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当地时间4月16日凌晨2时,韩国执政的民主党和在野的未来统合党在各自的选情室内陷入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民主党方面不时传出掌声,虽然大佬们正襟危坐,但面露喜色;而未来统合党方面则是叹息连连,党首黄教安刚刚宣布辞去党内所有职位,为败选负责。彼时,虽然开票率只有50%左右,但选情室内仅剩数人,显得空空荡荡,预示着在野党大势已去。

冒着新冠肺炎疫情于15日如期举行的这次选举,被认为是文在寅政权的“期中考试”,从结果看,文在寅政府不但顺利过关,而且成绩好得超出预期。

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4月15日,在韩国首尔,工作人员在一处计票站内计票。新华社发(李相浩 摄)

截至16日中午,根据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100%开票结果,执政的共同民主党获得163席,加上卫星政党共同市民党的17个比例席位,共获得180席,占全体300个议席中的3/5。在野党未来统合党获得84席,加上其卫星政党未来韩国党的19个比例席位,共获103席,正义党获得6席,国民之党获得3席,开放民主党获得3席,无党派人士获得5席。

这是共同民主党时隔16年再次在议会中获得过半数席位,也是韩国政党史上少见的一党独大局面,为文在寅总统执政后期打下良好的政治基础,甚至会影响到下届总统选举。

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抗疫”让执政党“因祸得福”

其实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执政党对于能否在本次选举中保住议会第一大党地位并不自信。

在文在寅政府执政前半期,由于实行了过于理想主义的经济政策,比如令人怀疑的“收入主导型”经济增长政策,尤其是“最低时薪制”“52小时工作制”“临时工转正”等,导致中小企业和个人经营者怨声载道,大企业则感觉不受待见,有些“均贫富”的味道,再加上执政党的进步色彩,被在野党批评“搞社会主义”。

2019年8月,文在寅总统还顶住压力,强行任命总统府前民政首席秘书曹国为法务部部长。然而在任命之前,曹国便被曝出涉嫌与其妻一起为子女谋利并参与不正当投资活动。“曹国事件”更是让在野党抓住了文在寅“用人不察”的把柄,不但让执政党执意推进的检察机构改革受到质疑,而且由于曹国家族丑闻,令执政党整体形象受损。

在南北关系方面,虽然文在寅总统极力撮合美国和朝鲜的首脑会谈,有意改善南北关系,但由于美朝关系进展不顺,导致更进一步的会谈搁浅,无核化进展停滞,这让文在寅总统的半岛“司机论”大为失色。

因此,在野党早就制定了“审判文在寅政权”的竞选口号,并在选举前夕整合保守阵营,成立未来统合党,为获得比例议席,又成立了未来韩国党。

然而,不管是文在寅政府的“经济失政”,还是“曹国事件”的余波,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散。

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面对疫情,文在寅政府迅速整备防疫体系,采取科学有效的防疫措施,利用先进的检测手段,在加大运用财政金融手段稳定民生和经济的同时,严格控制了疫情的蔓延,使得韩国在较短的时间内,取得抗疫的阶段性胜利,成为世界抗击新冠肺炎的“模范国家”。

多家民调显示,自韩国进入疫情中期以后,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持续上升。选举前夕的调查显示,4月13日,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恢复至50%以上。

在执政党不失时机地提出“共克国难”口号的同时,在野党“审判文在寅政权”的口号失去了意义,面对“要求稳定”的民意,不得不将其悄悄改为“牵制执政党”。

同时,由于疫情原因,在野党擅长的集会等斗争手段受到了限制,部分候选人在竞选期间的失言造成的“口舌之祸”,如对“世越号”沉船这一令全韩国人民痛心的事件的非议,更让在野党雪上加霜。

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当然,在野党惨败更深层的原因是,朴槿惠因“闺蜜门”遭弹劾后,以新韩国党(未来统合党前身)为代表的保守阵营分崩离析,矛盾百出,也缺乏有针对性的政纲和政策,陷入“为斗争而斗争”的境地。针对本次选举,虽然保守阵营也纠合其他势力组成了“未来统合党”,用党首黄教安的话说,“因为整合时间短,未能形成凝聚力”。而韩国国民早就厌倦了只谋求政党利益的集团利己主义,对党争深恶痛绝。

