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前线医护抗疫日记:习惯了只睡5小时,脸被口罩勒出痕迹

据澳媒报道,随着疫情在澳洲扩散,澳洲各地医护人员纷纷投入到抗击病毒的行列中,墨尔本Alfred医院急诊科的护士Michelle Caulfield记录下了每天面临的工作,以及所面临的的压力。

澳洲前线医护抗疫日记:习惯了只睡5小时,脸被口罩勒出痕迹

以下为她的日记:

周一晚上9点30到7点30的轮班

今天晚上的情况相对较好,只发现了7、8个疑似病例。

医院的一位老妇人有点焦虑,有点困惑,看到我们穿戴者个人防护装备(PPE)——面罩、手套、护目镜和这件白色的塑料质感防护服时,她更害怕了。

澳洲前线医护抗疫日记:习惯了只睡5小时,脸被口罩勒出痕迹

墨尔本Alfred医院(图片来源:Wikipedia)

于是,老人的主治护士找到了一个让她平静下来的好办法。大约凌晨2点,她穿着全套个人防护装备,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给她唱老歌。

现在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时期,但自从3月12日我们开设了单独的病毒筛查诊所以来,急诊科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

这段时间,我们经历或见到了各种各样的情况:我们为隔离室里的每一位疑似患者穿戴个人防护装备,在离开房间时将其取出;每天重复做事,频繁洗手……公众们的表现也很好,他们听取了卫生部门的建议,没有在不需要紧急医疗的情况下,一窝蜂的涌向急诊室。我们接诊了从海外归来的游客,接诊过确诊的病人,养老院的病例越来越多,这些我们都经历过。

澳洲前线医护抗疫日记:习惯了只睡5小时,脸被口罩勒出痕迹

墨尔本Alfred医院急诊科的护士Michelle Caulfield(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数字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从来都不一样。

我们有2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这段时间相当于是折磨的缓冲期。我们在这个时间内吃饭聊天、保持士气,看看墨尔本动物园的直播,看看可爱的企鹅和狮子,然后继续投入战斗。

因为需要穿戴个人防护服,男性员工们剃掉了胡须,留着小胡子,来调节气氛。

病患们很担心自己的情况,但也很震惊,没有人恐慌。

澳洲前线医护抗疫日记:习惯了只睡5小时,脸被口罩勒出痕迹

(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这是我在The Alfred的第7年了,大约4个星期前,我成为了一名助理护士长。如果说我不担心未来的情况,那不太真实。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我的爸爸,他有免疫缺陷。这是对未知的恐惧,我们都必须非常小心。

早上7点30,我下班了,早餐吃的是麦片。我开始想,我的下一个轮班会是怎样?谁都不知道,情况每天都在变化。

周四下午1点到晚上9点30

我们为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做了很多模拟,包括给安置在隔离箱中的病人插管等,来确保我们自己以及病患的安全。

我们也时时刻刻牢记防护服的安全要求:确保在脱下防护服的过程中不会触碰到清洁的区域,不会接触到设备。

关于这一点的模拟非常有效,之后就是为即将到来的一切做好准备。

现在的规定也越来越严格,医护人员如果出现轻微症状,如喉咙痛,那么在上班前必须接受检测,检测结果出来,且是阴性才能返回工作岗位,与此同时,在接触任何病人之前,我们都要戴手套、戴口罩。

澳洲前线医护抗疫日记:习惯了只睡5小时,脸被口罩勒出痕迹

Michelle Caulfield表示,虽然压力很大,但医院员工不恐慌(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今天,急诊科的疑似病例在15到20例左右。

现在的情况是,感冒和病毒的部分症状类似,这也给我们带来了难题。我们时刻牢记着: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

休息期间,我们已经不再讨论新冠病毒了,我们互相打气,确保每个人的情绪正常。

我的下一个轮班是周五下午和晚上,以前在这些时候,因为酗酒而被送来急诊室的病例很多,但是现在酒吧和俱乐部已经被关闭了,上个星期的类似病人就已经减少了。

周五下午1点到晚上9点30

我从新闻中得知,我所在的医院的血液肿瘤科出现了死亡病例,病人和工作人员都被感染,这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医院有60名员工接受了检测,被要求自我隔离。急诊科现在一切良好。

这种感觉太真实了。虽然我们也有感染风险,但我觉得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严格遵守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指导方针,尽量减少对我们自己和病人的风险。

今天的轮班很难熬,确诊的病例超过了20个,我甚至忙到没有时间统计数字。

我几乎全副武装,我包住了头发、戴了口罩、护目镜、穿了脚套……太热了,脸已经被口罩勒出了痕迹。

澳洲前线医护抗疫日记:习惯了只睡5小时,脸被口罩勒出痕迹

(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今天下班时间比平常晚了一些,到家已经11点了,我当时就想着尽快睡觉,抓紧时间睡觉。

周六早上7点到下午3点30

睡了5个小时左右,早上5点,我起床了,我已经习惯5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了。

上班后,我们来到急诊科,鼓足勇气准备迎接更多挑战。但事实并非如此,有相当多的隔离病人进来,可能在最初的几个小时里就有10到12个,但他们并不严重。

我们见惯了重伤、严重的呼吸问题,也习惯了病人的高声喧哗,我们也在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确保为来急诊科就真的每个人服务。而未来几周甚至几个月,我们都将面临这样的情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澳洲前线医护抗疫日记:习惯了只睡5小时,脸被口罩勒出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