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出院:虽已适应,但很难恢复

导 语

陶勇医生是否能重回手术台,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并不乐观。

被伤害事件发生84天后,陶勇终于出院了。出院后,陶勇医生接受了北京青年报的采访。据报道,在采访时陶勇一直在用右手活动着左手上的复健支具。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出院:虽已适应,但很难恢复

虽已适应,但很难恢复

在问及陶勇医生恢复状况时,其表示目前他的左手还没知觉,左手在被动状态的时候还算柔软,如果拿右手去掰左手,是可以掰开的,可以说关节的僵硬程度改变了不少,一开始左手就像“鸡爪子”一样,硬邦邦的。主动的运动状态下还是不太行,左手几乎没有任何知觉。

三个月是最佳康复期,现在主要恢复期已经过去了。是否能重回手术台,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并不乐观。因为当时左手的神经两处被砍断,重新长起来是非常困难的。

比较麻烦的是,我现在正常生活非常不方便,比如自己没办法穿衣服,没办法拧毛巾洗脸,因为这些事情靠一只手是没办法完成的。在医院的时候有护工来帮忙做这些事情,回家之后只能家人帮忙了。一开始有点不太适应,但是很快就过渡过来了。

医患之间,信任缺失是最大问题

恶性伤医绝不能简单的归因于医患矛盾,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在目前的情况下,医生和患者之间存在着很多的问题。关于医患矛盾,受伤后的陶勇这两个月的身份转变成了患者,他也从患者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感受。

陶勇医生说,现在医患互相不信任,患者不信任医生,总怀疑医生开的药不管用,医生也不信任患者,担心患者是否监听监视自己,同时又觉得患者的医从性不好,这是导致治疗不好的最大障碍。

“医生和患者的共同敌人是疾病,我们要成为战友。”

陶勇同时坦言,目前包括他在内的北上广等地的医生承担了巨大的工作压力,很多人的体力、精力完全透支,有时候秩序也不好,这对患者和医生都是煎熬。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出院:虽已适应,但很难恢复

“很多患者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来到北京,就为得到一句回复‘没事儿,回去吧’。”

陶勇认为,可以通过科学的模式,建立起一个团队,让北上广等地的医生能够和地方医生的形成联动。

在他看来,很多情况可以在地方解决,首诊在北上广进行后,复查可以在地方。这样既减少北上广医生的工作量,同时也可以帮助地方的一些医生积累经验。

同时,他也希望,今后患者可以放下内心的焦虑和“完美主义心态”,未必所有病都要找北京的医生来解决,也不用连打针都需要主任亲自操作,要选择相信医生,才对患者有利。

陶勇医生也袒露,“我自己遇到劫难,但我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

每个医生心中都有大爱,他们值得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希望伤医者也能尽快得到应有的惩罚,各项医护保护措施也要完善。

来 源 / 华医网据北京青年报、广东共青团综合整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出院:虽已适应,但很难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