难了。”

就这样,小学、初中、中专、大专,8年的上学路上,都能看到邹晴一路小跑的身影。

2016年,邹晴考上了当地的高中,但再三权衡之后,她放弃了机会,选择去衡阳市核工业卫生学校读护理。做完这个决定,邹晴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天。“后来也就想通了,还是早点出来工作好一些,而且读护理也能让我更好的照顾妈妈。”

去读卫校,但不能把妈妈一个人留在家里,邹晴做出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的决定,“我到哪里,妈妈就在哪里。”于是,那一年她第一次带着妈妈离开船山村,在学校旁边租了间屋子,让母亲开始了长达3年的“陪读”生活。

2019年,邹晴顺利拿到了护士执业资格证,5月,她们回到家乡,进入镇上的卫生院工作。工作内容很简单,给病人打针、拿药,每个月工资2000元。“我感觉一眼能看到头,以后就是拿着2000块的工资每天帮病人拿药。”

还想继续读书,邹晴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妈妈。“能考上就去读。”妈妈的话像是给邹晴吃了一颗定心丸。接下来的时间,邹晴一边工作,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准备招生考试。很幸运,邹晴的名字出现在了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护理专业的录取名单里。

得知被录取的那天,邹晴买了一条鱼,买了肉煮了一顿“大餐”跟母亲庆祝。

充满期待的大学生活

初进大学校园的邹晴是兴奋的,她报名参加了体操啦啦队、勤工俭学岗位,但在尝试了几次发现跟照顾妈妈时间冲突之后就果断放弃了。

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太合母亲口味,大部分时间,邹晴都是自己煮饭给妈妈吃,只有偶尔有事时间来不及的情况下才会去食堂打饭。开学以来,邹晴从未缺过课。

对3年的大专,邹晴已做好了打算:前两年好好学习理论知识,第三年找一家衡阳市的医院实习。实习的时候就在医院旁边租房子,带着妈妈。

“衡阳市很大,和家乡完全不一样。”邹晴看着宿舍窗外说,“我很期待大学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期待毕业工作后是什么样的。”

“很多事情当时觉得很难,可过了之后就忘了。现在情况也在慢慢变好,以后有了工作,挣了钱,我跟妈妈的日子也会更好。”邹晴说,照顾妈妈不是第一年了,现在已经不觉得累了,习惯了自然就好了。

“我妈可容易满足了,只要能看到我就高兴,我晚上如果要学习晚睡,她也不睡。”邹晴说,她俩在一起,妈妈越来越像小孩,变得听话。她自己越来越像大人,总是絮叨。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yuanben.io查询【4D2Y6KCO】获取授权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背着妈妈去上学的00后:10岁做起“小大人”,买菜煮饭是每天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