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1962年春节前,我老婆为我做了件新衣服。这在今天看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在当时却是件了不得的事,因为我们一家5口已经有4年多时间没有添置过新衣了。事情的缘由还得从1958年下半年开始说起……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1958年下半年后,由于天灾人祸,粮食日益紧张。我们富阳县场口公社友谊管理区环二生产大队社员的口粮逐渐下降,最低时人均口粮每天仅有2.7两。为饥饿所迫,只好割野草、掘乌龙根、刮树皮充饥。村里出现了饿死人和部分社员外出逃荒到江西的惨况。我父亲在1960年饿死,我妻子刚产下二女儿,月子里也是吃野草、乌龙根。

1961年春节前夕,我村外出讨饭的小青年裘有样回到家后告诉我一条消息:“过几天中央调查组的同志要来了”。我表示不相信,北京离环二那么远,不可能来人的。裘有祥说:“是真的,我在东洲讨饭时碰到田家英(注:时任毛泽东秘书兼中央办公厅秘书室主任等)他们了,是田主任派民兵把我送到里山渡口乘船回环山的,他说过几天会来看我的。”当时我对他的话是半信半疑。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3月初的一天上午10点多钟,我看见大队食堂门口站着几名陌生人,原来真的是中央调查组的同志来了。他们看着社员们排队从食堂打来稀饭,回家后拌上野草、米糠充饥。这个时候,食堂供应的所谓稀饭,1斤大米要煮成10多斤粥,全大队800多人,每天只吃大米20多斤。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当年田家英吃饭的食堂原址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调查组的同志看着个个面黄肌瘦的社员,神色凝重,甚至流下了眼泪。之后,田主任和调查组的同志挨家挨户走访群众,召开座谈会和村民大会,了解饿、病、逃荒和干部、食堂、生产等情况。我当时担任大队会计,工作组要求我把1956年到1960年5年来的粮食产量、国家定购任务数、经济收入、社员分配收入等等数据一一提供给他们。工作组在掌握了第一手材料和分析环二大队落后的原因后,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改变落后面貌的3条意见:

一是彻底纠正“五风”,克服分配上的平均主义;

二是追究管理区领导失误的责任,纠正干部的强迫命令和生产瞎指挥;

三是国家给予必要的扶助,解决社员眼前的生活问题,调动群众生产积极性。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田家英主任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夜深了,田主任的房间里还亮着灯光,他要把我们环二大队的实际情况,听到的、看到的、想到的写成材料,带回北京向毛主席汇报。后来,田主任在浙江起草的《农村人民公社条例(草案)》(即《农业六十条》)由中央制订下发。不久,田主任再次来到环二大队,一见面就与大家亲切握手,几乎每个基层干部和大部分社员群众的姓名他都叫得出来。4月的一天晚上,田主任召集县委负责人、友谊管理区全体党员、生产队长、小学教师和社员代表在叶家祠堂开会,统一思想,以尽快恢复生产。他在会上作了长篇讲话,列举了环二大队的一些惨不忍睹的事实和一些干部的错误。当他说到“共产党员看到这种情况,是很痛心”的时候,不由得泪流满面,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他还说:我们这次来,手里不带一斤粮,袋里不带国家的一分钱,带来的是上级的方针政策。

田主任亲自宣讲中央发布的《农业六十条》。由于"六十条”说出了社员的心里话,人人拍手称好,会上不时地响起阵阵掌声。他在宣读“六十条”时,因他的四川口音重,群众听不大懂,就由省委调查组的孙家贤同志补充解释。会后,调查组着重进行《农业六十条》的讨论、试行工作,并协助我们解决困难,恢复生产。不久,环二大队200多户社员划分成8个生产小队,改大队核算单位为小队核算单位。

