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案判了 该如何避免出现第二个“贺建奎”?

【综合讯】“基因编辑婴儿”案30日在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贺建奎、张仁礼、覃金洲等3名被告人分别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其中贺建奎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00万元(人民币,下同)。

法院审理查明,贺建奎等人以编辑胚胎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的婴儿为名,将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用于辅助生殖医疗,过程涉及伪造伦理审查材料、冒名顶替、隐瞒真相等行为。

基因编辑婴儿案判了 该如何避免出现第二个“贺建奎”?

贺建奎。(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隐瞒真相 问题胚胎移植人体

新华社报道,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以来,南方科技大学原副教授贺建奎得知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可获得商业利益,即与广东省某医疗机构张仁礼、深圳市某医疗机构覃金洲共谋,在明知违反中国国家有关规定和医学伦理的情况下,仍以通过编辑人类胚胎CCR5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的婴儿为名,将安全性、有效性未经严格验证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用于辅助生殖医疗。

法院指出,贺建奎等人伪造伦理审查材料,招募男方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多对夫妇实施基因编辑及辅助生殖,以冒名顶替、隐瞒真相的方式,由不知情的医生将基因编辑过的胚胎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移植入人体内,致使2人怀孕,先后生下3名基因编辑婴儿。

因涉及有关人员个人隐私,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据法院负责人介绍,庭审过程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勘验笔录、检查笔录、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3名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悔罪,辩护律师到庭为3名被告人进行了辩护。

非法行医罪成 三被告获刑

法院认为,3名被告人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追名逐利,故意违反国家有关科研和医疗管理规定,逾越科研和医学伦理道德底线,贸然将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人类辅助生殖医疗,扰乱医疗管理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根据3名被告人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的危害程度,依法判处被告人贺建奎有期徒刑三年,处罚金300万元;判处张仁礼有期徒刑两年,处罚金100万元;判处覃金洲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处罚金50万元。

被告人家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各界群众代表旁听了宣判。

涉案人上“黑名单”终身禁相关工作

广东有关部门透露,“基因编辑婴儿”事发后,广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迅速成立调查组开展调查,并于2019年1月公布调查结果。同时根据有关规定,广东省对涉事单位和人员进行了严肃处理和问责。

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已将相关涉案人员列入人类生殖技术违法违规人员“黑名单”,终身禁止其从事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工作。科技主管部门已对涉案人员作出终身禁止其申请中国人类遗传资源行政审批、终身禁止其申请财政资金支持的各级各类科研项目等行政处理。科技主管部门、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分别责成涉事单位完善科研和医疗管理制度,加强对相关从业人员的监督管理等。

该如何避免出现第二个“贺建奎”?

新华社、香港《文汇报》报道,案件虽结,留给世人的隐忧长存,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当下,如何避免出现第二个“贺建奎”?

“技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但案件带来了警示,我们需要一些预警机制。”一位人类遗传学的专家表示。事实上,过去一年多,学界对基因编辑的热情不减,但变得非常谨慎,全球的伦理和监管都在做一些矫正,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表态不支持生殖细胞基因编辑的临床研究,世界卫生组织(WHO)着手制定管理框架,中国的基因编辑临床研究需要经过更严格的行政审批。甚至有的学校,增设了生物工程伦理课程。

当然,业界认为,基因编辑是一项在生命科学领域有着广泛应用前景的新技术,但不当应用将给人类健康带来不确定的影响。“不违背科研伦理底线,是医学界的共识。”曾从事基因编辑研究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妇产科生殖医学教授周灿权说。

有专家指出,在发展科技时,我们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更要加大违法成本。同时,也需要打破学科和部门间的壁垒,从实验室的基础研究到临床转化,再到技术应用的每一个环节,建立起一整套的监管制度,让科学家明确哪些可为,哪些不可为。(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基因编辑婴儿案判了 该如何避免出现第二个“贺建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