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增确诊26例,其中本土11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6例

4月16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6例,其中15例为境外输入病例,11例为本土病例(广东5例,黑龙江3例,山东2例,辽宁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3例,均为本土疑似病例(黑龙江2例,内蒙古1例)。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2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412人,重症病例减少6例。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879例(含重症病例45例),现有疑似病例57例。累计确诊病例154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670例,无死亡病例。

  截至4月16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1081例(其中重症病例8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7944例,累计死亡病例3342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2367例,现有疑似病例62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22909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8970人。

  湖北无新增确诊病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7例(武汉17例),无新增死亡病例,现有确诊病例129例(武汉129例),其中重症病例32例(武汉3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64452例(武汉47300例),累计死亡病例3222例(武汉2579例),累计确诊病例67803例(武汉50008例)。无新增疑似病例,无现有疑似病例。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6例,其中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3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10例(境外输入6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50例(境外输入8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038例(境外输入206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457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1017例(出院485例,死亡4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5例(出院16例),台湾地区395例(出院155例,死亡6例)。

最新!新增确诊26例,其中本土11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6例

4月15日,最后一批回撤的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向火神山医院敬礼告别。经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批准,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在圆满完成承担的武汉火神山医院、武汉市泰康同济医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确诊患者医疗救治任务后,采取民航包机和铁路运输投送方式,陆续离开武汉完成回撤。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最新!新增确诊26例,其中本土11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6例

4月16日,进出武汉汉正街步行街的人员在扫描健康码。从4月8日至今,武汉汉正街商业市场复工率已达68%。新华社记者 王毓国 摄

7天23人确诊何以发生?

4月9日至15日,黑龙江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23例。这些病患彼此有何关联?为何造成“链式”传染?“内防反弹”如何抓紧抓实抓细?

  传播链源头在哪?

  近期,黑龙江多例新增本土确诊病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成为网上热点。

  根据有关部门通报,4月9日,哈尔滨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郭某,同时,郭某女朋友王某、王某女儿曹某、曹某男朋友李某3位密切接触者均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

  经过溯源分析发现,在3名无症状感染者中,曹某与从美国归来的留学生韩某(女)存在传染可能,具备传染条件。

  哈尔滨市卫健委二级巡视员刘楠说,曹某与韩某为楼上楼下邻居,韩某3月19日从美国抵达哈尔滨,居家隔离,3月31日核酸检测为阴性,血清抗体检测IgM、IgG均为阴性,4月3日核酸检测为阴性,解除居家隔离。

  郭某确诊后,有关部门溯源发现韩某,并于4月10日、11日再次对韩某进行血清抗体检测,IgM均为阴性,IgG均为阳性,为新冠肺炎既往感染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韩某与曹某并不相识,同住一栋楼、同一单元,分别为302室和402室,该单元为一梯一户,整个单元共用一部电梯,存在可能被污染的共用空间;上下相邻两层间由于房屋结构等原因,也存在病毒传播的可能,二人间具备传染的条件。

  哈尔滨市有关部门表示,从目前看,这是一起高度疑似由境外输入新冠肺炎既往感染者韩某引发的聚集性疫情。

  病毒何以“链式”蔓延?

  郭某确诊后,4月10日哈尔滨新增的1例确诊病例陈某,为郭某的密切接触者。4月11日新增的2例确诊病例均为陈某的密切接触者。随后,在4月12日新增的7例确诊病例、4月14日新增的8例确诊病例和4月15日新增的4例确诊病例中,绝大部分确诊病例与本次聚集性疫情相关联,呈现“链式”传播。

  扎堆聚餐是此次病毒传播的主要原因之一。据黑龙江省卫健委通报,在疫情期间,郭某曾经频繁外出与朋友聚餐。

  目前,3月29日的一场聚餐初步被认为是造成这次“链式”传播的关键节点。当日,郭某和王某、陈某一家以及多位朋友共同聚餐,后来陈某及其两个儿子相继确诊,由此病毒进一步蔓延。

  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尹喜峰介绍,郭某和王某在流行病学调查过程中,故意隐瞒病情和真实行程,导致无法及时全面掌握相关信息,无法形成完整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给追溯病毒源头、查找密切接触者、切断传染源带来极大困难。目前公安机关已经立案调查,并将追究相关人员刑事责任。

  医院内是否存在传播风险?

  4月2日,陈某因脑卒中住院,由其儿子陪同乘私家车到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就诊并住院。4月6日,陈某因发热,被120急救车转送至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就诊并住院。

  据黑龙江省卫健委通报,哈尔滨4月12日新增7例确诊患者中,4例为陈某在哈尔滨市第二医院的同病区病友及护理家属。此外,4月11日新增的2例确诊患者为陈某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密切接触者。

  多位医院人士向记者表示,随着医院复诊,一些大型医疗机构就医者激增,复诊压力很大,不排除在患者入院过程中存在防控风险。

  目前,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正和有关部门密切配合,查找院内传播风险,加快提升医院开展核酸检测的能力。

  记者了解到,黑龙江省卫健委14日发布通知,要求当日起,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均要对所有入院患者和陪护人员开展核酸和血清抗体(IgM、IgG)检测,未经检测的不允许住院和转院。

新冠疫苗离全民接种还差几步?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分别于3月17日和4月14日举办新闻发布会,会上权威专家解答了我国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的相关信息。获得临床研究批件的新冠病毒疫苗安全吗?疫苗进入临床研究,离正式接种还有多久?新华社记者根据新闻发布会的内容将您所关心的问题进行整理解答。

  问题一:我国研发的新冠疫苗进展到哪步了?