此次选举的高投票率也成为执政党大获全胜的重要原因。统计显示,这次选举投票率高达66.2%, 创下1992年第14届国会议员选举(71.2%)以来的最高记录,在4399万选民中,有2912万选民投票。这既是韩国将选举年龄降低到18周岁的效应,也是疫情让更多的人减少外游更多参与投票的结果。一般来说,年轻人的政治喜好更多倾向于进步阵营。

内外政策连续性得以保持

随着执政党在国会议席中远超半数,除了修宪(需要2/3赞成票通过)之外的立法行为均可凭借席位优势得以推进,文在寅政府的执政基础得到进一步强化,不仅掌控了行政权,而且立法权也大大增强,这对于防止执政后期经常出现的“权力漏水”“跛脚鸭”现象,实现执政意志和国政目标,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在经济方面,预计韩国将继续推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最大限度减少新冠肺炎疫情对韩国经济造成的冲击。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受世界范围内疫情影响,今年世界经济增长率将为-3.0%, 虽然韩国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增长率处于领先地位,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将其经济增长率预期值下调了3.4个百分点,降至-1.2%。目前,韩国当前第一要务将是在国会通过第二次预算修正案。

在政治方面,韩国将继续推进司法改革,推动检察机构分权,加快设立高级公职人员搜查处等。同时,由于本次选举大获全胜,下届总统竞选也将变得对执政党有利,如果文在寅执政后期不出现巨大失误,充分利用立法和行政方面的优势,顺利推动既定国政目标的实现,将为该党连续执政创造良好的条件。

在南北关系方面,执政党和文在寅政府将更积极地推动南北关系改善,推进半岛和平进程和文在寅总统的“半岛新经济地图构想”等既定目标,维持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的大局,同时,继续推动朝美对话,在朝美就无核化的谈判方面开展积极的斡旋。

执政党历来重视同中国的关系,该党和文在寅政府对华的友好政策及立场将会延续,在政权得以稳固的条件下,可望进一步推动中韩两国关系的改善和发展,恢复同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在疫情期间,文在寅政府不顾在野保守势力的反对,维持不全面阻断同中国进行人员往来的决定,仍然积极推动早日实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韩国的访问。相信习近平主席对韩国的访问,将使中韩两国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

独大可以,独断则谬

此次选举也暴露出韩国政治本身的一些问题。

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根据选举结果,韩国政局重新回到两大政党独食的局面,第三政党几乎不见踪影。设置准联动比例代表的原意是为了照顾众多小政党的利益,使国会政党多元化,以代表更广泛的民意。但是,由于共同民主党和未来统合党都设立了自己的卫星政党,瓜分了大部分比例代表的席位,导致这一制度流于失败。

其次,这次选举结果重现了地域性政党的局面。即进步政党几乎包揽韩国西部地区,保守政党几乎包揽东南地区,地域裂痕不但没有弥合,反而扩大了。

同时,选举结果甫一出炉,也引发了许多人士的警惕,即担心执政党一党独大会导致该党在国会滥用权力,一意孤行地推动立法程序,形成立法垄断。如果执政党在今后的议事日程中专断专行,甚至强行推动立法程序,将不可避免地引起在野党和中间阶层的反感,对执政党的形象乃至连续执政造成负面影响。

因此,虽然执政党在此次选举中大获全胜,但一党独大的负担也将如影随形,而且,比起抗疫胜利助力迎来的选举大胜,更应该着力应对疫情之后的经济和民生问题,这显然是比选举更为艰巨且长期的任务,只有完成这项任务,才配得上这次胜利。

责任编辑/徐坤阳 张玲

作者:张忠义,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兼延世-察哈尔中心执行主任

来源:人民画报,2020-04-16

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张忠义:文在寅曾说“中国兴,则韩国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张忠义:一场不能欢呼的胜利——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