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逆袭职场的袭人都受过三大委屈!成年人的世界就从无容易二字

尽管当下疫情还未退散,但职场中人,大部分还在奔波忙碌着,又或者是计划考虑怎样发展副业。今年大概是难熬的一年。对于大多数家里没矿,没金山银山的平凡人,只能拼搏奋斗。如若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人活于世,只能用力折腾,为了生活天天奔忙不息。无论顺逆,艰辛大概是常态,论起职场来,真的没有哪一份工作是不委屈的。

今天说说《红楼梦》里的“职场丽人”——准姨娘花袭人的委屈。

袭人是从贾母屋子里拨到宝玉房里的丫头。到了宝玉房里自然就是一等大丫头,还管理着屋子里一等丫头和二等丫头以及底下的小丫头、婆子媳妇们。

宝玉的怡红院,在全贾氏集团里,绝对算得上是个流着肥水的好部门,人多、事儿少、活儿轻、主子脾气也好,更妙在晋升空间和前景也大。比如说将来有做宝玉的姨太太的机会,这可是别的小姐屋里的丫鬟求而不得的。

因此,按理来说,袭人的工作应该不会多辛苦吧。谁知实则不然。

虽说屋里有晴雯、麝月、秋纹、碧痕、绮霰等几个大丫鬟,外有佳蕙、坠儿等小丫鬟,人虽不少,但袭人一人,已经顶起怡红院的半边天。

无论是主子还是丫头,又或是奶妈、老婆子们,都知道这怡红院少了袭人不行。可见,袭人的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是得到了上上下下的一致认可。

然而,这种外在的认可,却并不能说明袭人在怡红院的生活就过得多么如鱼得水或风风光光。奴才永远是奴才,职员永远是职员,天底下任何一份工作,都没有不委屈的。袭人同样如此,纵然有功劳也有苦劳,她也依然忍受着职场上的许多委屈。

连逆袭职场的袭人都受过三大委屈!成年人的世界就从无容易二字

袭人所受委屈之一:无故被奶妈当众辱骂

以袭人在怡红院“大姐大”的身份,如果被其他更体面的婆子当众无故辱骂,还以极为恶劣的词辱骂,恐怕不仅心里委屈难受,面子上更是下不来台。宝玉的奶妈李嬷嬷,一位在贾母面前都有几分脸面的老嬷嬷,就曾经当众给袭人难堪。且看原文:

李嬷嬷……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袭人先只道李嬷嬷不过为他躺着生气,少不得分辨说“病了,才出汗,蒙着头,原没看见你老人家”等语。后来只管听他说“哄宝玉”,“妆狐媚”,又说“配小子”等,由不得又愧又委屈,禁不住哭起来。

大过年过节的,李嬷嬷高声嚷着骂袭人“忘了本”、“小娼妇”、“妆狐媚子”、“几两银子买的”、“拉出去配小子”、“妖精似的”,句句话都是侮辱、攻击,别说宝玉、黛玉、宝钗这些少爷小姐听见了,让袭人脸上不好看,就是宝玉屋里的大丫鬟、小丫鬟、婆子们听见了,袭人脸上也下不来,而且后面要管理这些下人,别人也难对她服气,这让她以后还怎么管理这些下属?何况李嬷嬷的话语还可能会被这些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至于李嬷嬷为什么会骂袭人,其实跟她打牌输了钱有关。要说李嬷嬷排揎宝玉的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概袭人曾多次遭殃。林黛玉都知道李嬷嬷“老背晦”,薛宝钗也清楚李嬷嬷这是老糊涂了,最了解内情的就是凤姐了,原文说:

可巧凤姐正在上房算完输赢帐,听得后面声嚷,便知是李嬷嬷老病发了,排揎宝玉的人。----正值他今儿输了钱,迁怒于人。

说白了,抛开袭人曾与宝玉云雨一事不算,袭人也曾哄过宝玉读书,劝过他改掉吃胭脂的毛病,并非一味靠“妆狐媚子”笼络宝玉。这一次,她就是替这李嬷嬷当了“出气筒”。

连逆袭职场的袭人都受过三大委屈!成年人的世界就从无容易二字

袭人所受委屈之二:当众被宝玉踢打

要说这次在怡红院一众丫鬟面前,袭人被主子宝玉踢了,是偶然,但也是必然。宝玉在外面淋了雨之后回怡红院,叫了半天门,没有人开门,是袭人去门口看门的。只是她没想到敲门的不是别人偏偏是宝玉。而宝玉平日里又是和丫头们玩笑惯了的。袭人这次没提防,见到宝玉被淋得跟个落汤鸡一样,又着急又好笑,就笑的弯着腰拍手道:“这么大雨地里跑什么?那里知道爷回来了。”这下子她是真触了霉头了。宝玉本来生气,又淋了雨叫门半天没人支应,心里打算着非得把那开门的丫头给踢几脚,谁知门一开,他也没看仔细,就把袭人给踢了。

宝玉一肚子没好气,满心里要把开门的踢几脚,及开了门,并不看真是谁,还只当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便抬腿踢在肋上。袭人“嗳哟”了一声。宝玉还骂道:“下流东西们!我素日担待你们得了意,一点儿也不怕,越发拿我取笑儿了。”

好脾气、好性格的贾宝玉动手打骂下人,是千年难有一次,谁知偏偏又是袭人给碰上了。

这次虽然是极其偶然的事件,但是袭人确实是受了极大的委屈,而且“又当着许多人,又是羞,又是气,又是疼,真一时置身无地”,确实是里子面子都丢了,还受了内伤,导致吐了血。

虽说袭人知道宝玉不是故意安心踢她,但也只能承担这一后果。一如她自己所说的,在整个怡红院里,她是个起头的人,无论是大事情还是小事情,无论是好事情还是不好的事情,总是她该要负责的。

这是袭人识大体之处,她拦住了要去请太医的宝玉,之所以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能够继续留在怡红院,也是为了免除李嬷嬷那样的人骂她轻狂,说到底也还是为了自己将来而忍这一时,希望能赌一次未来的好结局。

连逆袭职场的袭人都受过三大委屈!成年人的世界就从无容易二字

袭人所受委屈之三:体面光鲜地回家探望病重的母亲

这次委屈,表面看上去是风风光光,实则是一种巨大的屈辱。这是在袭人母亲病重,袭人回家探望母亲的时候。袭人回自己家里,在凤姐眼里,那不是她袭人家里,而是别人家里。不仅不能用家里的铺盖和其他用品,还要叫家里人回避,自己住在内房:

凤姐儿看袭人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倒华丽,又看身上穿着桃红百子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

凤姐这里优哉游哉地给袭人交代这样穿那样戴,还要拿上好的手炉和衣包,目的当然不是为了照顾好袭人,而是为了展示贾府的排场和体面以及她的能干和体恤下人的行事风格。

凤姐说着,又嘱咐袭人道:“你妈若好了就罢,若不中用了,只管住下,打发人来回我,我再另打发人给你送铺盖去。可别使人家的铺盖和梳头的家伙。”又吩咐周瑞家的道:“你们自然也知道这里的规矩的,也不用我嘱咐了。”周瑞家的答应:“都知道。我们这去到那里,总叫他们的人回避。若住下,必是另要一两间内房的。”

袭人母亲病重,眼看着恐怕还熬不过去了,做奴才的,虽说得到王夫人恩典可以回去见一面,但是这回家的过程却不知有多繁琐复杂,而且还被要求打扮得光鲜亮丽、花红柳绿的。袭人是个奴才,但也是个孝女,虽然在王夫人、凤姐跟前还是赔笑应对,怎知她内心里怎能不伤感?

而袭人回家探望病重的母亲,主子们却还在那里指手画脚讲排场和门面,做给外面的人看。袭人作为一个孝女,打扮成这样回去见母亲最后一面,她心里能不委屈伤感吗?

袭人在贾府这些丫头里,绝对算得上是世俗所认可的成功且得意的丫头。但即便如此,她的职场生涯里都经受了这么多委屈,这样一对比,大部分人应该也对当前的不顺能释怀或感同身受了。最后,虽说《红楼梦》里的贾府不是真正的职场,但是和现今的职场还是很类似。所以,对于上班族而已,还要有足够的“恢复力”,别伤感,好好梳理总结经验,淡定前行,执行下一步计划吧。

作者:红楼夜思。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红楼夜思。从书里,看更广阔的人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职场 » 连逆袭职场的袭人都受过三大委屈!成年人的世界就从无容易二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