调查组的同志还要求有亲人逃荒在外的社员,动员亲人回乡搞生产,逃荒的人逐渐都回家了。更为高兴的事是,省里派干部带来了拨给友谊管理区的10万斤粮食,以解决社员的燃眉之急。社员的日人均口粮由2.7两,一下子增加到半斤,后来又增加到5.5两。有位叫裘关雪的社员,他老婆刚好产下一位男婴,当即取名叫“裘加粮”。加粮后,社员们的思想稳定了,生产劲头也有了。

由于原先的粮食定购任务过重,调查组争取县里减少我们村的粮食定购任务并协助生产队解散了食堂,将库存粮和草子(紫云英)按人口分配给社员,发动社员开荒垦地种旱粮。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生产上,合理调整田地,将大塘畈旱田划分,调进部分好田,改变不合理的农田规划;

专门召开牧童座谈会,鼓励多养耕牛,每繁殖一头耕牛,牧童可得四分之一;

按耕地面积的5%至7%分给社员自留地种蔬菜;

允许社员在屋前屋后植树造林,谁种归谁所有;

还想方设法购回社员在困难时期变卖的农具,采购稻种、肥料,搞好春耕生产。

为改善大塘畈1300多亩易旱低产田的灌溉条件,田家英和调查组成员一起实地勘察了附近水库和沟渠后,建议先修一条简易水渠引水灌溉大塘畈。后又规划了全长5公里,引富春江水,由下坞经浦西、西山至白凉亭的三级排灌站。水的问题解决后,我们的生产劲头更大了,粮食产量也增加了。

1961年五六月间,中央制定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简称《农业六十条(修正草案)》)正式出台,农业上的重大调整在全县全面展开。环二大队逐渐改变了落后面貌。1962年,社员们的生活就有了初步改善,饿肚子的日子基本上没有了。最重要的是,人人感到有盼头了,生产积极性也大大提高。到了 1964年,大塘畈变成了旱涝保收的丰产畈,社员们的生活彻底好转。当年秋收后,请来场口乡文工团在方家祠堂演戏庆丰收。田主任和调查组的同志在环二大队时,与群众同吃同住。我亲眼看见他吃过野菜、吞过糠团,脚上穿的是草鞋,晚上睡的是铺上稻草和晒谷篾垫的地板。田主任临走之前还写下了他在北京的通信地址:北京沙滩松公府夹道十号,让我们有事跟他联系。他还吩咐省委调查组的同志常与环二的群众保持联系,每年来看望我们一次。我记得后来中央调查组成员郝盛畸处长和孙主任都还来过,直到“文化大革命”后才中断。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

所以说,1962年是我们环二大队老百姓困难生活的转机年,也才有了1962年春节我老婆为我做新衣的可能。是田家英主任帮我们度过了难关,环二村的老百姓永远记得他。

(文字根据裘开福口述整理)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杭州市委、市政府贯彻党中央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着手进行一系列的经济调整。从1962年开始,农业开始增长,1963年工业也转向回升,经济和社会生活出现了迅速恢复的转机,度过了严重的经济困难期。

一、农业调整

调整农业经济政策

1960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下达后,市委召开会议学习贯彻。1961年1月,组织对“一平二调”的情况进行检查和清理,根据“先小后大,先私后公,先个人后集体”的原则,继续实行退赔兑现政策。全市各级平调土地和劳动力等财物,折合人民币1816.81万元,予以退赔。

调整社、队规模和所有制结构

到1965年,全市公社数从53个增加到330个,生产大队从235个增加到4856个,生产队从2492个增加到35966个。同时调整所有制括构,实行“队为基础,三级所有”,下放基本核算单位。还规定自留地长期归社员自由使用,屋前屋后树木仍归原主,养猪由“公养为主”改为“公养私养并举,以私养为主”,鼓励社员私人养。

调整社、队的分配关系

1961年,全市停办了大多数公共食堂,以后又在口粮分配上采取措施,解决了社员之间的平均主义。除“五保户”、困难户实行部分供给制外,一律按照“多劳多得”的原则分配。

