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近日,因涉嫌“精神传销”、“伪国学”而陷入争议的机构“致良知四合院”引发舆论关注。今天,有报道指出,该机构打着“致良知”的旗号,向员工宣扬女德思想。

据官方介绍,致良知四合院是一家“以致良知为切入点,以中华文化为源泉,以四部曲为精髓,以心灵建设为宗旨,以企业家为主体,以家庭建设为平台的公益文化促进机构”。简而言之,该机构是以传统文化、儒家思想为倡导的“非营利组织”,以王阳明心学为宗旨。

而根据目前曝光的受访材料显示,有参与培训的员工称,该机构在传递“女性应该完全服从男性”的思想。其培训使用的案例表示,女人要放弃事业,回归家庭,更好地照顾家中男性,必要时可以牺牲自己;以及,若男方出轨,女方首先要思考自身原因,如对家庭、丈夫没有照顾周全,没尽到妻子的责任,要想想是不是自己没做好,导致家庭破裂。原因在于,男性有阳气,是刚强的、理智的,而女性有阴气,是优柔寡断的,要依靠男性的阳气才能过得更好。但也有参与学习的企业负责人称,并未听说前述“女德”观点,17年他学习的内容仅是王阳明的《传习录》。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王阳明

据界面新闻调查,目前该机构业务范围涉及培训、电商、办会等,官方表示,只有销售过百亿,或员工过万人的企业才可入会成为经营者和管理者。而是否真的为“非营利组织”,目前尚且存疑。截至2018年10月31日,其当年销售收入已经过亿。目前,该机构尚未公开回应外界质疑,而据界面新闻报道,这个机构被媒体曝光后,该企业要求员工不能参与评论。同时,媒体注意到,这个目前备受质疑的培训机构已经把“触角”伸向青少年群体。

“致良知四合院”因其内部架构、运营模式而受到“传销”质疑,而近年来,部分机构以“国学”为噱头宣扬“女德”亦是屡见不鲜。儒学真的不主张男女平等吗?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在当代社会,如何推动儒家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落实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中,如何面对儒家传统?这一传统与中国女性在封建社会被压迫的历史地位是否有关联,如何关联?从儒家传统中能否开辟出现代男女平等之道?这些问题都是探讨儒学的现代发展,建构新女学学科,汲取优秀传统文化推动女性发展的关键课题。为此,早在2017年9月29日,贵州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邀请四位嘉宾——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院长姚新中教授、武汉大学哲学院院长吴根友教授、新加坡南阳理工大学哲学系主任李晨阳教授以及清华大学伦理学教授肖巍(《织梦:问思新女学》作者、哲学博士),以“儒家传统思想与现代男女平等”为题,举办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辩论会。

辩论会由姚新中教授主持,各位嘉宾分别围绕着本次辩论会的议题,以及主持人提出的问题阐述看法,形成思想的撞击。

“儒家传统思想与现代男女平等”的意义

与会嘉宾都认为这一辩题具有重要意义,是儒家传统文化走向现代和世界必须思考的问题。肖巍认为这一辩题的意义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追求男女平等或者性别平等已经成为一种时代趋势,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都生活在一个被妇女运动改造过以及正在改造着的世界里。其次,妇女运动与男女平等在理论和实践方面都与文化传统相关。儒家思想既是东方社会独特的价值观,也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和血脉,因而我们需要探讨儒家女性观及其影响,以独有的文化自信加入国际妇女运动潮流之中。同时也必须反思儒家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让其在促进当代中国女性发展,落实男女平等基本国策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

再次,当代女性在生存和发展中面临许多现实问题,例如家庭暴力,婚恋矛盾,职场上的性别不平等,女博士被视为“第三种性别”,“妇女回家论”不断以各种新面目出现等等。究其根源,这些问题都反映出价值观念的冲突,主要呈现为传统封建“女德”与现代男女平等观念之间的冲突。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有一次,在听完一位瑞典政治家的讲座后,笔者提问说:“妇女运动为你们国家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观念。”因而,我们今天举行这一辩论会的根本目的也正是要推动观念上的转变,进而从“坐而论道”到“起而行之”。

儒家传统是否包含男女平等思想?

姚新中教授认为,如果对这一问题作出肯定回答,便需要进一步思考下列问题:如何理解孔子、孟子、董仲舒和朱熹等人歧视女性的论述?这些思想与中国以及东亚传统社会“男尊女卑”的形成有无直接关系?

