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一群正襟危坐的学生,在课桌前以极快的速度翻动书页。

乍一看,会以为他们在书里找钱,实际上,他们在阅读和记忆,践行“一种革命性的阅读方式”。

量子波动速读,因其超乎常规的教学方式受到关注和质疑。从网络上不断流传出的视频可以看到,参加课程的学生遍布全国。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这套热门的理论有一套逻辑自洽的体系:量子波动速读的全称是Quantum Speed Reading,在速读过程中读者只需以高速翻动书,甚至不需翻开阅读,就能理解书中的内容。“通过量子波动让头脑中产生动态影像”,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一片质疑声中,这样的速读究竟在卖什么药?

“1到5分钟内读完10万字”

新闻发端于北京某教育机构的比赛视频,里面展现了一种“颠覆”我们想象的现场画面:穿着整齐参赛衣服的学生,在工作人员的注视下,高速翻动着书本。

机构的人员还展示了学员在打卡群的训练记录,记下了每位学生在练习前的深呼吸次数,看的书籍名称,以及“拨书用时”和“拨书反馈”。

拨动的快慢,成为了能否达到训练成果的重要部分。

同样流传在网络上的还有另一种教授方式:

镜头前的老师对着两名蒙眼的儿童说,“拨起来,先不要感知,先拨起来,书拨到一半放到额头上……在这本书里畅游一下”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小朋友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

普通人看书是逐字逐行进行的,这样会比较“费时”,但是经过“训练”的人可以整页整页地看,所以能提高阅读效率。

机构还宣称,“经过培训的6至12岁的学生,1至5分钟内就能看完一本10万字左右书籍”,过目不忘,还能复述出来。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诡异的是,这类机构的收费并不便宜,在全国各地从6000元/半年到26万“终身制”都有,他们还打着“全脑教育”、“超感学习力”的旗号。

本来也许是可信度不高的教学方法,但是有不少网友表示,在幼时也参加过类似的培训课程,而现在以“运用HSP高感知力量进行量子波动速读”的全新名衔,再次成为家长圈内的新潮流。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2018年,已经有媒体对这种“蒙眼识别法”进行了报道,中国青年报追踪了一家声称可以掌握蒙眼识别法的机构:“蒙眼识字时,额头上有一道光照进来,之后就能感应到牌上、纸上写着的内容,这是一种神奇的感应能力。”

视频来源于1818黄金眼,某全脑开发培训机构老师在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笑场了......

最后的调查结果显示,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里,经营范围只包含教育信息咨询、销售办公用品、销售电子产品,同时还写明不得开展教学和培训等业务。也就是说机构没有开班授课的资格。

而机构所宣称的“松果体”开发,不过是人类大脑中的腺体的一种,它的功能只是分泌褪黑素,让人感受昼夜交替的变化,与课程所宣扬的“感知物体”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一年后,类似的培训机构卷土重来,几乎雷同的教学手法,仍然收获可观的市场。

谁在打造教育“爆款”

事实上,量子是表现某物质或物理量特性的最小单元,“量子波动”只是物理学上量子的一种状态。用物理术语给教学方法造神,本身就不靠谱。

但是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量子波动速读的“教学”演变成了罗生门。这样的教学“爆款”是怎么诞生的?

从流传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其中涉及了一家名叫北京合一天诚科技的公司。天眼查上的资料,显示这家公司已经在2019年6月27日变更为注销状态。换言之,它不再具备营业资格。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其它的公司作为培训机构主体存在呢?上述企业的大股东袁巧纳旗下拥有6家公司,企业分布在河南、辽宁、北京三地,分别包含教育科技、日用品经销和文化传媒的精英内容,但是4家已经注销。

他在北京的另一家仍在经营的公司,经营范围里也并没有“教育咨询”等项目,因此也不可能成为开展速读培训的主体公司。

其次,有媒体联系到宣传中所涉及的另一家教育机构“心智通”回应,该公司否认了曾经参与举办类似比赛的事实:“(可能)是分校自己做的海报。”

