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求方便,硬核特斯拉女车主将钥匙芯片植入手臂

忘带钥匙?相信这样的事情大家或多或少经历过。不过,随着指纹锁、近场感应解锁、人脸识别解锁等技术的普及,偌大的钥匙越来越不需要随身携带。当然,还有些人想更省事!

除了用钥匙卡和手机应用程序启动特斯拉Model 3,最近,一位名叫Amie DD的软件工程师想出一个不用担心忘拿钥匙和手机,也能打开车门的绝妙方法——将钥匙卡里的RFID芯片植入进了自己的前臂。喜爱纹身的她对这样的身体改造毫不介意,毕竟如此带来的便利程度和极客范儿更具吸引力。

为求方便,硬核特斯拉女车主将钥匙芯片植入手臂

当她预订特斯拉Model3 时,就已经开始计划用钥匙卡做类似的事情。Amie DD最终决定取出卡中的芯片,并植入到她的手臂上。为此,Amie DD用丙酮溶解了卡片,并将其包裹在生物聚合物中。

之后,Amie DD去了一个专业工作室,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将这个芯片(大约乐高迷你模型大小)通过空心针植入她的前臂。并用视频记录了整个过程。虽然这位女车主并没有展示芯片的运行情况,她在推特上表示,植入芯片后她的手臂就肿了。

为求方便,硬核特斯拉女车主将钥匙芯片植入手臂

据称,植入后的芯片依旧能运作,不过控制范围比较小,大约一英寸( 25 毫米)。Amie DD表示,希望消肿后情况能够有所改善。

从Amie DD上传到海外视频网站的vlog中可以看到,Amie DD详细讲解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包括这一疯狂想法的由来,以及每一步尝试的具体操作。从最终结果来看,Amie DD的“手术”是成功的,从此以后她再也不必担心车钥匙找不到了,只要“打一个响指”,她的特斯拉就可以启动了。

为求方便,硬核特斯拉女车主将钥匙芯片植入手臂

此外,Amie DD还打算通过Java applet软件将另一些程序写在植入小臂内的芯片上,但受限于特斯拉的安全性保护程序,这一想法未能得以实施。Amie DD还介绍称,她左手上还有其他植入物。那是一个用来“访问控制”的芯片,她可以通过这一芯片打开她家的门。

RFID芯片植入人体并不新鲜

RFID也叫射频识别,是一种无线通信技术,可以通过无线电讯号识别特定目标并读写相关数据。由于生产RFID标签的较低成本以及小型化,采用率一直在加速。

早在2009年,科学家们就使用RFID标签来观察蚂蚁。科学家将长达3毫米的射频识别标签贴在岩石蚂蚁背上,然后由科学家进行监测。科学家们发现,当一群岩石蚂蚁需要迁移到一个新的巢穴时,侦察蚂蚁会提前寻找新巢穴,并在将伙伴带到新巢穴之前对其进行评估。

根据CNN的一篇报道,1998年8月24日,英国雷丁大学控制论主任Kevin Warwick教授成为第一个植入微芯片的人。十年后,第一批商业应用开始浮出水面。

RFID这类电子芯片多半是被植入在动物体内或者附加在货物上追踪行动,在人体内植入虽然此前有过相关案例,但一直饱受争议。

2006年,美国一家名为city watcher的私人录像监控公司给两名自愿的员工植入了RFID芯片。公司方面表示,这样做是为了限制员工进入一个存有政府和警方录像资料的房间,以保障系统安全。

瑞典已有超过4000人在身体中植入了芯片

现在,瑞典全国大约有4000人植入了类似芯片。他们仅需使用自己的食指,就能解锁办公楼大门、登上火车、进入音乐会大厅,或者触摸对方的手机就能交换个人社交信息,这一切的实现,归功于植入他们手指中的一枚米粒大小的微型芯片。

为求方便,硬核特斯拉女车主将钥匙芯片植入手臂

这项技术之所以在瑞典广受欢迎,主要还是得益于这里特殊的互联网环境。早在上世纪90年代,瑞典政府便大力投资于互联网基础建设并在推动计算机广泛使用方面下足了功夫。作为全世界最早接触并广泛使用互联网的国家之一,瑞典近年来很快便进入了“无现金时代”。

根据调查的数据显示,如今瑞典零售业现金交易占全部交易方式的比例仅剩15%。除此之外,瑞典人对于个人信息也一直持开放态度,他们的手机号以及收入情况都能通过网上或电话查询的方式轻松获取。

所以,对于早已习惯于个人信息数字化及“无纸币”交易的瑞典人来说,将芯片植入身体,只是将芯片换了个位置罢了。

数据终端离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手机是人体器官的延伸”这一说法也被广为接受,而芯片植入这一“零距离”的个人数据终端,或许将成为这一趋势发展的最终形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汽车 » 为求方便,硬核特斯拉女车主将钥匙芯片植入手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