调整计划指标和征购任务

1961年,省对杭州市的征购任务由19.90万吨减为17.91万吨。1962至1963年,各县征购指标又有所减少。1964年,杭州再减6880吨粮食,用于扶植茶桑生产。1965年,实行粮食征购“三年一定”,从而安定了人心。

二、工业调整

调整工业生产的比重和方向

市区工业基本建设投资从1960年的1.11亿元减少到1961年的3416万元,1962年再压缩到1650万元,停建、缓建、缩小规模了38个项目。农、轻、重的比重,1960年是25.5:53.9:20.6,经过调整,1964年为36.5:49.6:14.4。至7月,杭州地区关掉、合并、转为集体所有制工厂47家。淘汰一批任务不足、经营落后的企业,市、区属工厂由1962年初的181个减少到10月的159个,职工人数由年初的66500人减少到10月的53700人。

调整国营工业企业的管理体制

1961年10月起,市委在浙江麻纺织厂等10多家企业中,进行《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草案)》试点工作,整顿企业管理,健全规章制度。至11月,全民所有制企业职工精简86000余人,占企业全部职工的30.6%。精简人员被动员回乡参加农业生产达41000余人。同时,轻工业在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得到提高。

对手工业调整

市委从1961年8月起,对手工业进行调整。据9月统计,调整企业392个,从业人员20400余人,占调整前企业总数的95%和从业人员总数的86%。同时,调整手工业企业规模,企业人均数由58人减少为28人。通过调整,杭州市场日用工业品有较多增加,如热水瓶、胶鞋1961年产量比1960年增长40%以上,闹钟增长35%,并且增产了许多小五金产品。

三、财贸战线和基本建设调整

财贸战线的调整

1961年,市委号召全市人民自力更生,进行生产自救,要求集体伙食单位根据实际,推广人造肉精生产。1962年1月,全市采取凭购货券供应办法,按照职工收入的10%比例发给购货券,凭券选购指定商品。

城市基本建设调整

从1961年开始,杭州坚决缩短基本建设战线,将工作重点放在养护、整修和完成未竣工程上。1962年1月,市委、市人委停建计划外的建设项目,压缩基本建设,减少了财政支出。

四、城乡社会事业及相关政策调整

精简干部职工,压缩城镇人口

1960年,市级机关精简966人。1962年6月,杭州的精简工作基本结束。到9月份,杭州全民所有制职工精简66221人,其中市、区、县属企事业单位精简33782人,连同上年精简人数,共精简150522人,净减回农村的城镇人口55841人,连同去年减少的人数,共减少155989人。1962年,全市对企业进行整编定点,精简职工35500人,减少城镇人口39100人。

教育系统调整

1958年以来新办的10多所市属高校,除保留杭州师范学院外,其余全部停办。1962年,杭州师范学院又与其他院校合并,成立浙江师范学院,从杭州迁至金华。全市36所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只保留条件较好的浙江公路学校等3所学校,其余全部停办。全日制中、小学有的经过撤并建成新校,有的由公办改为民办。幼儿园从1449所减少到426所。随着办学规模的缩小,至1962年6月,全市教职员工精简了944人,其中回乡参加农业生产的189人。

卫生事业调整

整顿好各区的联合诊所,在人口较多的街道,把个体医疗人员组织起来,恢复联合诊所。

此外,文化、艺术、新闻、体育等事业也作了适当调整。1962年8月,文化系统精简130人。《杭州日报》从1961年2月18日起,由对开四版改为四开四版。体育系统曾建立的田径队、体操队、射击队、篮球队、划船队等,均全部解散,体育竞赛活动相继减少。1962年后,才逐步恢复起来。

随着工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市场情况日益好转,1962年后,全市人民生活水平逐渐走出困境,国民经济开始得到恢复和增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1962年,他来到富阳,从此农村人民的困难生活迎来转机……

相关推荐