此外,该负责人还表示,“我们做的是普通速读速记,是日本七田真的训练技术,那都是国际上认可的东西。”

资料显示,七田真,是日本的教育学者,他也是“七田式教育”的创始人及提倡者,从其数本著作中可以发现,他的研究领域集中在右脑功能的开发上,训练方式包括用“Z”形的阅读方式换行等等,而训练后的最终目的,是能达到照相记忆的功能——也就是像相机一样,咔嚓记住所看到的东西。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不管是七田真所提倡的理念,还是和量子波动速读所紧密关联的“全脑教育”,仍然对大脑构造有着不少的误区。比如,“左右脑分工明确”的理论目前在科学界尚存疑,心理学家在运用这个理论时是非常谨慎的,更多的共识是,大脑两侧半球的确存在一定程度的功能侧化现象,但是左右脑并非是那么分工明确的,所以单纯针对右脑进行的智力开发就显得空穴来风。

同时,七田真本人是一个受到诸多争议的人物。比如在国际权威的脑科学和心理学论文数据库PubMed和PsycINFO里不能搜索到一篇与“七田真学习法”有关的论文,连个别词条(如照相记忆photographic memory)所得得搜索结果都没有。

至于他所提到的实验,并没有完全被试验证实,因此与其相关的所谓“科学成果”,仍然存疑。

至于传说中量子波动速读的创始人飞谷由美子,在百度百科已经找不到其词条的存在,另外一位宣称师从飞谷由美子的“大师”丁一帆,其百科词条也删去了跟速读有关的信息,只留下一条简介:2013年,上海市家庭教育专家委员会暨上海慧明国际学院成立,丁一帆担任委员会委员。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网络搜索到的传说中量子波动速读的创始人飞谷由美子及其“弟子”丁一帆

“速读”有什么可痴迷的?

客观而言,量子波动速读尽管站不住脚,但却精准地触动了无数家长和学生对于“速读”的迷思。这种对速读和速记理念的执着,究竟是否必要?

历史上有过所谓“速读达人“,比如美国的肯尼迪总统,据传他可以在数分钟内读完一份《纽约时报》。这也许是坊间传颂度最高的速读“偶像”了。

但是你要知道,作为总统,肯尼迪每天都会收到世界上发生的重要事件的简报,即使他不看报纸,也能大概了解其中的内容。因此短时间内读完一份《纽约时报》,对他来说并不难。而想要头脑简单地向总统对标,未免不是天方夜谭。

目前速读所公认的主要技巧是略读和后设引导(用手指或指针的方式引导眼睛),然而速读所能达到的速度,仍然取决于所选用的技巧和于都材料的难度,不能一概而论。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最重要的是,人的阅读习惯不得不受到身体结构的限制。美国认知心理学家基思·雷纳提出,一些所谓的速读技巧(如大段阅读法)从生物学和心理学角度都站不住脚——人眼视网膜上的中心凹区对人眼的视力范围造成了天然的限制。

简而言之,各种速读课程所谓的Z字形阅读方法是不符合人体眼球的运动规律的,这个解释在十几年前已经提出,但是仍然有不死心的“神人”,希望反驳科学。

至于记忆的规律,曾经参加过《最强大脑》节目的记忆高手王峰介绍过,科学的记忆需要经历三个阶段,编码、存储和检索。具体的流程是,用熟悉的知识去记忆新的知识,通过多次提醒、机械训练进行巩固,前两个环节做好之后就可以实现记忆的提取,由此完成记忆闭环。

但不管记忆方法的如何多元和变化,绝不可能只是通过所谓的书页翻动,就能实现超人附体。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

来自网友的测评

这场伪科学骗局,用常识就能轻易拆穿,但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它至今还能够存在并风行。

教育没有捷径可走,拔苗助长的故事看来也依然没有过时。焦虑的家长们,且先慢把孩子着急推进各种训练班,知识能学到多少还在其次,千万别残害了孩子的心智。

作者 | 莫奈

排版 | GINNY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起底量子速读:2019最沙雕的骗局,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