  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科研攻关组布局了病毒的灭活疫苗、核酸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及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这样五条技术路线。目前,已经有三个疫苗获批进入临床试验,其中腺病毒载体疫苗首个获批进入临床研究,已于3月底完成了一期临床试验受试者的接种工作,并于4月9日开始招募二期临床试验志愿者,这是全球首个启动二期临床研究的新冠疫苗品种。

  4月12日,国家药监局批准了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申请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也进入了临床试验。13日,又批准了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制的灭活疫苗开展临床试验。

  问题二:疫苗能够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审批标准是什么?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新批准的两个疫苗实际均属于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灭活疫苗是用完整的病毒组成,它制备的过程要通过理化方法要灭活其致病性,还要通过灭活验证,而且仍然保持病毒的免疫原性,通过纯化工艺等制备过程,制备出候选疫苗。候选疫苗接种到机体可以刺激机体的免疫反应,产生抗体,达到保护作用。

  疫情之初,我国最早分离到病毒株,当时活病毒要经过大规模培养,通过联防联控机制协调研发单位,利用我国建立的生物安全比较高的生产条件,也就是P3实验室,这样可以大量培养活病毒,使我们的研发具备一个基本的条件。各部门的专家早期介入,全程指导,特别是指导企业完成了临床前必要的动物实验。完成以后,还有生产出来的三批临床试验的样品,要经过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合格。所有的材料在这个过程中同时采用滚动提交申报材料,按照国家药监局特别审批的程序,遵照相关的技术要求进行审批,审批的结果是达到了应急批准临床试验的要求,获得批准进入临床试验。

  问题三:我国新冠疫苗的研发进展速度为何这么快?

  王军志:疫苗本身是一种用于健康人的特殊药品,安全性是第一位的。所以在应急审批过程中,始终坚持尊重科学、遵循规律,以安全有效为根本的方针,坚持特事特办,在这个过程中很多研发的步骤由串联改为并联,研审联动,滚动提交研发材料,随交随审随评。在标准不降低的前提下,通过无缝衔接,大大提高了研发的效率和审评的效率。

  问题四:获得批准进入临床试验疫苗的安全性能否得到保障?

  王军志:国内外对于疫苗的上市应用具有严格的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的要求。各类疫苗在临床前研究的过程、技术特点和要求都有所不同,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必须完成药学方面研究、有效性研究和安全性研究。

  总的来说,首先要生产出合格疫苗样品,在动物实验中证明安全有效性后,才能进入临床试验。国家对于疫苗研发的每个环节,都有相应的技术法规可以遵循,这些法规和技术要求和WHO等国际上的标准是相一致的。

  问题五:新冠疫苗离全民接种还差几步?

  王军志:一般来说,通常的临床试验分为三期,就是三个阶段,三个阶段的目标和意义不一样,根据研发的设计,方案不一样,需要的时间也不一样。

  一期临床试验重点是观察使用的安全性,主要是通过少数易感健康志愿者作为受试者来确定人体对疫苗不同剂量的耐受和了解它初步安全性的结果,一般都是人数规模相对比较小,都是数十人或一百人左右,这是一期临床试验必须要做的。

  二期临床试验是扩大样本量和目标人群,目的是为了对疫苗在人群中初步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结果进一步进行确认,并且确定免疫程序和免疫剂量,这是在二期临床试验必须要做完的。一般受试者要数百人,二期临床试验都是好几百人甚至更多。需要指出的是,一期、二期临床试验都是由健康志愿者,相对比较容易募集,根据不同的免疫程序、不同的方案,大概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真正确定疫苗的有效性还有三期临床试验,三期临床需要的样本量更大,对于一般的传染病,一般要观察一个流行周期来确定它对易感人群的保护率,它的规模都是好几千,有的甚至上万人。一般三期临床试验得到最终结果才是疫苗批准上市的科学依据。在通常情况下要经过这样三个部分。

  问题六:我国的疫苗研发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呢?

  王军志:疫苗成功研发是人类面对重大传染病取得根本性胜利的关键,国内外民众翘首以盼,中央高度重视,全国上下数千名相关领域的科学家全力以赴,推动我国疫苗研发工作取得积极进展,充分体现了我们的制度优势。

  截至目前,五大技术方向疫苗都总体进展顺利,第一批确定的9项任务都已完成临床前研究(也就是动物的有效性、安全性研究)的大部分工作,大部分研发团队4月份都能完成临床前研究,并逐步启动临床试验,有的团队进展更快。应该说,我国新冠疫苗研发进展目前总体上处于国际先进行列,不会慢于国外。

来源:共产党员微信综合自国家卫健委网站、新华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最新!新增确诊26例,其中本土11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6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