吴根友教授认为,女性被压迫的历史地位有些与儒家相关,但从《易经》传统中可以挖掘出阴阳平衡、阴阳协调的基本哲学概念,这是儒家思想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孔子关于“有教无类”和“仁者爱人”等思想经过阐发可以成为女性解放的思想资源。李晨阳教授认为,儒家思想不可避免地具有历史烙印,经典思想家孔子、孟子和荀子等人已经处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尽管他们不是这一观念的最初倡导者,但也没有对其进行矫正,因而儒家对于歧视女性的历史事实负有责任。然而从哲学基础来看,儒家传统并非必然要歧视女性。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而在肖巍看来,虽说两位教授的上述说法有一定的合理性,但都有以“历史局限性为由”撇清儒家传统与歧视女性关联之嫌。的确,对于任何文化都不能全盘否定,需要挖掘和重新解释,儒家体系并不是现成的,而且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儒家”。对于儒家理论需要根据时代、社会、文化和经济发展的不同需要以及个人体验来把握。

毫无疑问,“男尊女卑”是儒家思想的主旋律。即便《周易》中强调阴阳平衡,也以阳来喻龙、喻天、喻君、喻男、喻尊,以阴来喻凤、喻地、喻臣、喻女、喻卑,《周易》是孔子思想的重要来源,所以孔子也不可避免地会强调“天尊地卑”“男尊女卑”,认定女性倘若不顺男、不顺夫就是不顺天。然而,尽管在历史上儒家并没有当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思想,但对于儒家思想中的“仁爱”、重视家庭、注重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和谐等理念都可以进行批判改造。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李贽

而且,儒家思想也不是铁板一块的,是有缝隙的,例如明末学者李贽提出“夫妇之际,恩情尤甚”,“天地间之见一个情字”,明末清初思想家唐甄也把夫妻平等视为一切平等的起点。

儒家思想与传统道德的关系

姚新中教授强调,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形成整套束缚女性的道德规范,如“三从四德”“三纲五常”,并有《女戒》《女四书》《家礼》等经典,对女性的行为处事、待人接物、品行修养和生活方式作出严格的规定和约束,并由此衍生出“头发长,见识短”“女子无才便是德”等性别偏见。那么,儒家思想与这些压迫女性的道德规范关系如何?

吴根友教授强调,早期儒家,至少汉代以前儒家对封建女德的影响不大。李晨阳教授认为,在思考儒家伦理思想时既要如实地反映它歧视女性的成分,也要避免把它说得一无是处。儒家伦理与女性主义关怀伦理学有相通之处,例如关注具体道德情境,重视人的道德体验,在社会关系中主张“仁”和“义”,注重家庭和子女教育等等。

肖巍则强调Sex与Gender的区分,阐明性别实际上是一个历史、文化、政治和经济范畴,也是社会的组织方式。权力寓于知识生产之中,儒家所生产的知识事实上也是为封建社会政治制度以及“男尊女卑”道德观念服务的,二者相得益彰。“个人就是政治的”,在封建社会里,每一个女性命运看似不同,实际上都是社会权力关系的产物。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家很难摆脱与封建女德的关联。此外,儒家也在倡导一种“性别本质论”,用各种所谓的“妇德”限制和束缚女性发展,如今女博士被称为“第三种性别”也是这些思想的负面影响所致。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如何看待“男女有别”

姚新中教授还提出关于儒学传统与家庭关系方面的问题,指出在农耕社会普遍流行“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分工,这种分工是否具有历史合理性?“男女有别”的思想在当代生活中是否还有积极意义?

笔者的回应是,“男女有别”在《礼记》中有许多论述,这种“别”可以分为三类——地位有别,即男尊女卑;分工有别,即“男主外,女主内”;礼仪有别,即男主女从。尽管这种观念在当时具有历史合理性,但如果探讨这一观念在当代生活中的意义,就必须首先思考三个问题:

如何理解“别”?

如何“别”?

这种“别”有何意义?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女德”代言人:丁璇

显然,从原始儒家来看,“男女有别”不仅仅是一种社会分工,而且体现“男尊女卑”的道德判断,把女性局限在私人领域,禁锢女性的身心,使之成为服务于父权制需要的生育工具,这种“别”在今天肯定是要抛弃的。如今,笔者更愿意把关于“男女有别”的问题视为关于是否需要“性别差异”的讨论,这在女性主义学者中也是有不同看法的争论问题,而笔者的看法是应当消除社会性别中的性别不平等成分,不仅要别中有合,合中有别,合别中没有价值高低贵贱之分,而且应当不以性别来论家庭分工,也就是说男女都可以主外和主内。

(本文摘自《织梦:问思新女学》,上海书店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略有编辑,以原文为主。购书请戳“阅读原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致良知四合院,别再给王阳明和儒学招“黑”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